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一记,野外惊魂

日期:2019-10-05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图片 1 突然,亦趋的前方刮起一股旋风。这旋风像河里的旋涡,夹杂着巴掌大一小片黄裱纸旋转着直往天上冲。这是一条小路,一边是高耸的山,一边是数丈深的壑,旋风恰好挡住了亦趋的去路。亦趋不敢从旋风中穿过去,因为小时候听老人们说,从前有个人想穿过旋风,人被卷进旋风后就无影无踪了,许是被鬼抓走的。亦趋不敢冒这个险,想想反正太阳落山之前是赶不回去了,也不在乎再耽搁一两分钟。可是哪曾想,这旋风在那里旋呀旋的,却没有了要离去的意思,亦趋等了足足有五分钟,旋风依然把那片黄裱像猴一样地耍着。
  一股无名的怒火从亦趋的心底陡然生起,难道这鬼风不散去我就不回家了不成?!亦趋突然记起以前曾听过鞋可以扣住鬼风的说法,虽说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毕竟此时阳气不足阴气有余是不争的事实,但怒火中烧的亦趋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脱下左脚上臭气熏天的解放鞋,抓起来就朝旋风盖了过去。说来也怪,旋风像是化了一样,眨眼间就不见了。亦趋吁了一口气,略带一丝得意,大步向前走去。
  亦趋向前走了十几步,一小块锋利的石子刺痛了脚,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一只脚呢。想到过会要经过坟地,顿时一股不安全感从光着的脚底迅速传遍全身。返回去取鞋来穿上!亦趋几乎没怎么细想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用脚想将扣着的鞋翻过来直接穿在脚上,踢了几次却怎么也翻不过来,于是不服气地弯下腰伸手去翻鞋,明明是抓在手上的鞋怎么翻不动呢?亦趋把背包往肩膀深处推了推,双手掰住鞋像拔河似地一使劲,由于用力过猛,他禁不住一个屁蹲跌坐在了地上。他就势把鞋穿在脚上,在站起来的档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看了一眼刚才扣鞋的位置。这一看不要紧,亦趋顿时灵魂出窍,吓了个半死。鞋扣住的正是那一小片被旋风玩弄的黄裱,黄裱上竟然有一滩鲜红的血!刚站起来的亦趋两腿一软,原地跌坐了下去。好在他的意识还算清醒,他必须尽快赶回家去!他吃力地用手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双腿像是得了软骨病,关节也不听使唤,仅凭着一股子回家的意志力支持着,跌跌撞撞地往家走去。
  亦趋像被什么在后面追逐似的,走着走着不觉脚步越来越快,简直是脚下生风,最后演变成一路小跑。太阳就快落山了,他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回家。老张头的话像刺耳的警笛,一次次地在耳畔响起——“走夜路千万不要带酒,会被鬼偷喝的。”不知是因为走得太急还是太过紧张,已是秋意凉爽的时节,亦趋还是满头大汗了。
  亦趋几乎每隔五秒钟就要撩起上眼皮瞅一瞅前方的太阳,那太阳逐渐变得昏黄、巨大,好像也越来越沉重起来,加速地向远处的山头滑落下去。随着太阳的滑落,亦趋的心却以十倍于太阳的速度提升。与此同时,他的脑子也在飞速地运转着,那片乱坟堆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无论如何也是绕不过去的;背包里的酒也不可能扔掉,那可是用来招待未来的老丈人的,也是今天去镇上唯一的目的。老张头的话像令人厌恶的苍蝇,固执地在耳边嗡嗡作响,亦趋的后脊梁骨一阵发凉,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太阳已经触到了山头,它散发着像老油灯一样昏暗发黄的余光,它的白日里耀眼的光芒像是被大山吸尽了似的。亦趋离家还有二里多地,离坟地还有一里多地。亦趋突然意识到就算是插上翅膀,他也不可能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到家了,甚至不可能走过坟地。亦趋的心里一阵发紧,他的心早已提到嗓子眼儿了,这一紧,心像是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似的。双脚有些不听使唤,机械地迈着草书般的步子。
  本就摇摇欲坠的太阳没过多久就沉沉地落在了大山深处。本来绿色的庄稼地也变成了黑压压的,微风吹来,那些玉米杆子、高梁穗子一个个摇头晃脑,并发出沙沙的响声。前面的小路也渐渐模糊起来,只依稀沿着发白的路线走去。田地里不知名的虫子们争先恐后地发出叫魂似的声音,有尖利的,有低幽的,有高昂激越的,有低沉吟哦的……身处其中,再回味着老张头的话,亦趋的头皮一阵阵发紧发麻,他用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憋住一口气,硬着头皮住家里赶去。
  天黑尽时,亦趋正好经过乱坟堆。亦趋斜着眼睛打量着这片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乱坟堆,除了十几个黑黝黝高低大小不一的乱坟堆外,再不见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这与平日里的印象是一致的。乱坟堆里静悄悄的,也许鬼魂们早已睡熟了吧。偶尔有一两只癞蛤蟆咕噜咕噜地叫上两声,这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与刚才路过的庄稼地相比,这里反倒视野开阔一些,如果不是埋着一些孤魂野鬼的话,这里并不比刚才路过的庄稼地更瘆人。想起老张头的话,亦趋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背包里的酒瓶,硬梆梆的还在。亦趋轻轻舒了一口气,想着就快回到家了,今晚上要给老丈人喝好,这终身大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一想到这里,亦趋的脚步轻快起来,他甚至想哼着小曲往家赶。
  顺利路过乱坟堆,什么事也没发生。这让亦趋紧绷着的神经几乎就要彻底地松懈下来了。不知是出于放松,壮胆,验证,还是别的什么心理,亦趋回头向后看了一眼。这看一眼不要紧,亦趋差点就叫出妈来。一小簇淡蓝色的火焰像长了脚似的紧跟在自己的身后!亦趋再往前走,那可是比死还难受,他总觉得那团淡蓝色的妖火伸出长长的软软的手臂,在他背上的脊梁骨处轻轻地挠着,缠绕着。他不知道那两条腿还是不是自己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见走出多远。
  亦趋毕竟是个大小伙子,坚强勇敢,克服困难才是男子汉的本色。亦趋干脆转过身,倒着前行。他死死地,甚至有些恶狠狠地盯住那团火,看着它由强变弱,由大变小,直到最后消失。亦趋做了一个胜利似的深呼吸,继续往前走。可这样倒着走实在是别扭,既然火已经没有了,转过身来正着走又何妨!想到这里,亦趋原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身。天!那簇淡蓝色的火焰就在眼前!这一惊非同小可,亦趋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下降。
  老张头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亦趋几乎是凭着一股意志力伸手摸向背包,在,瓶子还在。但他又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一只手攥紧酒瓶,将酒瓶提了出来,借着微弱的星光,他清楚地看到,瓶子里的酒剩下一半了。亦趋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强打精神,仔细地检查着酒瓶,瓶口是密封的,瓶身是完好的,可酒却不见了一半。老张头的话应验了!亦趋只觉一股热血直往头上涌,接着两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亦趋迷迷糊糊觉得耳边有“呼哧呼哧”的声音,似乎还有些湿漉漉热乎乎的感觉。亦趋费力地把眼睛扯开一条缝,一个雪白的毛茸茸的东西出现在眼前,他不知哪来的力量,霍地一下坐起,眼睛睁得像两只大灯泡。他瞪着眼睛把头使劲摇了摇,突然放声大笑。
  原来,这个毛茸茸的东西是一只白色的山羊!这是老张头羊群里的一只,也许它是口渴了,刚才正舔亦趋脸上的汗水止渴呢,亦趋的突然坐起和大笑着实把它吓了一大跳,撒腿跑了个影无踪。这一惊一笑一跑同时吓着了羊群,其它的羊也停止了吃草,竖起耳朵机警地听着附近的动静。
  这时,老张头乐呵呵地走过来。“你小子不好好割草,敢情在这儿睡大觉哪?”亦趋倒是十分认真地说:“呀,老张叔,你老可是救了我一命啊。”接着解释道:“刚才又累又困不知怎么就睡着了,正做恶梦呢,吓死人。”

秋高气爽,云淡风轻,黄装金甲,硕果累累,这就是秋天的本色。勤劳朴实,挥汗如雨,喜逐颜开,忙里忙外,这就是秋收人的形象。

对于张老头来说,这已经是属于他的第十个清明节了!    老张头,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抽烟不喝酒!    老张头,虽老伴早走,但留有三个儿子。村里人都羡慕他好福气!    老张头去世的那天,他的三个宝贝儿子都很忙,没有回家!老张头的那副棺材都是村里人凑的钱买的。    又是祭拜祖宗的日子了 ,与往年不同,今年的老张头在棺材里可乐坏了!因为他听说他的三个孝顺儿子今年都要携妻带子的回来祭拜他!    说起老张头的三个儿子,那个个可都是成功人士。老大是个官,老二是个大老板,老三也是个小老板。老大的儿子要考大学了,老二的女儿要考高中了,于是为了老张家的后代香火更加有水平,老大和老二达成共识,他们准备趁这次清明节回家给自己死去的老头子磕磕头,也好让他老人家多多保佑他的孙子孙女能够在这次难关前超常发挥!老三的儿子还只有五岁,但是当他听说老大老二要回去祭拜老头子求保佑的时候,也立马决定要一起回去。因为他觉得,虽然现在自己的儿子并没有什么难关要渡,可是总不能让老大老二两个把老头子的福气都求跑了吧!他可也是老头子的儿子,福气这东西,他也理应要分得一份!    三家九人,浩浩荡荡的进了村!    “这是哪家的啊?好像没见过啊!是我们村子里的吗?”“这是哪家这么有福气啊?”“真是一家的孝子啊!”周围的一些不知名的人物议论感叹着。    “这是老张头的几个儿子回了吧!?”一个老头冲这群孝子发了话。    “是啊!您是??”回话的是大孝子。    “看来你们是成了大人物了啊!连你们王叔都认不出来了啊!”    “哦,王叔啊!王叔这话可就说得有些过头了哦!我们哪是什么大人物啊,最多是在外面饿不死罢了!”老大表面十分谦逊的回答道。    “可不是我们认不出王叔了,实在是王叔这些年不但没老,反而愈加年轻了!我们都没敢叫出口啊!”老二插道。    “老二还是那么会说话,呵呵!”王老头笑道“你们一出去可就很多年没回来了哦!”    “还不是想在外面混出个人样子啊!”老三接道。    “可是为什么你们父亲死的时候都没有回来看一眼?你们可知道老张头当时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到断气可都没有合上!”王老头叹了口气,眼睛一时好像失去了神色。    “当时我们都忙啊!都实在是抽不开身啊!我想我们的父亲也会理解我们的!”老大代表几位兄弟给出了一个回复,其余的人都点了点头。    王老头欲言又止地摇了摇头。    几位孝子告别了王叔后,一行人来到了老头子的家门口破烂的大门上挂着一把并不破旧的锁。询问过后才知道这是村委会配的一把锁,说是为了替老张头的几个儿子保管里面的一些遗物。    于是,三人来到了村委会。    “你们有什么事吗?”办公桌上的人并没有抬头。    “刘叔,是我们啊!”老二说道。    被叫刘叔的人抬起了头“你们是??”    “我们是……我们的父亲是张德平啊!你不记得了吗?”老大问道。    “老张头?你们三个,哦,你们几个小子都长这么大了啊!好多年没见了啊!”    “是啊!一晃眼我们都出去十几年了!”老三顺着说道。    “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啊!?”老刘头问道。    “我们几兄弟想趁着这次清明回来祭拜祭拜我们的父亲!!”老大回答道。“现在想在刘叔这取一下我父亲屋子大门的钥匙。”    “哦,来来来,给你,我可是等你们很久了哦!”刘老头边说边把钥匙递了出去。    三人告别了他们的刘叔,来到自家门口,开了门锁,走了进去,只过了三秒,退了出来。    老大媳妇说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进去一会,浑身都是灰!!”    老二媳妇说道:“简直是太恐怖了!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    老三媳妇说道:“要是知道你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本小姐才不会嫁给你呢!!”    “快去办正事吧!快点把祖祭了就回去吧!”三个贵妇人异口同声的叫到。    三位孝子也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可是现在我们的三位孝子遇到了一个问题,由于他们已经十几年没回来了,包括他们父亲死后下葬的时候,他们也没有一个在跟前。所以,他们现在找不到他们现在需要拜祭的坟头在哪!?    可是请相信,无论怎样残酷的时代,总是会有那么些许好人存在的!几经询问,终于有位姓李的老头出来毛遂自荐了,在我们这位热心人的带领下,不一会儿,这行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片坟地!    “李大爷,我们父亲的坟地就在这里吗?”老大开口问道。    “是啊!我记得当年村委会就是将老张头给葬在这里的!当时我也在场呢!”    “那可真是谢谢您了!”老三说道“现在您能告诉我们我们父亲的坟头是哪一座呢?”    “呵呵,不用谢不用谢,这都不算什么的!”老李头摆着手笑道“你们父亲的坟头就在…呃…就在……呃,等会,让我想想……”老李头说到一半突然挠着头停了下来。    “呃,李大爷,您怎么了?”老二问道。    “没事没事!”    “那就好!”老二松了一口气“您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我们父亲的坟头在哪吗?”    “老张头的坟头在……我现在都想不起来了!以前只有他的坟前没有立碑,可是现在出现了这么多没有碑的,我也搞不清楚了!你们说现在怎么这么多的人都不给自己的亲人立碑呢?”老李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一行人面面相觑。突然有一个声音刺穿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膜:“爸爸妈妈,爷爷在哪一个里面呀?我不会有这么多的爷爷吧!?”说话的是老三的儿子。声音很小,但是回音却是那样的重!    一行满怀孝道的孝子们默默地站在一片坟地的面前,正齐心协力地找着他们要孝顺的对象……

意外,星期五居然不补课了,上完第四节课就急忙回家,虽然也很争取了时间,但是下车时,太阳已经下山,最后一缕余晖洒在面颊上。任是如此,庄稼地里的农人忙碌的身影却未随太阳的落山而消失,看着他们肩上担子里,停靠在路旁的车里,收获的庄稼放大了身躯挤在一起,看到这些,我心想今年收成因该挺不错的吧,不知自家的怎么样。想着这些事儿,很快就到了家。

一家人做了朴实有味儿的家常菜,个个都吃得津津有味,饭桌上拉起了家常:母亲问我,怎么这星期星期五就放假了,我答她,学校统一放的,我也不清楚。想起下车到村口,看到收获庄稼的那一幕,我问母亲,家里的的庄稼收获了吗?母亲答道还没,不然明天也别出去了,花一天时间把庄稼全都收获了,到时候做什么也能放开了去做。

当晚我久久不能入睡,不知是许久没有下地,对于明天的期待,还是明天一天忙碌辛苦的害怕、怯懦。就这样一直到了一点过才迷糊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鸟儿在窗外叽叽喳喳的叫着,不一会,母亲就催促我起床。什么也不说,趁着凉快赶紧下地。嘭……嘭……嘭……原来父亲早已发动了车子等待我了。就这样伴随着车子的轰鸣声,不一会就到达了庄稼地。

一看,不能继续走了,车子上不去——前面有一片淤泥地,车子走进去不能出来,只能靠人把玉米挑下来。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最开始,我也只是和母亲一起掰玉米棒。掰玉米棒很简单,也很容易,用不了太多时间,全都完了,现在我需要做的是把剩下的茎给砍倒,这样父母挑着下去才比较容易,就这样,像机器一样一直砍,突然我停下了,镰刀和倒下的玉米茎茎一样成了两节,被我砍断了,啊,这怎么继续我接下来的工作,算了吧!等会儿父亲回去的时候在带一把来吧。好在我刚才砍的速度较快或许是父母走的路程太远,我开辟出来的道路还能走一会儿,我也跟着挑了一次,这感觉怎么说呢?累啊,腰也不能直起来,肩膀被磨得生疼。走了一次,我歇息了四次才把玉米送到停车的地方,还是一样的工作,我继续砍玉米茎。

下午的工作也一样,只是对于上午太阳温暖柔和而言,下午的太阳较为残酷火辣。

到家了,每个人都精疲力竭,随便做了点菜,太累了吃也没胃口,各吃各的,也没有太多的话说,很快这顿饭就结束了。

我到院子里坐着歇息了一会儿,凉风吹的我打了个冷颤,月亮是残缺的,但是很亮,抬头看着天空。身体很累,但就这样坐着很是惬意。就这样做了好一会,洗漱之后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秋收一记,野外惊魂

关键词:

若果那部影片早出来,不是运气

好再来装修公司经理何大拿这天正在公司喝茶水,箅计着怎么揽到大一点的装修活儿,多挣点钱以应付公司面临的困...

详细>>

精品小包装盛行,城市里的搬运工

一大早,在城邑里的各种的巷口,你会见到那一个推三轮或踩三轮的,他们汇集中到某二个地点,挂出三个牌子,上...

详细>>

缘来是你,父亲去衣服店买衣服

马云(英文名:杰克 Ma)冲近些日子有一点烦,因为幸福来得太意想不到。找到自身的亲自父母,有了孪生兄弟。还...

详细>>

藏地小说,待租男人

一 在次央拉和大家首席推行官的拼命下,小编毕竟照旧与梅朵结了婚,梅朵说她不介意作者忧愁不沉闷,抑郁不是哪...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