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那部影片早出来,不是运气

日期:2019-10-05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好再来装修公司经理何大拿这天正在公司喝茶水,箅计着怎么揽到大一点的装修活儿,多挣点钱以应付公司面临的困境,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穿着打扮十分讲究、气质高贵、面相发福的男人,何大拿急忙站起来笑脸迎接顾客:“请问先生,您是……要装修。”
  男人说:“我不是找你装修,我有这么个活儿,您看您公司能干不?我要在客厅里安装一个大吊灯,灯有点大,怎么也得四五个人才能装修上……至于工钱,您不必考虑,只要给我把吊灯安好,我保证给你们一满意的价钱,工人们的一天三顿饭,我都包了。”
  这真是打着灯笼难找的有钱人送上门来了,何大拿焉有不答应的,当下与那个男人草签了一份协议,并让男人交了一定的订金,当即带领四个装修工人跟那男人走了。边走边与那男人唠嗑,目的是从那男人口中套出他是干什么的,那个男人很谨慎的样子,只说是局里人,至于哪个局不说,一幅保密的样子。
  吊灯去火车站取回来的,包装箱很大,听那男人说好象是从外国进口的,要是零件坏了,国内还没有配件,需要到外国去买。而且价位也可观,具体多少钱那男人保密。看来这是一件挺名贵的吊灯,安装时需要格外小心。
  取出吊灯,男人打电话叫的汽车来了,几个工人小心翼翼地把吊灯装上车,跟车来到了男人的家。那是全市最有名、房价最高的小区,看来这个男人真是身价不凡,如果是当官的,则官位一定不小,如果是商人,则—定是大买卖人。
  男人家在四楼,女主人很年轻漂亮。男人对女主人说他有事出去一下,中午回来。女主人说:“我照顾吊灯,你走吧。”
  男人走了,何大拿按着女主人的设计开始安装吊灯。何大拿指挥工人折开吊灯包装,眼睛一亮,这吊灯造型独特,金光闪烁,真是太美观了。有工人问女主人:“这吊灯太好了,得三五万吧?”女主人说:“三五万?三五万也就让你看一眼,十五万,美金。”何大拿和工人们听了这个价位,禁不住啧啧咂舌。
  中午时分,大吊灯在大客厅安装完毕,女主人接到一个电话匆匆忙忙走了。告诉何大拿有什么事情找她老公说,她老公一会儿就回来。女主人刚走,男人就回来了。何大拿告诉那男人吊灯安装完了,并让那男人去验收一下,男人去那大吊灯底下欣赏刚刚安装完毕的吊灯,你说巧不巧,男人刚一抬头,那吊灯不知是因为质量不好的原因,还是因为安装时螺丝没拧好,忽然大吊灯哗拉一下掉下来了,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那男人的头上。男人倒地,被吊灯压在了地板上,昏过去了。何大拿吓坏了,顾不上打120急救车,急忙命工人把那男人背下楼,打了辆出租车奔医大而去。
  负责抢救的医生找病人家属,何大拿说:“我们是给他装吊灯的工人,不知他家属的电话。”医生说一定要找到他的妻子,病人病情危急有可能成植物人。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妻子的电话,也不知道他的单位,怎么办呢?医生只的从那男人的衣兜里翻出工作证、记事本,从上面找到他单位的电话,急忙联系,单位立马派人来了,并立既联络到了那男人的老婆,老婆风风火火来了,见面后,何大拿说:“你是他老婆吗?”女人生气地说:“你有毛病呀,我不是他老婆,你是?说,你凭什么把我老公打成这样?”
  何大拿说:“不是我打的,是装修上的吊灯砸昏的…”
  女人说:“什么?装吊灯?你说鬼话吧,我家什么时候装吊灯啦?我怎么不知道?你一定跟我说清楚。”
  何大拿把事情前后对女人一说,女人当既哭着大骂男人:“你这个死鬼,给那个骚二奶装那么好的吊灯,却不管我和孩子的死活,你这是报应,活该…”
  何大拿明白了,这个女人才是男人的真正的老婆,而那个装吊灯的漂亮的女主人原来是那个男人包的二奶。看来事情搞复杂了。
  单位的纪捡、检查院根据这一贵重的吊灯事件对男人进行监控,己开始对他的腐败罪行进行调查,男人的老婆也要对男人包二奶的事情算总账。何大拿也率领装修工人等在抢救室门外。医生让他们都回家吧,明天再来,因为病人一时半晌醒不过来,看情况有可能成植物人,并问他们在这儿等什么?
  纪检、检查院的人说:“等他醒过来对他进行调查。”
  男人的老婆说:“等他醒来问他包二奶的事,我轻饶不了他。”
  何大拿说:“等他醒来,我要跟他就装吊灯的工程的劳务费一事算总帐…”
  抢救室里,护士看见那个男人睁了一下眼睛,大声喊:“醒过来了!”
  那个男人一把抓住护士的手,可怜巴巴地说:“求求你了,别让他们知道我醒过来了,他们知道了,会找我算总帐的…”
  抢救室外边的人们听见了里边护士的惊叫声后,一齐向里面扑去,医生阻拦他们,并问:“你们进去干什么?”
  “找他算总帐…”
  因为吊灯意外落地把那个男人砸了,因此而砸出一个腐败分子,使腐败分子快速被双规了,这成了当地一个新闻。何大拿因为施工质量问题导致吊灯落地损坏,最后没有拿到劳务费,他对那几个安吊灯的工人说:“真是天意呀,吊灯早不落晚不落,他来看时落了,这个腐败分子给二奶安吊灯却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你说不是天意是什么?”
  一个头发花白的工人 说:“这不是天意,是我安装吊灯时故意把螺丝没拧,我就在梯子上等他回来看灯时砸他,我恨他,他是我们原来那个厂子的经理,他才坏呢,厂子本来挺好,他故意欺上瞒下,故意把厂子弄黄摊,然后他和几个人从银行贷款把厂子买下来自己干,我们工人可惨了,失了业,只好靠打零工挣钱养家糊口…”      

“真的没有,我既没有那个体力,又没有那个经济实力,我包什么二奶?” “啊?听你这个口气,你心里还是想包的,只不过是手里没钱才没包的?” “我的意思是说即便你不相信我的人品,但你只要从客观实际上考虑一下,就知道我没包二奶了——” “那不见得呢,像你这么帅的小伙子,包二奶哪里还需要掏钱?自然有二奶送上门来给你包,倒包,倒贴,倒嫖——” “那还叫什么包二奶?那不成了做——鸭了吗?” 小冰歪着头看他:“如果有人给你很多钱,你会不会——做鸭?” “不会,那多屈辱啊,为了钱,就去干那事,我看我——可能根本硬不起来——” “硬不起来不要紧,可以喂你吃‘伟哥’嘛——,再说,有的富婆也挺漂亮的,你还会硬不起来?” “没试过,不知道——”他反戈一击,“那你呢?如果有人给你很多钱,你会不会给人家做二奶?” 小冰坚决地说:“我绝不会为了钱出卖我的肉体,”然后口气一变,“但如果不是为钱——就很难说了——” “好啊,你还是准备——出卖肉体的,只不过不是为钱——” “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比如有人把你绑架了,一定要我奉献了肉体才放你,那你说我怎么办?我当然只能照办,只要能救你出来——” “不行,不行,你还是报警吧,千万别上绑匪的当,那些人都是说话不算数的人,占了你的便宜也不一定放我出来——说不定为了长期霸占你——越发要撕我的票了——” “你还挺懂绑匪心理呢,是不是绑过别人老婆?”小冰嘻嘻地笑,“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到时别怪我见死不救——” “保证不怪你。” “你怎么样?如果我被人绑架了,比如被一个富婆绑架了,她一定要你跟她同床共枕了才放我,你干不干?” 他觉得那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哪里有那么傻的女人?为了跟他同床共枕就去绑架他老婆,犯得上吗?他又不是什么英俊小生,床上健将。他知道小冰肯定也跟他一样,是宁死也不愿老公跟人干那事的,所以很坚决地说:“不干!” “啊?你准备见死不救的?为什么?如果你爱我,你会眼看着我被富婆杀掉?” “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 “这不是在假设吗?假设有这种事呢?” “假设有这种事?那我听你的——” “听我的?我叫你干你就干,我叫你不干你就不干?” “你的话就是圣旨嘛——” 小冰大喝一声:“大胆刁民!你肯定是自己心里想干,又不想担责任,就说是听我的,你好狡猾啊——” “我知道你不会叫我干,所以我说听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叫你干?我被绑架了,肯定是吓糊涂了,一心只想活命,肯定会叫你从了那富婆。不过我趁早给你打个招呼,我被人绑架时说的话都不算数,你到时可别听我的。如果你卖身救了我,等我清醒过来,肯定是恨你一头包,再也不会要你了的,听见没有?” 他笑起来:“怎么?你当真了?这不是瞎说说好玩的吗?哪里会有什么富婆打我的主意?她脑子有病啊?” “像我老公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没女人打他的主意呢?” “快别说了,我的牙都酸掉了——” 那天晚上,小冰跟他温存的时候,问他:“男人是不是真的跟常胜说的那样,很容易厌倦?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你有没有——厌倦了我?” “我厌倦没厌倦,你自己不知道?” “我觉得你没厌倦,但是我又怕你是装的——” “这是装得出来的?那你跟我结婚这么久了,有没有厌倦呢?” “女人不同的,女人的身体在婚前是沉睡的,要等到结了婚,才在丈夫的开发下苏醒过来,丈夫开发得越多,女人就越苏醒,所以女人跟丈夫做得越多,对丈夫就越有兴趣——” “你是不是越来越苏醒了?” “我觉得是的——” 他也觉得小冰今天很“苏醒”,于是马上抓住“开发”了一番。事毕之后,他闭目躺在那里给小冰做善后工作,小冰问:“现在这么多男人在外面包二奶,你羡慕不羡慕?”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等他们惹出麻烦来的时候,就该他们来羡慕我了——” “如果不会惹出麻烦来呢?你包不包?” “怎么会不惹出麻烦来呢?迟早的事。即便不惹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麻烦来,自己心理上不还是有麻烦吗?又要牵挂这个,又要牵挂那个,又要在这边撒谎,又要在那边撒谎,何必呢?在我看来,那真不叫人过的日子。” “那男人们为什么还要包二奶?” “我怎么知道?你不如去问常胜,他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是搞不懂的,我怕麻烦,不管是感情方面的麻烦,还是经济方面的麻烦,哪怕只是时间方面的麻烦,我都怕。一个女人我都感觉应付不了,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应付几个女的?” 小冰拧他一把:“你是在应付我?” “我说的这个‘应付’不是‘应付差事’的‘应付’,而是能不能使你满意的意思——” “我只希望你——真的爱我,只爱我,不管结婚多少年,都象当初那样爱我——不会受现在这种社会风气的影响——去做那些——无聊的事——” “你放心吧,我不会的——” 他觉得小冰好像有什么话想跟他说,他担心地问:“你今天怎么啦?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看你想哪里去了,没人欺负我,是你讲起常胜包二奶的事,我有点唇亡齿寒的感觉。以前听人说谁谁谁在外面包二奶,还不觉得什么,因为那些人我都不不熟,觉得包二奶的事离我远得很。但常胜这么熟的人也在外面包二奶,太——可怕了,我真替怡红不值——” “你别去对小谢讲这事,宁拆一座桥,不拆一台轿——” “我不会对她讲的,但我不是怕拆轿,而是为了我自己的私心。如果我把这事告诉怡红,她肯定要跟常胜离婚,她如果离了婚,肯定一心一意来抢你,我才没那么傻呢。” “你算了吧,人家小谢根本没那意思,就是你上次七说八说的,搞得我也相信她对我有什么意思了——” “你相信不相信有什么区别?难道你相信了就要响应她的暗恋?” 这话真的把他问住了,既然他没准备响应谢怡红的暗恋,那他相信不相信有什么区别?他含糊地说:“我不过是这么说说,我怎么会响应她?你最基本的盲目自信呢?” 小冰没再追问,只叹息说:“但是如果我们把常胜包二奶的事瞒着怡红,又觉得于心不忍,会不会搞出什么麻烦来?” 他安慰说:“根本都不告诉她,会搞出什么麻烦来?告诉了才会惹出麻烦来——” 其实他也觉得这样瞒着谢怡红有点于心不忍,但他安慰自己说,这种事情,也许不知道就跟没有一样,何必搞得人家夫妻分离呢?现在市面上这么乱糟糟的,谢怡红就算跟常胜离了婚,也未必就能找到一个好的,说不定是一蟹不如一蟹。 除了这个原因,他决定不告诉谢怡红也有点出于私心杂念。自从上次谢怡红当着他的面嘲讽了她那个自作多情的同学之后,他就一直尽力躲着她,连眼光都不怎么朝她那个方向望,免得她觉得他在自作多情。他听说谢怡红想办出国去,他觉得这是谢怡红躲避他的一种方式,可能觉得他自作多情,搞得她不好跟他相处。如果他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告诉她常胜包二奶的事,肯定会被她当成挑拨离间,以为他在打她主意。所以他公私兼顾地决定不告诉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风平浪静地过了一段时间,他差不多忘了这事了,突然有一天,谢怡红找上门来了。那天他正在家里做饭,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他以为是小冰提前回来吃晚饭了,走过去就拉开门,一看才发现是谢怡红,他慌忙说:“你等一下,我没想到有人来,衣冠不整的,等我穿件衣服——” 他跑去抓了件外衣穿上,又套了条长裤,才重新给她开门,发现她神情萎靡,面容憔悴,眼睛红肿,好像哭过一样。他一惊,问道:“怎么啦?是不是病了?要不要送你上医院?” “刚从医院出来,”谢怡红说完这句就哭出声来。 他急死了,生怕有人看见了起误会,慌忙把她拉进屋来,让她在客厅坐下,又倒了杯水给她,不停地问:“怎么啦?怎么啦?你别哭啊——” 谢怡红泣不成声地说:“我——我——完蛋了——都——怪你!”

同事推荐说这是一部男人不敢看,女人一定要看的电影。搜索了海报一目了然,一个男人两个女人的故事。
我朋友就是一个二奶,不知道男友有妻子小孩,住男友房子还要付租金的最傻的那种。知道真相的第三天我在网上档下了《双食记》的枪版,一边看一边觉得可惜。电影简直把一个有老婆又在外面包二奶的男人所有谎言和手段描写的淋漓尽致。像这种具有教育意义的启蒙片早出来了的话,不知拯救了多少无知少女。
我现在也不敢和她说有这部电影,怕她看了难过。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那个男友固然可恶,他手段实在是太高明,因为是工程设计师,和越狱中麦克一样的逻辑思维运用在老婆和二奶之间,我们这么多姐妹都见过他,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都只能震惊在知道真相后说:“想不到。”
再想想,这个女的有也不对的地方,EQ低,性格弱,依赖心太重。其实交往了这么长时间总有一些蛛丝马迹,但她都不敢深想,因为想赌一把,为了和这个家境不错的男人结婚而摆脱自己月收入不到1500的生活。

生活不是电影啊。
老婆永远不会和二奶联手起来对付男人,她们只会为了负心男争个你死我活。那个男人的老婆我不知道怎么想。我朋友跑过来诉苦:
“你说,他老婆怎么这么能忍,都没感情了还不放人?”
“我要是他老婆,伺候公婆十月怀胎小孩成人这一切就因为半路跑出来的女人(当时差点就要说狐狸精)就简单放弃,你说可能嘛?要我拖死也不能便宜你们。”
“那他会和我结婚嘛?”
“我不知道你男友有多少财产,就表明上看,他的钱基本都投入在房产看得见的资产上,到时候离婚法院照顾无过错一方,财产大多给她老婆拿了。他会舍得放弃那么多财产而和没有稳定收入的你结婚嘛。”
朋友无语,陷入思考中。
我则继续打击:“就算他们离婚了你们结婚了,因为有孩子也很复杂,如果孩子判给他前妻了,血缘是剪不断的,他要经常去前妻那边看小孩,你会放心嘛?如果孩子判给他了,你天天见着小孩心烦,小孩估计也会给你惹事。你干嘛就非要专这个牛角尖呢?”
我就这样开导她,相信她也有其他的朋友开导她。据最新的一次谈话,她好像产生了报复的心思。看来这部电影的有些内容能用上了。

回到电影上来,刚看了下论坛,发现很多男影迷说女人心很毒,还说找医生和护士女朋友要小心之类的。我想是因为这部电影比较真比较狠。真在来源于我们生活最常见的饮食,饮食文化并不是每个女人都了解,何况是男人怎么会一一了解食物相克的知识。狠在于电影中的吴镇宇居然遭到了两个女人的暗算。(虽然情人不知真相,但也属于间接帮凶)这太绝了,活生生的断了没了老婆还有情人,没了情人还有老婆的大多数男人的梦想。

其实要害死一个人何必联手他老婆,就像阿加莎的《杀人不难》中,平克顿小姐一本正经地跟陆加说:“其实杀人并不难......”应该是有超完美谋杀法比较难吧。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果那部影片早出来,不是运气

关键词:

精品小包装盛行,城市里的搬运工

一大早,在城邑里的各种的巷口,你会见到那一个推三轮或踩三轮的,他们汇集中到某二个地点,挂出三个牌子,上...

详细>>

缘来是你,父亲去衣服店买衣服

马云(英文名:杰克 Ma)冲近些日子有一点烦,因为幸福来得太意想不到。找到自身的亲自父母,有了孪生兄弟。还...

详细>>

藏地小说,待租男人

一 在次央拉和大家首席推行官的拼命下,小编毕竟照旧与梅朵结了婚,梅朵说她不介意作者忧愁不沉闷,抑郁不是哪...

详细>>

雨的印记,喜欢你啊

心怡是贰个温存善良的女孩,但是上天却是这么的不公道,清新恬静的面颊自打出生以来就有一块胎记,就因为脸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