我本英雄,第六十三章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文学理论

陈明丽走进黄金海岸私人会所临海三号厅时,白原崴已经先一步到了,正塑像般站在落地窗前,远眺着海上景色。落地窗很高大,几乎占了一面墙,白原崴熟悉而挺拔的身影便溶入了窗外由海涛浪花构成的辽阔景色中。一时间,陈明丽的感觉有些错位,觉得白原崴好像不是站在陆地餐厅里,而是站在一艘在风浪中航行的大船的甲板上,正目视着远方的航线。进门坐下时又注意到,白原崴今天身上穿的西装还是她去年在香港给他买的呢,价值三万多港币。那时白原崴是个名副其实的船长,伟业国际集团这艘大船的船长,也是她同居的情人。今天却什么都不是了,这个熟悉的男人离开了伟业国际,成了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的船长,也成了另一个女人,一个叫林小雅或者林斯丽娜的法籍女人的中国丈夫。然而,白原崴就是白原崴,在她面前永远保持着一头狮子的威严。明明知道她到了,进了门,而且坐下了,竟然就装不知道,别说和她打招呼,连身子都没转过来。直到她干咳了一声,这才算惊动了落地窗前的狮子塑像。这头威严的雄狮动了动,缓缓转过了身子,看了看天花板,平淡地说了句,“哦,你到了?”陈明丽勉强笑着,“到了!原崴,你既然向我发出了召唤,我能不到吗?!”白原崴走到对面沙发坐下了,“不是召唤,是邀请,有些话想和你说说!”陈明丽道:“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呢?十八年的一场漫长大梦终于醒了!”白原崴说:“是啊,是啊,是梦总要醒的!不过,长梦醒来又是一个新的早晨了!”指了指落地窗外,“你瞧,太阳又升起了嘛,许多远洋货轮又启航了!”陈明丽微笑道:“原崴,这么说,你今天请我过来,是探讨新的启航了?”白原崴点点头,“是的。尽管我现在不是伟业国际集团董事会成员,不是伟业国际的领航船长了,可我还是这艘大船上的船员。我毕竟还拥有伟业国际25%的股份,而且还代表着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伟业中国和法兰克福及香港上市公司各海外股东近19%的股权,我既要对我自己,也要对我所代表的股份负责!”陈明丽明白了,白原崴这次请她过来不是叙旧,也不是解释,而是谈文山那七百万吨钢的资产重组,于是便说:“原崴,那我首先要谢谢你,谢谢你和欧罗巴远东国际的深明大义,你们的主动退出,使我们之间避免了一场恶性竞争!”白原崴手一摆,毫无感情色彩地说:“不必谢,这不是我的善良,也不是我的宽容,而是利益决定的。我不愿用我的左手打我的右手,事情就这么简单!”陈明丽道:“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当董事会和高管层一些同志担心你意气用事时,我就说了:基于我对白原崴十八年的了解,他不会这么做!哪怕他老婆林小雅一定要这么拼,白原崴也会以铁腕手段拦住她!事实证明,我说对了!”白原崴淡然一笑,“毕竟一起做了十八年的梦嘛,谁还不知道谁?”这句话说完,脸上又恢复了冷漠无情,“但是,明丽,在与文山的谈判中,你和董事会有一个决策是错误的,就是对那二百五十万吨铁水的忽视!你们这种超低报价实际上等于放弃!最新情况是:方正刚他们已准备和另一家公司签接盘协议了!”陈明丽说:“这我知道,不是还没签吗?我们准备到最后时刻再让些步!”白原崴站了起来,俨然当年的董事长,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气,“陈明丽,我告诉你,你不要糊涂!现在已经是最后时刻了!我当时以欧罗巴远东国际的名义拒绝这个项目,是担心这个铁水项目批不下来,现在这个项目批了,新任省委书记上任了,第一站去的就是文山,未来的支持力度不会小!本集团在文山金星铁矿有股份,为啥不把铁水项目收编过来?国际市场铁矿石价格高企,还有进一步大幅上涨的可能,必将拉升国内铁水成本和市场价格,你们要把目光放长远些!”白原崴说的全是事实,雄狮就是雄狮,哪怕离开了狮王的位置,目光仍是那么远大,看到的是整个森林,而不是眼前的腐尸小虫,这让陈明丽不能不服。白原崴继续说,表情严肃,“陈明丽,今天请你过来,我就是要说这件事。作为伟业国际仅次于国有股的第二大股东,我向你和董事会建议:一、以合理价格吃进铁水;二、以铁水项目为理由,收购金星铁矿股权达到控股铁矿的目的。这么一来,伟业国际的钢铁产业链就不存在大问题了,哪怕日后国际铁矿石价格涨到天上,也不会对我们主业造成太大的波动和影响,这是一种战略性的选择!”陈明丽禁不住鼓起掌来,“原崴,你真不愧是我们的老船长!你看到的不仅仅是铁水项目,还有铁矿石资源啊!我完全赞同,明天就拿到董事会上去定!”白原崴似乎挺欣慰,“好,那就好啊!”说着,站起来要走,“就这样吧!”陈明丽一下子怔住了,“原崴,你要走?就……就不能一起吃顿饭吗?”白原崴勉强微笑着,敷衍说:“明丽,还是别吃了吧,大家都很忙嘛!”陈明丽眼圈红了,“原崴,我们毕竟风里雨里、国内国外,一起奋斗生活了十八年啊!这阵子又发生了这么多事,彼此之间就不能谈一谈?我原以为,你让我来是谈我们之间的事,没想到竟然是集团的工作,还是些商战和资本利益!”白原崴想了想,又在沙发上坐下了,“还谈啥?你已经把我扔进了大海!”陈明丽苦笑摇头,“不,不,原崴,我没把你扔进大海!是你为了林小雅脚踏两条船。一条船是伟业国际,一条船是欧罗巴远东国际。我和大家所做的,只是把你踏在伟业国际船上的这只脚拿到了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船上去了!”白原崴往沙发靠背上一倒,“如果只有林小雅,没有欧罗巴远东国际呢?”陈明丽略一沉思,“这我也想过,我也许会给你扔下一个救生圈,放下一只舢板,甚至可能让你留在伟业国际做执行董事或者副董事长,原崴,你信吗?”白原崴没说信不信,突然问:“明丽,我下台走时,你怎么满面泪水啊?这泪为何而流?又为谁而流?为政变的成功?为自己终于走上了船长的舵位?”陈明丽摇摇头,眼里汪上了泪,“不,原崴,我这泪为你而流,包括我在股东会上对你的感谢,都是真诚的!你当时多有英雄气啊,说得多好啊,虽然被打败了,却没倒下!你那么为自己骄傲!为你的才能、胆略,和钢铁般的意志!”白原崴这才动了感情,“是啊,是啊,我当时没想到会说得这么精彩!”带着回忆的神情,喃喃着重复起了在股东会上的话,“在生态竞争极为残酷的海内外商战战场上,在资本市场的非线性迷乱和全球一体化经济的大浪淘沙中,我作为船长,引领着这艘叫做伟业国际的大船平稳航行了十八年!够了!”挥挥手,“明丽,这也是我的真心话啊,一千万港币起家,创造了这种辉煌,真是够可以了!”陈明丽拭着泪问:“原崴,那你今天再说点心里话好吗,是不是很恨我?”白原崴没回答,又站了起来,“明丽,是不是就到这里呢?该说的都说了!”陈明丽冲动地拦到白原崴面前,“不,原崴,请你坐下,我还有话要说!”白原崴耸耸肩,很绅士地笑了笑,“再说下去,话题就比较沉重了吧?”陈明丽心头一阵酸楚,“不是比较沉重,是很沉重!在你背叛我之后,我也背叛了你!你我之间的背叛还都那么残酷无情,这阵子压得我透不过气来!”白原崴重又在沙发上坐下了,“好,明丽,那我听你说,你说完我再说!”陈明丽尽量心平气和地说了起来,“原崴,其实你心里清楚,当你和林小雅或者林斯丽娜在巴黎秘密结婚生子之后,我迟早会走这一步。这一步是否能够成功,我事先不知道。但你的失误促成了我的成功。你背叛我是一回事,背叛股东是另一回事。实话告诉你:有个情况我很意外,我从来也没想到把你当神一样信奉的高管层会在那天的股东会上倒向我。为了怕走漏风声,我事前根本没做过高管层的工作,我把高管层的股权选票全计到了你的名下,没想到他们选择了我!”白原崴淡淡地说:“这很正常,以后的神是你陈明丽了,墙倒众人推嘛!”陈明丽手一摆,“NO,我后来了解了一下,他们把票主动投给我,是因为你背叛了他们的利益,包括国有股的利益!你这个资本运作和商战的行家老手不幸违反了资本和商战的游戏规则!否则,你就算把我得罪得再狠,娶上三个老婆生下八个儿子,也不会导致你的失败下台!汤老爷子和海天基金算个例外,国有股对我并不是特别垂青,国有股是因为利益选择了我,原崴,你是败给了自己!”白原崴一声轻叹,“这话不错,所以,明丽,我不恨你,只恨我自己!违规就要受罚,就要出局嘛,我认了!不过对汤老爷子,你和董事会要保持警惕!”陈明丽点了点头,“原崴,这你放心,我会警惕的,目前只是暂时结盟!”白原崴这才说:“明丽,你要说的话说完了,是不是该轮到我来忏悔了?”陈明丽心里一阵刺痛,“还忏悔什么?忏悔改变不了现实!原崴,命运让我碰上了你,我有了参与打造伟业国际这艘大船的机遇,我从兔子变成了狮子,这要深深感谢你!但也正是你,无情地推毁了我的感情世界,十八年的感情啊!”白原崴眼里蒙上了泪光,“是的,十八年,我现在真是不敢回忆,也不忍回忆!有时我甚至想,如果你是我的老婆,小……小彼德是我们的儿子该多好!”陈明丽一下子愣住了,怔怔地看着白原崴,“你……你真这样想吗?”白原崴正视着陈明丽,“明丽,还记得吗?去年和国资委孙鲁生他们进行股权大战时,我是不是几次向你提出过,让你退出伟业国际管理层,我们结婚?”陈明丽突然想了起来,“可……可我当时不知道林小雅和小彼德的存在!”白原崴含泪问道:“如果你知道了呢?你愿意走下商战战场,和我结婚吗?”陈明丽真不知该怎么回答,在这种情况下,她会和白原崴结婚吗?也许会也许不会。出于对白原崴的感情和敬佩,她在理智思索后可能会承认现实。世界虽然很大,男人虽然很多,但这种优秀而成功的男人太少了。何况这个男人和她同居了十八年,不是夫妻胜似夫妻。若不是白原崴一直反对把伟业国际搞成家族企业,她又坚持自由女性立场,他们十几年前就结婚了。可也正因为这种自由女性立场,她就不会无视另一位女性和小彼德的存在,也许那时就和白原崴分手了。白原崴继续说,语调缓慢而沉重,“你不愿退出集团出管理层,不放心把你手上的股权交给我经营,你坚持独立立场,这才促使我下了决心。今天我可以把一切都告诉你:在意大利的罗马结识林小雅之后,在我心里占据第一位置的仍然是你,我对林小雅和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过结婚承诺,哪怕和林小雅有了孩子!”陈明丽心想,这十有八九是真心话:彼此十八年的感情先不谈,就是从利益角度考虑她在白原崴的心中也必然占据第一位。她手上拥有伟业国际9%的股权,正是这举足轻重的股权帮白原崴鼎定了江山,让他实现了对伟业国际的绝对控股。当时她手上的股权若倒向国资委,白原崴就做不成董事长。白原崴也许正是出于这种担心,才提出和她结婚的。眼中的泪水情不自禁流了下来,“原崴,现在我全明白了,在我的背叛中你犯了错误,而在你的背叛中我也犯了错误!”白原崴似乎有些不解,“哦?明丽,你说说看,你又犯了什么错误呢?”陈明丽任泪水在脸上流着,“去年股权大战发生时,我已不是十八年前那个单纯的姑娘了。我和你一样,把金钱、资本和股权利益看得太重!你把我塑造成了一个女强人,我不可能再依附任何一个男人活着了,哪怕是塑造了我的男人!”白原崴若有所思,缓缓点着头,“明丽,这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啊!在那些日日夜夜,我常常彻夜失眠,一边绞尽脑汁和赵安邦和孙鲁生他们周旋,一边要警惕内部股权生变。你的独立立场虽然可以理解,可在我看来却是对我的不信任。你没把我这个塑造了你的男人当作亲人,更没把我们两人的利益作为共同的利益进行整体考虑!我当时的感觉是,你愿做我事业的盟友,却不愿做我的老婆!”陈明丽扑到白原崴怀里痛哭起来,“如……如果有来生,我们再……再重新开始吧!原崴,我……我不恨你,你……你也别恨我,今生今世我……我们都在关键时做了错误的选择,也……也就只能打落牙和血吞,各自承担后果了!

陈明丽尽管和方正刚一样,怀疑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背后有白原崴的影子,但却找不到有价值的证据。这家公司注册资金一亿美元,系中外合资,外方控股人是一位法籍人士,法文名“林斯丽娜”。这位“林斯丽娜”会不会是林小雅的法国名字?白原崴会不会伙同林小雅在伟业国际之外建立了一个和她,和伟业国际无关的利益平台?细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其一,白原崴和林小雅结识并没多长时间,就算一见钟情,感情很深,也不会把一个注册资金高达一亿美元的大型投资公司交给林小雅。这不符合白原崴商场惯有的狼性和狐性其二,作为伟业国际集团除国有股之外的最大股东,白原崴没有理由背叛她这个第二大股东和长期性的战略盟友,破坏由他白原崴控股掌握的这个庞大的跨国集团公司。然而,陈明丽就是不放心。首先是白原崴不正常,对方正刚和文山方面一次次抛过来的绣球视而不见,甚至在六大项目相继停工,陷落已成事实之后,仍没关注这一重大历史机遇。林小雅就更奇怪了,摇身一变成了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的首席代表不说,还突然出息了!方正刚的评价是:林小雅简直就是一位老练的资本运作行家,既有敏感性,又有战略眼光,还有战术原则。这么说,让林小雅在伟业国际做办公室主任还委屈她了?差点埋没了一位美丽的资本天才?这决不可能,这个美丽的资本天才后面必有高人!陈明丽干脆跑到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楼里当面请教林小雅,希望能发现蛛丝马迹。去时就想好了,不能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法律上讲疑罪从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只能去表示祝贺,祝贺林小雅找到了更好的位置。林小雅也叫真绝,带着甜蜜的笑脸和她周旋。说起和文山市政府及亚钢联的谈判,还主动提到了那位“林斯丽娜”董事长。道是这位法兰西洋董事长搞钢铁是行家,虽说远在巴黎郊外,却一天几个电话点拨她。似乎是想让她相信,她身后站着的是那位“林斯丽娜”。陈明丽最大的疑问恰恰就在这里:“林斯丽娜”是不是真正存在?如果存在的话,是在中国的宁川市,还是在法国的巴黎郊外?林小雅当然不会老实告诉她,后来就海阔天空扯了起来。印象最深的是,林小雅大谈了一通狮子和兔子的理论,说是你我这些女人也不能总做兔子嘛,时机到了就要做狮子,这个世界并不全部属于男人!陈明丽听出了林小雅的意思:在林小雅眼里,她是只长期依附于白原崴的兔子,这是有些委屈的,如果能找到机会就应该另立山头。这一来反倒打消了她对白原崴的怀疑。离开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时,陈明丽便想,也许那个“林斯丽娜”真的存在?甚至是林小雅的洋情人?白原崴是不是和林小雅闹翻失恋了?让陈明丽想不到的是,就在从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试探回来的那天晚上,海天基金汤老爷子突然来了个电话,约她出来喝茶,还要和她谈一谈爱情。陈明丽讥讽说:“教授,您真是老当益壮啊,是不是碰上了一场迟来的爱?”汤老爷子哈哈大笑,“陈总,我哪有这艳福啊?爱情是你们年轻人的事!”陈明丽当时就警觉起来,“老爷子,您的意思这爱情好像和我有关啊?”汤老爷子道:“和你没啥直接关系,倒是和白原崴那个小把戏有关哩!”陈明丽明白了,肯定是白原崴又在哪里泡上俊妞了,没准哪天又会像对待林小雅一样,弄到公司做个主任、秘书啥的!便没好气地道:“教授,既然和我无关,您老就免谈吧!现在有钱的男人有几个好东西啊!”说罢,挂上了电话。汤老爷子却又把电话打了过来,“陈总,我现在就在宁川,关于白原崴的这场爱情有那么点意思,虽说和你没直接关系,但我相信你想知道!这样吧,我让孩儿们把一些很有趣的东西送过去给你看一看,你看后觉得有必要喝茶时再喝!”大约半小时后,海天基金一个叫方波的经理来了,门都没进,从防盗门的小窗递进一叠照片和一盘录像带就走了。录像带没来得及看,照片一目了然,匆匆看了一遍,惊得她差点没晕过去:照片上的主角全是白原崴和林小雅,都是在巴黎照的,有的在卢浮宫门前,有的在塞纳河畔,最多的是在一座豪华气派的十九世纪的法式洋房里。这些照片好像还都不是最近的,陈明丽估计起码已照了一年以上了。更令陈明丽吃惊的是,白原崴和林小雅怀里不止一次出现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孩子。孩子很漂亮,还是个男孩,脸上集中了白原崴和林小雅双方的容貌特点。看了录像才知道,小男孩叫白彼德,在画面上冲着林小雅叫“妈妈”,冲着白原崴叫“爸爸”。白原崴真是个慈祥的父亲,大笑着一次次亲吻自己的爱子。一切都清楚了,那个远在巴黎郊外的林斯丽娜是林小雅。白原崴早在几年前就和林小雅有了儿子,自然要为林小雅和自己钟爱的儿子创建一个新的和她毫无关系的资本利益平台了!这个混账的白原崴不但在感情上,而且在事业上生意上全面背叛了她,背叛了她这个在风雨中和他一起创业,并同居了十八年的傻女人!伤心、羞辱、愤怒一时间全化作泪水,滚滚落下。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她陈明丽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恐怕只能公开应战了,让这个无耻男人受到应有的报应。就算和魔鬼结盟,她也准备认真拼一场了。汤老爷子就是个魔鬼,不是魔鬼也搞不到这种针对白原崴的致命证据,而且又是在这种时候!老狐狸既然把证据送来了,想必是有些想法的,这想法也许会助她击败白原崴,这个茶得去喝了。这时,汤老爷子的电话又来了,开口就说,“我在大富豪等你!”陈明丽也没迟疑,“好,我马上过去!你说一下,大富豪哪个厅?”汤老爷子说:“哦,爱琴海厅,窗子正好对着你们的伟业国际大厦!”陈明丽放下电话,匆匆洗去了脸上的泪痕出了门。大富豪茶楼她知道,走着也就十几分钟,便决定散步走过去,也趁机冷静一下。今天要面对的毕竟是个魔鬼式的老狐狸,要做的决定也太重大了,她必须把一切都尽量想想清楚。到了大富豪的爱琴海,陈明丽的情绪基本上稳定了,强作笑脸对汤老爷子说:“老爷子,您真是有心人啊,对年轻人的爱情这么关心,都关心到了巴黎!”汤老爷子却道:“别谈爱情了,这话题让人伤感,还是谈一谈生意吧!”陈明丽一脸讥讽,“生意?老爷子,你指的是什么生意?倒卖点爱情?”汤老爷子摆摆手,“咋还一口一个爱情?就是倒卖爱情也没多大利润嘛!我可是给你带来了笔利润很大的生意啊,搞得好你就是伟业国际集团董事长了!”陈明丽心里一惊,老狐狸果然厉害,看来已有了一套干掉白原崴的计谋。脸上却不动声色,“老爷子,你到底发现搞掉白原崴的机会了?还想借我的手?”汤老爷子一脸的无辜,“陈总啊,你咋能这么想问题呢?我搞掉白原崴干什么?白原崴虽说是条资本恶狼,总还是我的学生,对我来说就是一笔生意嘛!实话告诉你:你今晚看到的这些照片、录像并不是现在才有的,孩儿们拍下后早交给我了。我老了,对这种儿女情长没兴趣了,就一直扔在抽屉里。这几天整理房间无意中又看到了,就觉得它好像还有点用,我就想啊想,想出了笔大生意!”陈明丽微笑摇头,“老爷子,您是不是也太谦虚了?有这么好的毁灭性秘密武器您老会轻易忘记?制造这类秘密武器您可是一绝啊!在春节后的那次股东大会上,您不是播放过一段偷偷录下的美妙音乐吗?听得大家全都心旷神怡嘛!”汤老爷子反唇相讥,“陈总,我这不是跟白原崴那小把戏学来的吗?去年伟业控股要约收购时,小把戏不但录了我的音,也录了像嘛,搞得我很被动哩!”陈明丽又问,“哎,老爷子,这笔大生意你为啥不在股东大会前和我做呢?”汤老爷子口气严肃,“陈总,你想那时和你做能成功吗?就算你知道了这一切,就会和我,和海天基金,和到会的中小股东一起投票反对发行那二十亿可转债了?不会嘛!就是对白原崴再恨,你也不会拒绝白原崴带给你的利益!做生意一定要考虑到所有参与者的利益,不考虑到这一点就没法做啊,你说是不是?”陈明丽只得点头,“不错,好生意总是多赢的!”说罢马上问,“汤教授,这么说,您老今天带来的这笔大生意里,也有您或者海天基金的某些利益了?”汤老爷子笑了,“这还用问吗?肯定有我们的利益,搞好了能赚几千万!”陈明丽实在是不能理解了:这老狐狸难道指望她为这些照片、录像支付几千万吗?要不就是敲诈白原崴?可真想敲诈白原崴,怎么又会把东西交给她呢?汤老爷子看出了她的迷茫,“陈总啊,这笔生意交易程序比较复杂,我不细说说,你恐怕一时真明白不了。那就请你耐心听,听完再决定,做不做随你!”陈明丽点点头,“好吧,老爷子,您也不要急,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汤老爷子说了起来,口气颇为遗憾,“白原崴不讲政治啊!在中国做生意怎么能不讲政治呢?不讲政治还怎么把生意做大啊?尤其不该的是,在政治需要支持的时候你不支持反而口吐狂言!还什么要看着文山的最后陷落,很狂妄嘛!”陈明丽赞同说:“不但狂妄,也很疯狂,为了那个林小雅,他丧失了理智!”汤老爷子道:“是嘛,省里三巨头裴一弘、赵安邦、于华北极为恼火,后悔给了他控股权。文山的石亚南、方正刚更不用说了,恨不得白原崴立即倒台!”陈明丽一语道破,“这就是说,国有股权已有罢免白原崴董事长的意向了?”汤老爷子摆摆手,“明丽,你不要急,听我把话说完。不讲政治是小把戏犯下的第一个错误,第二个也是更不能饶恕的错误,就是对你的背叛!这种背叛让我极为震惊!从道义和感情上讲很不应该,你和他一起白手起家,十八年来共同对付过多少内忧外患啊?没有你的支持,他也许早就垮了。从谋略上讲呢,小把戏也是极其失算啊!为了林小雅和自己的儿子,竟敢拿一个资产规模高达四百亿的大企业控股权来冒险,这险也冒得实在太大了!小把戏怎么就不想想,如果你陈明丽手上的股权和国家股权一配合,在伟业国际集团内部搞一场股权革命,他这董事长还干得成吗?拉下白原崴,扶植一个新董事长符合政府的钢铁政治啊!”陈明丽听明白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老谋深算啊!便冷冷道:“这董事长他是干不成了!在伟业国际集团的股权结构里,省国资委的国有股占了37%,我和我的加盟公司股权占了9%。我的股权和国有股权加在一起是46%,再联合高管层3%的个人持股,或者社会法人单位的部分股权,就能绝对控股赶他下台!”汤老爷子道:“思路正确,不过,实施起来并非易事。其一,高管层3%的股权未必会支持你和国有股。白原崴掌控伟业国际长达十八年,高管信的是他,不是你。其二,向社会法人单位收购股权或者做策反也很困难,无法在短时间内秘密完成。你有把握使用的股权就是这46%,想完成绝对控股还有一些距离啊!”陈明丽想了想,“这倒也是!教授,你既把问题提了出来,想必有高招了?”汤老爷子这才说出了他的生意,“明丽,很有意思啊,我和我的战略伙伴手里掌握着你和国有股变更董事长迫切需要的加盟股权。我细算了一下,全部加上去恰好可以占到绝对控股所需要的50%以上,准确一点说,是50.06%。”陈明丽眼睛一亮,“教授,您老的意思是说您和您的战略伙伴准备加盟?”汤老爷子缓缓摇头道:“陈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误会了!我老了,没有什么战斗精神了,也不愿再往这种是非里搅了!我一开始说的就是生意嘛,这些股份我和我的战略伙伴可以按合理公道的价格转让给你,或者你指定的盟友!”陈明丽陷入了深思:看来这还真是一笔生意。老狐狸厉害啊,只怕为这笔好生意准备很久了,起码一年以上!老狐狸真够鬼的,也真能沉得住气,也许是还在白原崴的蜜月时期就拿到了这些秘密武器,可却不用。现在当她和方正刚怀疑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需要证据的时候,老爷子就及时拿出来了,证明了白原崴对她和伟业国际的背叛,还抛出了一个显然经过精心策划的倒白方案。搞掉白原崴符合老狐狸的心愿,老人屡屡败在自己这个得意门生手下,在一场又一场的狼狐之战中,被咬得伤痕累累,对白原崴这条资本恶狼的仇恨应该不在她之下。于是,陈明丽恳切地开了口,“老爷子,我更希望和您老,以及您老的那些战略伙伴做一桩更大的更长远的双赢生意,您老的人可以进入新董事会嘛!”汤老爷子没兴趣,“我喜欢简单!坦率地说,在搞掉白原崴这一点上,我们完全一致,所以这次股权转让,我不会追求利润最大化,每股就赚两角钱!”陈明丽苦笑道:“一股两角,这么多股份加在一起也得赚上六七千万吧?”汤老爷子早已把账算好了,“对,能赚六千七百八十万,不过还可以谈!”陈明丽不开价,笑着劝道:“教授,您刚才还批评白原崴不讲政治嘛,您老应该讲点政治吧?您咋就不想想,国有股权凭啥要支持我做伟业国际董事长?最大的前提肯定是希望我领导的新董事会接手文山新区那七百万吨钢铁。那七百万吨钢铁很烫手啊,起码需要二十至三十亿,我哪有这么多资金接受你们的股权转让呢?所以我还是希望您和您的战略伙伴把眼光放长远些,一起长期合作!”汤老爷子有些失望,“陈总,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你最好想清楚!”陈明丽郑重地说:“教授,您今天说的一切,我回去后都会认真想!不过,我也希望您老能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以您老和您战略伙伴手上的股权入盟参战,大家齐心协力完成这场股权革命!咱们今天谁都不要把话说死好不好?”汤老爷子略一沉思,“可以,我们都再好好想一想吧!不过,陈总,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一定不要自作聪明,试图收购或动员高管层股权和社会法人股权加盟,这很危险!一旦传出风声,我们这场股权革命就完了。另外,在白原崴面前也要保持常态,不能露出蛛丝马迹。有什么要商量的事,你尽管找我好了!”陈明丽点头应道:“放心吧,我还没傻到这种程度!您老也别见风使舵,走风跑气啊!”说罢,又问,“教授,欧罗巴远东投资公司的那位林斯丽娜真是林小雅吗?林小雅加入法国籍了吗?在这方面,您的情报系统有没有准确情报啊?”汤老爷子笑了,“陈总,看你说的,还情报系统!把我当间谍了?我没有情报系统,只有研究机构,就是一帮孩儿们帮着我搞研究嘛!不做好研究,我们敢乱买股票乱投资吗?!林斯丽娜就是林小雅,六年前在罗马为白原崴做翻译时认识的,五年前和白原崴生下了儿子白彼德,去年底两人在巴黎秘密结了婚!”陈明丽益发吃惊,“他……他们竟然已经秘密结婚了?先有孩子后结婚?”汤老爷子道:“是啊,这事连你们集团驻欧洲办事处的人都不知道哩!”陈明丽一阵心痛难忍,泪水控制不住又要往外流。为了不让老狐狸察觉,陈明丽匆匆告辞了,一出门泪水便夺眶而出。仇恨的情绪再一次被激起,满面泪水走在大街上时,陈明丽便一次又一次想,这场股权革命必须进行,哪怕让汤老爷子他们趁火打劫占点便宜,她也得搞掉搞垮白原崴这条无耻恶狼。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得到国有股权的支持。能促使国有股权做出支持承诺的将是文山,文山新区七百万吨钢亟待伟业国际集团去接盘,这也是省里三位主要领导的期待!那她还等什么?立即去文山,找市长方正刚谈,让方正刚出面做省国资委的工作!

二○○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午,白原崴从北京回来,在机场一下飞机,就接到省国资委副主任孙鲁生一个电话,说是准备开个集团股东会,请他务必抽空参加。白原崴一听就来火:伟业国际集团的董事长是他,她这个尚未到任的党委书记和监事长没资格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本想糊弄孙鲁生几句,甚至回掉这个突如其来的股东会,想想却又没敢。这女人不是田封义,没那么好糊弄。再说集团里的国有股份占了37%,田封义腐败掉了,省委再派个新党委书记做监事长,你敢不接受啊?不要党的领导了?换监事长就得开股东会,这是人所共知的规矩。白原崴只得忍着气应了,“好,好,孙主任!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你来做伟业国际的监事长真是太好了,我和集团高管层全体同仁表示热烈的欢迎啊!”孙鲁生的口气不太友好,“白总,你们欢迎不欢迎我都得来嘛!今天上午于华北副书记代表省委送我过来上任了,集团高管全见了面,就缺你,你忙啊!”白原崴这才揣摩出了孙鲁生不高兴的原因:省委已经将她党委书记的职务宣布了,而且是于华北出面来宣布的,规格很高,他这个董事长竟然没到场,这可是官场大忌!忙道歉说:“孙书记,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不是去北京了嘛,事前省委也没通知我!这样吧,今天股东会一结束,我就为你接风!地点你定!”孙鲁生也不知是真是假,“白总,少来这一套啊,我可不做田封义第二!”白原崴笑道:“你警惕性也太高了吧?老田也不是在我这里腐败掉的嘛!”合上手机,从机场一路赶回伟业国际时,白原崴先打了个电话给陈明丽,开口就发火,“明丽,你怎么回事啊?孙鲁生来上任,也不提前和我打个招呼!”陈明丽解释说:“原崴,孙鲁生说来就来了,谁也没想到嘛!哦,对了,原崴,下午要开股东会,我说等你回来再定,孙鲁生非要开,我也只好通知了!”白原崴没好气地道:“开就开吧,人家这监事长得在股东会上宣布嘛,早一天宣布了,她就能早一天管教我们了!”又不无忧虑地说,“明丽,孙鲁生难对付啊,你现在不骂田封义了吧?也真太可惜了,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党委书记!”陈明丽叹息说:“这也怪不了谁,是老田自己不争气嘛!”说罢,先挂了机。白原崴本来还想和陈明丽再聊几句,了解一下上午于华北来集团宣布任命的情况,试探一下陈明丽的态度。见陈明丽挂了机也就算了,根本没往政变上想。然而,一场惊心动魄的股权政变偏偏发生了。以孙鲁生这个新任党委书记和监事长的到任为契机,于各方精心策划之后不可逆转地发生了。发生前没任何预兆,没露一丁点儿蛛丝马迹。甚至在他走进伟业国际大厦,到集团十二楼会议室坐下准备开股东会了,仍没从孙鲁生和陈明丽言行举止上发现异样。陈明丽像往常一样,一口一个“白总”的叫着,还按他的吩咐,安排起了晚上为孙鲁生接风的宴会。孙鲁生也镇定自如,一边等着其他股东,一边和他谈笑风生。直到汤老爷子带着几个陌生男女走进门,大模大样地在他面前坐下,白原崴才突然发现事情不是太对头,觉得自己好像已掉进了一个精心设下的陷阱中。可心里仍存着一丝侥幸,强作笑脸问汤老爷子,“教授,您老也成伟业国际股东了?”汤老爷子和气地笑着,“怎么,原崴啊,看来你是不欢迎我加盟进来喽?”白原崴没心思打哈哈,把面孔转向陈明丽,“陈总,教授是哪家公司股东?”陈明丽这时候露出了叛变者的真容,脸上却带着微笑,“哦,白总,汤教授是省城新汉实业公司的股东代表,那几位是海天基金的战略合作伙伴,我在会前查了一下,他们四家法人单位持有的本集团公司股份占了总股份的4.06%!”白原崴脑子里当即闪出两个字“政变”!汤老爷子这帮人的4.06%股权,加上陈明丽手的9%的股权,和国资委掌握的37%,是50.06%,已构成了发动政变赶他下台的股份优势。不过,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政变竟会是陈明丽出面发动的,取而代之的新任董事长也是陈明丽!白原崴最初的判断是,陈明丽也许从林小雅那边发现了什么,一怒之下倒向了国有股,未来伟业国际的掌舵人将是孙鲁生。陈明丽直到最后一刻仍把位置摆得很正,近乎亲切地说:“白总,如果你对汤教授和这四家法人单位股东身份有疑问,可以到集团资产管理部核查一下!”白原崴也不客气,一个电话叫来了集团资产部负责人了解情况。这才弄清楚:省城新汉实业这四家法人单位代表的股份丝毫不错,只是都和汤老爷子无关。陈明丽马上为他解惑,“白总,汤教授代表的股东单位不是新汉实业吗?昨天我特地查证了一下,新汉实业的控股股东是新汉投资公司,而新汉投资公司最大的股东是汤教授旗下的海天基金。因此,汤教授的代表资格是没有疑义的!”汤老爷子呵呵笑着,对陈明丽道:“陈总,不要说这么多了,我们大家都很忙,尤其是我们白总,日后只怕会更忙了,咱们快开会吧!白总,你看呢?”陈明丽微笑着,装模作样地请示,“白总,股东到齐了,我们是不是开会?”白原崴心里清楚,圈套设下了,一切已不可挽回了,便对孙鲁生说:“孙书记,请你来主持吧!”看看会场,又补充了一句,“今天这会股东到得真齐啊!”孙鲁生笑了,“白总啊,看来我这个新监事长兼党委书记还有些人缘嘛!”却没主持会议,指了指陈明丽,“陈总,这个股东会还是你来主持吧,你最合适!”陈明丽这才彻底撕下了伪装,连最后让他主持一次股东会的权利都不给了,抓过面前的话筒说了起来,“汤教授说得对,大家都很忙,我长话短说。今天这个股东会是根据伟业国际集团章程,临时决定召开的,要做两件事:一、省委任命孙鲁生女士为本集团党委书记,省国资委提名孙鲁生女士任集团监事会监事长,此提名须由本次股东会表决;二、集团重大决策上出现了分歧,部分股东提出改组董事会,经与国有股东和各主要股东协商,此次股东会予以讨论决定!”白原崴明知不可为仍勉力为之,当即质疑,“陈总,孙书记出任监事长我知道,改组董事会是怎么回事啊?又是怎么协商的?和我这个大股东协商了吗?”陈明丽看了他一眼,淡然道:“你无数次代表过我嘛,这次我代表你了!”白原崴讥讽道:“陈明丽,你代表不了我,更不能代表我来赶我下台啊!”陈明丽笑着说:“那是!白总,我只是代表你同意改组本届董事会,并不代表你投票嘛!只要多数股权信得过你,你就不会下台,失去信任也只能下台!”政变就这样有条不紊地开始了,孙鲁生、陈明丽、汤老爷子三方股权构成的该死的50.06%,像一个无法攻占的高地。高地上的资本射手们已把枪口瞄准了他,把他逼进了被动挨打的死角。白原崴估计,高管层和其他法人股权在这种情况下也会投奔5006高地,他在伟业国际经营了十八年,陈明丽也是十八年啊!嗣后回忆起来,白原崴时常扼腕叹息:这场由陈明丽牵头发动的政变实际上已在他未雨绸缪的预料中。发生是必然的,但不应该在这时候发生,更不该让他这么一败涂地。林小雅意气用事的愚蠢和陈明丽的敏感机警把他彻底毁了。林小雅虚荣心太重,一心要和多年的情场敌手平起平坐。到了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后自封了个“首席代表”,四处出头露面,引起了陈明丽的怀疑。当林小雅在他一再提醒下明白这一点大谈“林斯丽娜”时,已来不及补救了。可他还是试着补救,抛下文山那七百万吨钢不管,紧急飞往北京,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引进京华工程机械集团做战略合作伙伴,改变股权结构,稳住伟业国际一统江山。事情本来已经有眉目了,京华机械是用钢大户,钢铁市场价格又一路上涨,参股伟业国际抓住上游钢铁,对他们大有好处,双方一拍即合,两天后便草签了意向协议。没想到陈明丽的动作快了一步,政变提前发生了。他的新老对头们闻到陈明丽身上发出的腥味,为了各自的目的聚到了陈明丽身边,为政变出谋划策。高手云集不说,还得到了权力的支持。汤老爷子和孙鲁生,包括文山市长方正刚,虽说利益诉求不同,但在拿下他这点上是一致的,这场政变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汤老爷子在这梦寐以求的时刻很活跃,在礼仪性地通过孙鲁生的监事长后率先发难。就伟业国际集团在重组接盘亚钢联问题上的迟疑不决,他和林小雅以及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林斯丽娜之间的关系,屡屡发问,居心险恶地把他往绝路上逼。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挑起陈明丽对他的私仇和孙鲁生对他的公恨。白原崴沉着应战,“汤教授,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在回答之前要声明一下:我们开的是集团股东会,我和任何一个女人的关系都不在讨论之列。因此作为本届董事会董事长,我只回答和工作有关的问题,也就是你重点提出的对文山亚钢联那七百万吨钢的接盘重组!这件事陈总提出过,我也慎重考虑过,认为不能接,其一,接盘时机不成熟,六大项目迄今仍未补办完成报批手续,贸然接盘有很大的风险;其二,我们没接盘的实力。不错,我们成功地发行了二十亿可转债,这笔钱已在银行账号上躺着了,但这是本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伟业控股的资金,是专项用于并购文山二轧厂的,投资方向不可轻易改变。对上市公司。汤教授比我更清楚,汤教授据说代表着中小股民的良心!请问我们的良心教授,控股股东利用其控股地位掏空上市公司的事发生得还少吗?教授的良心能安否?”汤老爷子这老家伙厉害得很,不但是可怕的经济间谍,对林小雅和欧罗巴国际投资公司的一切了如指掌,还有雄辩的口才和咬住要害不放松的狠劲,这次不谈良心,指出了问题的本质,“白原崴先生,你说的不错,对你和任何女人的关系,对你的私生活,我和在座股东毫无兴趣,但当你的这种私生活损害或侵害了本集团利益时,我们就有了兴趣!现在的问题是,你为了自己的法籍老婆林斯丽娜或者说是林小雅的经济利益,为了让你们操纵控制的欧罗巴远东国际投资公司顺利接手文山七百万吨钢铁,让伟业国际一再错失参与重组的良机!执行总裁陈明丽女士对此很清楚,但却一直无能为力!她提出的一个又一个对本集团有利的方案,全被你否决了!你白原崴先生完全辜负了伟业国际集团股东的信任……”陈明丽默默听着汤老爷子言词铿锵的声讨挞伐,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然而,政变的关键人物却是陈明丽。陈明丽手上的股权曾在去年股权结构调整时支持过他,若是这次不出来带头倒戈,汤老爷子的政变将永远是梦想。可陈明丽怎么会不带头倒戈呢?他和林小雅或者林斯丽娜的秘密就算这次汤老爷子不在股东会上提出来,也不会成为永远的秘密。可爱的小彼德不可能永远不出现在陈明丽面前。摊牌是迟早的事。他的希望只是尽可能迟一些,尽可能在他把一切准备做好之后再摊牌。在他的设想中,就是做好准备他也不主动摊牌,而是让陈明丽来揭牌。谜底揭开之后请她选择,或承认现实,或从伟业国际出局。会有一场女人式的大闹,但事业根基不会动摇,兔子吃掉狮子的事不会发生……这时,汤老爷子正式提出,“我代表新汉实业公司建议,罢免白原崴先生的董事长一职,提名陈明丽女士为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人选,提请股东会表决!”表决当场进行,5006高地上的子弹迅即扫射下来。高管层及其他法人股权果然也投奔了陈明丽。计票结果是,他毫无悬念的中弹倒地了,陈明丽以近56%的股权支持率当选为董事长。这帮政变者干得真绝,他毕竟拥有25%的股份,是仅次于国有股的第二大股东啊,而且还代表着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伟业中国和法兰克福及香港上市公司各海外股东近19%的股权,却连董事都不让他当了。汤老爷子凭新汉实业手上小小的1.3%的股权就进了董事会!兔子就这样吃掉了狮子。林小雅说的第二种情况逼真的出现了:陈明丽这只兔子跳到了由一群狐狸的合力形成的更强势的狮子身上,夺走了他的企业控制权。他就此和这个他一手创建的,资产总规模高达四百亿,在海内外拥有六家上市公司的跨国集团无关了。然而,在宣布陈明丽当选时,他礼貌地鼓了掌,尽量保持着失败者的风度。陈明丽也颇有风度,以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身份,向所有到会股东表示了自己的感谢,而后话题一转,说到了他,“……我更要感谢的是我们前任董事长白原崴先生!众所周知,没有白原崴先生当年的艰苦创业,没有白原崴先生在市场风雨中费尽心力的长达十八年的惨淡经营,就不会有本集团的今天!因此我提议,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再一次向白原崴先生表示我们深深地谢意和敬意!”掌声立即响了起来,竟然很热烈,陈明丽和孙鲁生鼓掌时的表情令人感动。汤老爷子也不是刚才那副慷慨激昂的样子了,带着慈祥的笑意,一边鼓掌一边说,“原崴啊,你不要生气,我虽然批评了你,可并没否认你的历史贡献啊!”白原崴强忍着剧痛的心和眼中盈眶的泪,在掌声的余音中站了起来,极力微笑着,“陈董事长,孙监事长,各位股东代表!我也说几句吧!只三句话:第一句话是,伟业国际有今天,首先要感谢这个改革开放的好时代,这是一个激励创造的伟大时代!第二句话,伟业国际能做到这种规模,是本集团全体同仁长期努力奋斗的结果,我白原崴要深深地感谢大家!第三句话就不太谦虚了,我很为我自己骄傲!为我的才能,我的胆略,我钢铁般的意志!天生我才必有用,我自问一下,还是有用的,对得起这个时代,对得起我的接班人!在生态竞争极为残酷的海内外商战战场上,在资本市场的非线性迷乱和全球一体化经济的大浪淘沙中,我作为船长,引领着这艘叫做伟业国际的大船平稳航行了十八年!够了!”这番话说罢,白原崴没和任何人打招呼,转身就向会议室门外走。出了会议室,觉得脸上有些痒,伸手摸了一把才骤然发现,脸上竟是一片如注的泪水!这时,身后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白原崴回转身透过矇眬的泪眼一看,会议室里全体股东已站了起来,正目视着他,鼓掌欢送。陈明丽脸上也是一片泪水。白原崴冲着陈明丽和众人挥了挥手,最后说了句,“祝你们一路走好!”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理论,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本英雄,第六十三章

关键词:

在麦尔切斯特,无名的裘德

“唯有他心灵,别无引路里。”——斯文朋①①奥维德(公元前43-公元17)、罗马诗人,这两句诗出自他的长诗《变形...

详细>>

无名的裘德,在基督堂

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官网,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裘德的一辈子含辛茹苦的老姑婆在马利格林病倒了,他在下面...

详细>>

在基督堂

实际生活问题,包括最起码的吃饱肚子的问题,暂时驱散了裘德夜来鬼魂出没的幻觉,迫使他不能不好好考虑眼前的...

详细>>

南都甲乙纪,古典文学之明季南略

福王本末 正月纪 南都公檄 福嗣王讳由崧,神宗之孙、光宗之侄、思宗之兄也;建号宏光。辛丑,南都陷,北奔。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