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我会是例外,小老鼠丁丁

日期:2019-09-29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吃掉我吧,让我进入你的身体;吃掉我吧,让我进入你的心。我请求你,吃掉我吧,这样我才会拥有你的心……”
  
  一
  “喵……”一阵刺耳的猫叫声响起,莉莉手抓着大米吓得瘫倒在地,身体不停地在发抖。“喵……”猫叫声还在继续,莉莉抬起头正好迎上了对面闪闪发亮的眼睛,对面的大猫突然发现了食物,闪过一丝兴奋冲了过来。感觉到危险在慢慢地靠近,莉莉强撑着四肢爬了起来,丢下大米想要逃跑。
  “吱……”莉莉疼痛地喊了一声,小小的身躯被硬生生地提起,莉莉疼痛地挣扎着,抬头看了看,对上了大猫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片刻的迟钝?好漂亮的眼睛!莉莉这样想着,“吱……”莉莉疼得再一次叫出声来,“该死的,自己都快死了,还想着这些。”莉莉开始挣扎着,“不可以,我不可以这样就死了。”莉莉害怕地哭了起来,都怪自己贪吃,没听鼠爸,鼠妈的话,要不然就不会被抓了。
  看着不断挣扎的小老鼠,大猫觉得有些好笑,他不明白她干嘛还要白费劲?到猫手里的老鼠还会有机会逃脱吗?这只胖嘟嘟的小老鼠真可爱,竟如此的天真?大猫打着嗝,把小老鼠放在他的跟前,像往常一样,没有一口把她吃了,他喜欢抓住一只老鼠,看着他们挣扎,看他们筋疲力尽,让她们绝望,然后再咬断她们的脖子,尝她们的鲜血,再吃她们的肌肉。
  莉莉还是不断地挣扎着,意识渐渐有些弱了,她感到很疲惫,也很绝望,“真的要死了吗?好吧,反正也逃不掉了。”莉莉放弃了挣扎,大猫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原来你也会累啊!”大猫轻笑一声,将她提走。
  
  二
  “喵……”一阵惨叫的猫叫声响起,莉莉被重重地摔下地,她有些神情呆滞地睁开眼睛,“哇,好痛。”她抱怨着,突然开始紧张起来,她怎么掉在地上了?她快速地爬起,朝旁边的洞跑去,近了,近了……她一头钻进洞里,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好险,险些就没命了。”莉莉害怕地缩在洞里,黑夜笼罩着四周,“好饿,好冷……”她不停地发抖着,有些忍不住地想要从洞中出来。
  “喵……”又传来一阵猫叫声,莉莉一惊,身体不停地抖着,背后湿了一片,似乎他的利爪还在她的背上,“喵……喵……”莉莉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外面的那只大猫一直在叫?这夜太漫长了。莉莉觉得有几次她快要昏厥了,却被猫叫声惊得不敢入睡。莉莉有些清醒过来,想着刚才的一切,却始终不明白自己是怎样从猫的爪中逃脱的?她慢慢地探出一个头。“喵——”刺耳的猫叫声再次把她吓回洞里,“喵——”莉莉捂着耳朵,不想听到那可怕的声音,可是那声音却如恶魔一般挥之不去。
  猫叫声还在继续,她再也忍不住好奇,探出一个脑袋,大猫还在原地,眼神布满了血丝,莉莉害怕极了,可是很奇怪,大猫从刚才一直到现在一直都呆在那里,听着他的惨叫声,莉莉似乎有些明白什么。她忍不住地慢慢上前,尽管还是很害怕,可是大猫除了挣扎,还是没有什么变动位置,她看了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神,像被蛊惑一般,毫不犹豫的向他爬起。
  
  三
  “原来他真的被猎物夹夹住了!”莉莉上前发现猫的两只后腿都被夹住了,因为夜间温度较低的原因,大猫的血液变得有些凝固。莉莉松了一口气,变得不再那么害怕,“活该。”莉莉有些幸灾乐祸地想要离开,她快步地跑着,却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转身看那只大猫,大猫好像折腾了好久,有些累了,痛到晕了过去。
  莉莉再一次上前,凝视着大猫,“他肯定很痛吧!”莉莉心里想着竟有些心疼,为他难过。奇怪,他明明是自己的敌人,他干嘛要心疼他?可是她想要离开,脚却不停使唤地留在原地打转,手竟不知觉的去抚摸着大猫,“好柔软,好舒服!”莉莉竟有这种感觉,“好累,好冷。”莉莉一点一点地向大猫靠近,竟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如果你不是猫就好了!”莉莉自言自语到,可能是太累了的原因,莉莉竟伏在大猫的怀里睡着了。
  这一夜出奇地安静,折腾了一晚上,猫累了,老鼠也累了,竟相安无事地趴在一起互相取暖地睡着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想这一天应该会是他们这辈子最值得回忆的事了。
  
  四
  平静总是很短暂。黎明划破黑夜,当刺眼的太阳升起,大猫睁开眼睛,痛得大叫了一声“喵——”
  刺耳的叫声把莉莉吓醒了,她轰然跳出大猫的身体,“好险。”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这么大胆?真是不要命了。太阳升起来了,莉莉觉得是像在做梦,昨晚真是经历九死一生啊!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太阳,真好!趁现在赶快逃跑吧!想着她撒腿就要逃跑。
  “喂!”大猫朝她叫了一声。
  莉莉转身看着,“干嘛?”
  “救救我。”大猫突然变了一副嘴脸,让人觉得很可怜。
  看着大猫的眼神,莉莉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窒息般的害怕,而除了害怕之外,还有另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竟有些心疼地看着他,想起昨夜的种种,她居然没有一丝的恨意。
  “救救我,我昨天饶了你一命,你也该报恩吧!”大猫说着。
  “你是因为被夹住了,才让我逃脱出来的。”莉莉回想着昨天的情节说着。
  “那你昨天在我怀里睡着了,我都没有吃你是不是?”
  莉莉看着大猫的眼睛慢慢地点点头,“可是,你是猫,救了你,你还会要抓我的。而且肯定还有很多鼠兄弟,鼠姐妹落在你手上。莉莉摇摇头喊着,想起昨夜的那一幕,她又有些害怕了。
  “不,不。我是只善良的猫,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老鼠。相信我!我发誓。”猫信誓旦旦地说着。
   莉莉看着眼前的大猫竟觉得有些好笑,昨天她是何等地威武?而今天,他却是多么可怜,可怜到要求一只小老鼠。可是莉莉却还在犹豫着,他是猫,他是她的敌人。自己该怎么办?莉莉抬起头看了一眼大猫,凝视着他的眼睛,被他的眼睛所吸引,有些贪恋这种感觉,心就像被迷惑一般,不自觉地爬过去啃咬猎物夹。
  
  五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猎物夹还是紧紧地把大猫夹住,她累得气喘吁吁,真是又累,又饿。
  “笨蛋,咬住旁边的开关。”大猫有些气愤地说着。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成神经病了,居然会天真地以为一只老鼠可以救他?
  莉莉听话地咬上猎物夹的开关,大猫挣扎着翻了个身,半坐了起来,该死了夹子,幸好并不是很大。他凑前用嘴巴撬着另外一个开关,两爪拨弄着猎物夹,尽管他们再怎么努力,猎物夹还是没有一丝的撼动。
  他们累得筋疲力尽,都放弃地躺在地上,“我一定会救你的!”莉莉信誓旦旦地说。
  大猫看着她满脸的不屑,并不相信她。“你为什么要救我呢?你不是怕我吗?”
  “因为你曾经放过我,我相信我会是一只很例外的老鼠。”莉莉笑着说。一个转身,一不小心碰触到老鼠夹,“咔!”老鼠夹突然被打开。
  莉莉,大猫转身看着猎物夹被打开,突然愣了一下。“打开了!居然被打开了!原来这里有个自动开关。”莉莉开心地跳起来。
  大猫看着也很开心,只是他不明白怎么那只笨鼠会比他更开心?他试着抽出两只后腿,可是两只腿却动不了了。
  莉莉看着,忙跑过去抽掉他后面的猎物夹。
  “喵!”大猫痛得大叫一声。“该死的!”大猫生气地向莉莉扑去,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喵!”他痛苦的挣扎着,“好痛。”自己怎么忘了,自己的腿动不了了。
  “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莉莉有些害怕又生气地说着,这个时候她才真正觉得有些后悔了。她吓得不停地发抖,“你居然要吃我?”
  “不,不。你误会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能吃你,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动而已。”大猫笑着,掩去那一抹阴险。
  “真的?”莉莉不相信地问。
  “是的,你忘了我跟你说过,我不吃老鼠的,从来都没吃过,更何况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嗯,好吧!我相信你!”莉莉看着他的眼睛相信地点点头。
  “我叫大黑,你呢?”大猫说着。
  “莉莉。”莉莉笑着说,她不知道自己相信他是不是对的,可是每次看到他的眼睛就会不由自主地陷下去,这一次她选择相信。
  “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大黑笑着,心里却有另外的盘算。
  “那你要答应我,以后都不许再欺负我们老鼠,不准再吃我们!”
  “嗯嗯,我答应你,我亲爱的莉莉朋友,你的朋友还在痛着呢。帮帮我!”
  “怎么帮?”
  “你还真是只笨鼠,帮我敷药啊!”大黑郁闷了一声,这还真是一只笨鼠!
  “哦。我的确是一只很笨的鼠。”莉莉从地上爬起,离开……
  
  六
  “肚子好饿。你先吃一些东西吧。”莉莉出去了一会儿,找到了一些面包屑,递给了大黑。
  大黑看到食物,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真的好饿,大黑吃到一滴不剩,“还有吗?”大黑问。
  莉莉在一旁看得呆掉,大黑吃东西的样子真恐怖,她突然想起如果他吃的不是面包屑,而是自己。不由的抖了一下,继而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说过他不吃老鼠的,她这样想象就放心了很多,可是这个可恶的大黑怎么可以把面包屑全部吃光呢?那里面还有她的午餐呢。自己辛苦了这么久,还没有吃呢。
  “怎么?没有了吗?我亲爱的朋友!”大黑笑着问。
  “哼,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全部吃完?我还没吃呢!”莉莉气恼地说着,这个大黑真是太可恶了。
  大黑摸了摸肚子,瘪瘪的,眼神又不由地落在莉莉身上,舌头不停地舔着口水,这个小肥鼠。
  “算了,等我回家再吃,看在你受伤的份上不和你计较。”莉莉无奈地说着。
  “回家?”大黑睁着大大的眼睛,慢慢陷入了沉思,吞了吞口水,把舌头伸了回去,“我们是朋友对不对?”大黑对莉莉说。
  “嗯。”莉莉点了点头。
  “我还没有去你家拜访过呢?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家好吗?”大黑表现出很想去的样子,其实他的确是很想去。
  “你……”莉莉有些迟疑,摇了摇头。
  “哼,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朋友。”大黑生气地别过脸不再理莉莉。
  “不,大黑,你别生气,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好朋友,只是你是猫,我是老鼠,我们族类不会欢迎你的。”莉莉伤心地说着。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相信我。”大黑生气地吼着。
  “大黑,我相信你,真的!”莉莉激动地说着,“好吧,等你腿治好了,我就带你去。”
  “嗯,好,一言为定!”大黑马上笑着,开心地说。
  
   七
  “你的腿好些了吗?”莉莉给大黑上着药,心疼地问。
  “嗯,好多了。”大黑伸伸懒腰,真舒服啊,每天被照顾得舒舒服服的,怎么会没有好呢?唯一不好的就是没老鼠可吃。
  “大黑,小时候鼠妈经常给我讲故事,我也讲给你听吧?”莉莉说着,脑海中回忆鼠妈给自己讲的故事。
  “嗯,好吧!”大黑回应着,太无聊了,打发时间也好。
  “嗯,我记得鼠妈和我讲过美人鱼的故事。”莉莉想着,“从前有一个王子掉到河里去了,美人鱼看到以后就把他救起来了,第一眼看到他,美人鱼就喜欢上了他,可是他是人,而自己是鱼,为了变成人,和人一样有双脚,美人鱼去求了巫婆,让她变成了人,可是却要用她的嗓子去换,为了和王子在一起,美人鱼答应了。”莉莉说着哭了起来,这个故事每一次鼠妈讲的时候她都想哭。
  “然后呢?”大黑有些不耐烦地问。
  “后来她变成了人,和王子在一起了,可是却不能讲话了,王子要去娶邻国的公主了,她喜欢他却说不出来,巫婆给了她一把刀,让她杀了王子,可是善良的美人鱼不愿意杀了自己爱的人,最后……最后变成了泡沫消失在大海……”
  “哦。”大黑应着,心里想着这个美人鱼真够笨的。
  “只要爱的人幸福,自己也就幸福了,就算变成泡沫又怎样?”莉莉说着。
  “所以说,在这个世界上谁先喜欢谁,谁就输了。
  
  八
  “大黑,你一点都不感动吗?”莉莉带着哭声问。
  大黑听了这句,回应她说:“哦,很感人!感人到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大黑敷衍了一句。
  莉莉破啼为笑,“谢谢你,大黑!”莉莉说着,心却痛了一下。“大黑给我讲个故事吧?”
  “啊,故事?”大黑挠挠头,想了想,“好吧!我给你讲个农夫和蛇的故事。”
  “嗯。”莉莉开心地跳起来。
  “那是一个很冷的冬天,农夫在门口发现发现了一条受冻的蛇,他对蛇生了怜悯之心,便把蛇从地上捡起放在自己的怀里,给蛇取暖……”
  “那后来呢?”莉莉问着。
  猫沉默了一回,眼睛眯成一条缝,“后来他们成为了好朋友,就像我们一样!”大黑冷笑着说。
  莉莉却突然哭了。
  “怎么了?”大黑问着。
  “没事,我只是很开心!大黑,谢谢你和我讲了一个这么好的故事。”
  “因为我是一只好猫啊!”大黑说着。
  “嗯,我相信你是一只好猫!”
  “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因为我喜欢,我、我喜欢你。”莉莉说着脸红了。

图片 1

有星星有月亮的夜晚,田野里实在是美丽得动人。微风吹过,稻香弥漫,小昆虫们在草地上举行月光晚会,尽情的舞蹈。不远处田埂的一个泥洞里,躲着一只小灰老鼠,他的名字叫丁丁。丁丁的眼睛象星星一样闪亮,那是渴望的光,他多想参加昆虫们的月光晚会,与他们在皎洁的月光下唱歌跳舞。可是,他不能,他是一只老鼠,一只只能藏头缩尾的老鼠。 老鼠的职业就是搞破坏,偷东西。谁搞的破坏大,偷的东西多,在老鼠族里本事就大,威望就越高,日子就越好过。老鼠族里流行一首叫《快乐老鼠》的歌。凡是老鼠都会唱: 快乐老鼠 吱吱吱,吱吱吱, 我们老鼠了不起! 不用种田有粮吃, 无忧无虑过日子。 丁丁曾经为自己是老鼠族的一员骄傲,他要成为一个最出色的老鼠,为爸爸妈妈争气。 记得丁丁第一次独立行窃时,他是多么的兴奋。通过他那一双闪亮的老鼠眼的观察,他看中了一串颗粒饱满的稻穗,丁丁窜了过去对着稻穗的根部就要咬。一条小蚯蚓从土里钻了出来大声喝道: 老鼠老鼠坏东西 偷吃粮食偷吃米 我们做个老鼠笼 “咔嚓”一下捉住你 小蚯蚓唱完大声高喊:“青蛙、螳螂、七星瓢虫、蜜蜂快来呀。快来捉住偷粮的坏老鼠。” 丁丁愣住了:“我们是坏老鼠?这是真的吗?” “对啊!你就是坏老鼠,偷东西搞破坏,人见人憎的坏老鼠。”小蚯蚓说。 稻田里的七星瓢虫、螳螂、青蛙等劳动能手听到了喊声都过来指责丁丁:坏老鼠,偷东西,人人见了人人憎。 丁丁痛苦的离开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他见到鼠爸鼠妈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我,偷窃是可耻的吗?我们就是坏老鼠?老鼠最坏?” 鼠爸鼠妈看到丁丁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不忍欺骗他了说:“丁丁,别难过,我们老鼠生来就是坏的,我们的职业就是偷,这是改不了的现实。就象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吃肉,羊改不了吃草一样,我们改不了偷,我们注定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啊!” “够了!够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偷?我们也可以劳动!自食其力!”丁丁几乎是对着鼠爸鼠妈大吼了。 “孩子,你太天真了,这是老祖宗订下的规矩,改不得。谁叫咱是老鼠?老鼠以偷为业,以不劳而获为荣。”鼠爸鼠妈叹气。 “我不相信!”丁丁哭了,他觉得他的世界变成了灰色。 丁丁找到了老鼠族长对他说:“族长,我们不能偷了,我们要劳动,过自食其力的生活,做光明正大的好老鼠。” 丁丁的话遭到族长和族鼠们的一阵哄然大笑。他们都说丁丁没出息,窝囊,脑子有病…… 很晚很晚了,昆虫月光晚会已经结束了。昆虫们三三两两地飞回了自己的家,丁丁多么羡慕那些可爱的小昆虫,他们可以在阳光下星光里自由自在飞。而老鼠只能过着躲躲闪闪的日子。 “唉!”看着昆虫们远去的背影,丁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我是一只老鼠,一只只能躲躲闪闪,偷偷摸摸过日子的老鼠?” 老鼠族没有一只老鼠理解丁丁,丁丁到了一个鼠迹罕至的地方,丁丁靠自己的劳动开辟出一个菜园子。在菜园子里种上了玉米、土豆、蔬菜……丁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作。在丁丁的精心护理下,庄稼长得喜人。 一天,丁丁收获他的劳动果实时,已到了傍晚时分,他正准备担回家,一只夜猫子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丁丁说:“你这个坏家伙,又偷人家的东西了!” 丁丁争辩:“我没有偷!这是我自己开劈的菜园子,我靠自己的劳动获得的劳动果实啊!”夜猫子见丁丁说的诚恳,让他伸出双手,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满是老茧。 夜猫子非常的震惊:也有不偷东西,自食其力的老鼠?夜猫子很感动,放了丁丁,并把丁丁的事传遍了森林、田野的角角落落。 老鼠们知道了,气得咬牙切齿。他们认为丁丁是大逆不道,不务正业,丢尽了老鼠们的脸。老鼠们闯进了丁丁的菜园子,把丁丁精心侍弄的菜园子捣毁了,并把丁丁捉回了老鼠族的鼠洞里,老鼠族长派出几个身强力壮的老鼠看守丁丁,逼丁丁改“邪”归正。 天啊!老鼠的世界就是这样颠倒黑白,没有公理的呀!要不,为什么当一个自食其力的好老鼠那么的难? 丁丁说什么也不肯去偷窃,搞破坏了。丁丁饿得两眼昏花,肚皮贴着了脊背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鼠为粮偷,看你丁丁能硬到几时?”老鼠族长想当然地认为。 他放了丁丁,他想丁丁一定会因为饥饿而去偷窃的,谁不知道珍惜生命。可是老鼠族长想错了。丁丁并没有去偷,就啃一些草根、树皮、树叶充饥。老鼠族长火了,命令老鼠们在允许丁丁活动的范围里把草连根拔了,把树皮削去。 丁丁没有可食的了。他做出决定:宁死不偷。准确地说自从他知道偷窃是不耻的为众人所指责的行为后,他就做出了这个决定,他要做一个不偷不抢的反叛的老鼠, 好几天了,丁丁没有吃过一点儿的东西。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丁丁虚弱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他知道他就要死了,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可是丁丁一点儿也不后悔,他坚持做一个不偷窃的老鼠是对的,是真正的颠扑不灭的真理。他要为真理而死。丁丁感到脑袋沉沉的,恍惚中,他听到了一声暴发力很强的猫叫声,接着是几只看守他的老鼠逃窜的紊乱的脚步声。 “就让猫吃了吧!不过大花猫,你可知道你吃的是一只好老鼠,是一只不该吃的好老鼠。”丁丁原本是想这样说的,可他的喉咙干燥得就象烈日下的沙漠,要冒烟了,他无法吐出一个字。丁丁只感到大花猫叼着他冲出了老鼠洞。 丁丁奄奄一息,当他被一口口冷水泼醒后,他第一眼看看到的是一只蹲坐在他的旁边的大花猫,大花猫的脸上全是惊喜、温和的笑:“丁丁,你终于醒来了。” “我是不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只猫居然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神态跟一只老鼠说话!”丁丁睁着狐疑的眼看着大花猫似乎是在问。 大花猫用矫健的爪子轻轻拍了丁丁一下说:“丁丁,好样的!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骨气的老鼠了,夜猫子说得不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象你这样的好老鼠的,来,交个朋友吧!” 从此,老鼠丁丁和大花猫生活在一起,老鼠丁丁过上了他所喜欢和追求的幸福生活。

图片来源:昵图网


我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难忘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那里度过的,那里留下了许多美好的有趣的故事。

·上一篇文章:萤火虫姑娘·下一篇文章:笨狼的小板凳



1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初中时,家里养一只大黒猫,有五、六岁了,高大健壮,毛色又黑又亮,像黒缎子一般。白天琥珀色的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缝,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显得老成持重的样子。到了夜晚,变得精神抖擞,眼睛睁得又圆又大,发出绿莹莹的光,身体灵活轻盈,迅跑如飞。它很听话,和我很好。我喊一声“大黒”,它就乖乖来到了我身旁,用鼻子拱,用舌头舔,用身子蹭,温顺得象个孩子。

大黒在其位,谋其政,是位逮鼠的高手。有它在,老鼠都退避三舍,不见踪影。一天上午,大黒蹲在窗台上打盹。突然,从院子东边杖子下钻出一只老鼠,向西边窜去。说时迟,那时快。大黒像利箭一样从窗台射出,然后从炕上跳到屋地,钻过门槛下的“猫洞”,经过外屋地,跃上窗台,又钻过窗户上的“猫帘”,跳到地上后,向西追出十几米远,在老鼠已经把头钻进鼠洞的刹那,硬是被大黒狼狈拽出。大黒这一连串跳跃、葡匐、突奔,迅疾、敏捷、惊險、连贯,一气呵成,让我们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对大黒的高超扑鼠技术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黒有了新的伙伴。別人给我家送一只大灰兔,有六斤多重,品种叫“青紫蓝兔”,一根兔毛分別有青、紫、蓝、灰、白等颜色,据说是外国品种,它成了家里的新宠。兔子在家是位自由战士,屋里屋外,尽情撒欢跳跃。別看大黒在同族中高傲的像个王子,总是独往独来,不屑与其它猫为伍,可是很快和大灰兔成了好朋友,常在一起追逐戏耍。有时大黒弓着腰从高处跳下,向灰兔扑去,大灰兔就势翻身,四脚朝天,来个兔子蹬猫,大黒被轻轻弹出很远。在它们争斗中,大黒常占上风,兔子显得又急又躁,大黒到显出长者风范,不怒不惱,蹲在箱盖上,俯瞰大灰兔又蹦又跳生气的样子。

2

大灰兔不讲卫生的习惯叫人受不了,撒尿没准地方,跑着跑着,一抬后腿,射出一股臊尿。我用苕条在院里给它夹个小圈,搭个小窩,让它乔迁新居。当时爸爸说怕让野牲口把兔子糟蹋了,我说没事,兔子圈结實呢。果然不出所料,第三天早上发现, 不知是什么东西把大灰兔咬死了,吃得只剩一个脑袋。那时山上的狐狸、野猫、黄鼠狼很多,常下到屯里吃鸡、鸭什么的。家里的人都很惋惜,虽然没有过多责怪我,但我知道,责任全在我,我要是钉一个结實点笼子,大灰兔也不会遭此不测。我为了将功补过,从村里猎人那里借了一副踩夹。这是猎人专门用来打狼、狐狸野牲口的。往夹上放一点誘饵,要是狼或狐狸上钩,准打住跑不了。我和爸爸妈妈讲,若是打住狐狸一只能卖几十元,一只兔子才值几元钱。我期待着“塞翁失马”的故事发生。

我请了一位朋友,他把兔头上的肉割下一块,挂在夹上作誘饵,天黑时下到兔圈里。头天晚上,我和朋友出去看了几次,什么动静也没有。第二天睡到半夜,听到兔圈发出扑腾扑腾的声音。我和朋友都紧张、激动得浑身战栗,头皮发麻,心想这回可打着了。打着手电近前一看,却傻眼了,夹住的竟是大黑。大黑的一只前腿被死死夹住了,它正在疯狂地挣扎着,发出痛苦的呻吟。我让朋友赶快把踩夹打开,他讲此时谁也不能上前,猫现在急眼了,会把你抓伤的。让我快找一条麻袋,然后用麻袋将猫牢牢按住,他用双脚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踩夹打开。等把大黑的腿从夹里抽出时,发现腿已被夹断,只剩外边一层皮连着。大黑嗥叫着用三条腿逃走了。我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狐狸没打着,險些害了大黑性命。我真不明白,大黑平时从来不馋嘴,煎鱼放在外面,不让它吃,从来不动一口,怎么经不起那兔肉的誘惑,遭此劫难。妈妈把黄瓜籽炒熟了幹碎,给猫拌饭吃,大黑的腿居然自己慢慢接上了,只是在断处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永远消失不了的包。

大黑伤后,性情变得郁郁寡欢,好象洞察了陷阱全是我精心设计的,从此我们的关系由蜜月转为冷战,走路躲我远远的,乜斜着眼瞄着我,好像在说:“你为何对我下此毒手?”真是冤枉啊!大黑,可是我怎么向你解释呢!

我还想继续下夹子,发誓一定要把”真凶“捉拿归案。爸爸说,算了吧,再夹住的可能就是別人家的猫,那麻烦就大了。我只好作罢。

原创文章 切勿剽窃 违者必究

图片 2

微博搜索乐趣JOY/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乐趣JOY/简书关注乐趣JOY看二舅暖文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以为我会是例外,小老鼠丁丁

关键词:

第十七节

1947年考利昂家族同五大家族之间的战争,对双方来说都是耗费很大的。加上警察方面想解决警官麦克罗斯基一案而向...

详细>>

第十四节,那他老爸为什么不早把他们杀了

这位老头子在十二岁上就已经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他个儿很矮,皮肤很黑,体格很瘦削,原来住在西西里一派摩尔...

详细>>

第二十八节,第十九节

卡罗·瑞泽对人世满腔牢骚。他通过结婚进入了考利昂家族,但却一直受到冷落,让他在曼哈顿上东边干个小小的赌博...

详细>>

第十三节,第十二节

约翰昵·方檀坐在宽敞的录音室,在一本黄色便笺上计算成本费。音乐家鱼贯而入,全是他当年在乐团当儿童歌唱演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