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越幸福,爱就一个字

日期:2019-10-20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卢敏无数次想结束她和彭川的婚姻,认为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他们相爱的时候,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候的人单纯,卢敏也是,在彭川的不断鼓励下:“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没有向彭川家里要房子要首饰,靠着租房,彭川轻轻松松地娶到了卢敏。
  结婚以后,卢敏以为彭川会和自己一心一意过日子,只要勤劳,只要肯吃苦,就会过上好日子,面包会有的,房子会有的,车子会有的。
  谁知道,错了,大错特错了。
  彭川有太多的理由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比如弟弟结婚要买高档小区的房子,彭川要资助个三万五万的,妹妹结婚要买汽车,彭川要给个三万两万的,最小的弟弟有房有车了,买钻戒还向彭川要了一万块钱。
  卢敏多次劝解彭川:“我们自己的日子都捉襟见肘,吃喝用都要精打细算,你不能这样无原则地资助他们,你这不是雪中送炭,你这是锦上添花!”
  彭川微笑着说:“都说长兄如父,大嫂比母。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帮他们一把,将来他们会知恩图报,疼爱我们的!”
  卢敏没等来小叔小姑的疼爱,有房有车的他们,在卢敏面前却露出了趾高气昂的优越感,开口闭口阶级阶层的,卢敏被小叔小姑排挤出那个阶级了,成了社会的下层,他们看不起了卢敏了。
  一时间,卢敏觉得每次家庭聚在一起,看看他们光鲜的穿着,再看看自己的打扮,都觉得尴尬。
  卢敏看着自己家住的八十年代的老筒子楼,自己手上至今没有一枚像样的戒指,上班依旧骑着一成不变的自行车。
  卢敏对彭川抱怨几句,彭川表面好好好是是是,下次依旧不管不顾卢敏的感受,仍然这个弟弟需要钱,拿走几千,那个弟弟需要钱,拿走一万两万,我行我素着。
  女儿多次劝解卢敏:“妈妈,你管不了我爸爸,你自己的钱一定要捂好,否则,早晚有一天被爸爸骗个精光,一辈子也别想过上好日子!”卢敏赞成女儿的话,把自己的钱捂好,让彭川折腾去吧,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这一天,卢敏早晨有点身体不适,来到单位就上吐下泻起来,给彭川打电话,彭川不接电话,不得已,卢敏被同事开车送回家休息。
  感冒腹泻的药一起吃下,卢敏迷迷糊糊睡着了。中午时间,彭川风风火火地进家了,看到躺在床上的卢敏,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地说:“打你手机,你为什么不接?”
  卢敏有气无力地解释,自己生病了,吃完药睡着了,可能感冒药有安眠作用,没听到!
  彭川一句没问卢敏的病好了没有,而是直截了当的说:“把你的银行卡给我,我急等着用钱救命,我们本家大爷脑瘤手术,急需两万块钱手术费!”
  两万块钱?那可是卢敏积攒的所有的钱,准备女儿读大学的一年两年的费用。想想自己有病不舍得去医院,彭川一句没问自己的病怎么样了,反倒来要自己的工资钱?卢敏气不打一处来,捂着银行卡不松手。
  彭川大声地斥责卢敏:“今天才看清,你是这么个人,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见死不救枉为人!”
  卢敏任凭彭川怎么说,就是不给,结果,彭川急了,从卢敏手里夺过银行卡,摔门而出。
  此后,卢敏和彭川进入了冷战争,家庭中一下子如一潭死水般沉寂。
  他们生活上实行了AA制,彭川下班尽量晚点再晚点回家,有时候在外面吃地摊,也不吃卢敏炒的菜。回到家里,“嘭”地一声关上门,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或者看书,或者看电脑,或者玩游戏,对卢敏是熟视无睹,形同陌人。
  卢敏每天下班回家,守着冷冰冰的家,有时候,想和彭川和好,人家彭川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着卢敏,仿佛认为卢敏是十恶不赦的人,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有几次,卢敏横下心来要和彭川离婚,彭川冷冰冰地抛下一句话:“女儿正要中考,不能影响女儿学习!”
  就这样,女儿中考高考,一晃几年过去了,他们两个人依旧形同陌人。
  如今,女儿已经读大学二年级了,卢敏看着他们的婚姻没有半点起色,这样的婚姻形同虚无,提出了离婚。
  他们的离婚再简单不过,一套不值钱的筒子楼,卖掉钱一分为二,家具家电也都是旧的,治不了几个钱,谁要随便搬走。
  在和平中分手,走出民政局的大门,卢敏看一眼走在前面的彭川,彭川决绝地自顾自走着,始终没有回头看一眼落在后面的卢敏。
  卢敏回到郊区的家里,因为当时自己的户口在娘家,娘家拆迁中,给了卢敏四十多平方的房子,卢敏又添了三万块钱,买了一套两居室。
  在这里,卢敏过着平淡的日子,每天和女儿微信聊天,或者视频。因为怕自己孤单,女儿在网上给卢敏买来一只泰迪狗狗,有了泰迪狗的相伴,卢敏忙碌着充实着,因为狗狗的欢叫,家中反而比没离婚前热闹了许多,最起码有了生气。
  卢敏想:离婚的日子也不错,平平淡淡地生活着。遇到好的人,就找一个老来伴;遇不到好的人,将来跟着女儿,含饴弄孙也不错;即使不跟着女儿,喂着狗狗过着平淡的日子,也不会枯燥无味。
  一天晚上,忽然卢敏的手机响起来了,卢敏急忙接听,原来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急忙赶到医院,彭川已经合上了眼睛。医生把一串钥匙交到卢敏的手里,说是彭川交代一定要交到他的妻子卢敏手里。
  来到彭川的住处,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一间出租屋,桌子上醒目的地方放着一个文件夹,卢敏打开一看,是两份保单,一份是女儿的,一份是自己的。
  保单的第一页,有彭川留下的一封简单的信。
  
  卢敏:
  我的最爱,这一生我最亏欠的人就是你,想想和我生活的二十年,跟着我吃苦受累,你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你受苦了!如果有来生,我绝不会如此待你,对不起了!
  
  这里有两份保单,是买房子分的那一份钱和我这几年积攒下来的钱办的,一份是你的,一份是女儿的,我全额付清了保费,尽管钱不多,一年一万多块钱,但是却是我对你们娘俩的一片心意,这会使你们的生活好一些,好一些!
  
  我爱你们,爱,爱就一个字!
  
  彭川
  X年X月X日
  卢敏捧着保单,爱就一个字!

图片 1

图片 2

女人啊,娘家一穷毁所有

多少婚姻败给了三姑六婆与狐朋狗友,这是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人生得以立足,最真实的莫过于实力。你有没有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女人的娘家经济越富有,实力越雄厚,女人的婚姻越容易幸福;相反那些娘家经济薄弱,自己一分钱嫁妆没有,还狠狠地向婆家要一堆彩礼的女人,婚姻真的不一定很幸福。

1

邓紫芸最初嫁给彭尧的时候,一直以为只要两个人相爱,就会幸福。后来事实证明,婚姻过的不只是爱情,还有更多方方面面经济上的纠葛。

昨晚,刚趟进被窝,已经结婚的儿时玩伴找我诉苦,第一句话就将我震住了,她说:“我想离婚了”。我诧异至极,离婚?印象中,她婚后过的不错啊,儿女成双,公婆仁慈,老公也是上进好青年,待她也不错,怎么会想到离婚。

邓紫芸出生在农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她通过努力考上了大学,弟弟高中没毕业就做了学徒。邓紫芸毕业后进了一家国企,工资不高,比较稳定。

“你一定觉得很惊讶对不对?我们看上去那么幸福,但也就是看上去幸福而已。没有人会主动愿意把伤痛给别人看的。” 我长叹一口气,每一段看似光鲜的婚姻背后都有柴米油盐与鸡毛蒜皮。

彭尧是独生子,父母都是公务员,父亲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他家庭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比起邓紫芸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能说说为什么走到这一步了吗?” 我想知道答案,也更想知道什么叫做婚姻,是否真像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

邓紫芸家还是旧式三间瓦房,木制的窗户门,父母结婚时的旧家具,家电也只有电视机和洗衣机。虽然母亲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但是看上去也难免寒酸。

她娓娓道来。我细细读着那一行行字,深叹一口气:果然,多少婚姻败给了三姑六婆与狐朋狗友。

邓紫芸与彭尧相恋都半年了,还会有点自卑,没敢带着他回家。

发小说,她与自己的老公三观及其不合。她觉得,结婚后,应以自己的小家庭为主,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她与老公家境都不是十分富有,买了房子、生了孩子后,欠了外债,两个人的工资也仅够日常开销,月月空,不剩余一分钱,除了外债,还欠了贷款。

彭尧家120平米的房子,装修一新,空调、热水器、电脑、微波炉……应有尽有。邓紫芸第一次去彭尧家,才知道人与人的不同,家与家的不同,父母与父母的不同。

两个人的日子已经过的紧紧巴巴,但只要相互信任,相互扶持,为了孩子,吃点苦,日子也会慢慢变好的。然而,她老公的三姑六婆就像女人每个月按时到的亲戚,让他们的日子痛上一痛。

当初邓紫芸父母说供她读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是垫付,要还的,否则不让她念。因为弟弟没上大学,她一个女孩子花再多钱,把家底掏空,最后也是要嫁人的。

上个月,老公的姑父让帮忙处理个事情,足足忙活了半个月,还花了些钱才将事情办完;上上上个月,老公的大姨让帮忙找个工作,又忙活一个星期;这个月,老公的叔叔又来借钱,手里压根没有钱的老公竟然跑去贷款借钱给他叔叔。发小实在气极了,与老公大吵一架。

邓紫芸前两年工作挣的钱,几乎都还给了父母,她穿便宜的服装,背廉价的包包,脸上只抹点乳液,连粉底霜都舍不得买。

“要是我们自己有钱也就算了,我们有钱吗?孩子不要养吗?房贷不要还吗?我们不要过日子吗?我们自己都可怜巴巴,捉襟见肘,为什么总要去帮你那些亲戚?你觉得我们很有钱是不是?”

幸亏她长得清秀,让人赏心悦目。

没想到他老公回了一句:“我工资比你高,我说了算。” 这句话将她的心说的都滴血了,嫌弃她工资低。呵呵。嫌她工资低,为什么不找个月薪过万的呢?嫌她工资低,那花钱请保姆,雇人生孩子啊?

彭尧第一眼见到邓紫芸就爱上了她,因为身边都是浓妆艳抹假睫毛长得好像刷子的女人,而邓紫芸朴素文雅清新脱俗。她的美是纯天然的,美而不媚,真真实实,毫无修饰。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很久,当着孩子的面差点打了起来。发小还说,她老公工作忙,但一到放假的时候,就和那些狐朋狗友玩去了,很吝啬抽点时间陪伴她和孩子。

彭尧并没有嫌弃邓紫芸的家庭,他说他爱的是她的人,娶的是她,又不是她的家庭。每次约会,彭尧从来都主动负责所有花销,他一点不攀她。

她太累了,老公是个好人,但是个好丈夫吗?总把三姑六婆八大姨看的比自己的小家庭重要,为了一点薄面和好名声,自己扛所有的苦,值得吗?不是说婚姻的意义在于找一个人互相扶持,白头偕老吗?为什么这段婚姻当中,都是她在承受所有委屈?

彭尧的父母对邓紫芸也挺满意,唯一不满意的是她的家庭条件。说结婚之后,彭尧不但一点光借不到岳父母的,反而容易被拖累。彭尧坚持己见,他说他和邓紫芸过日子,与她家庭无关。彭尧父母虽然不太满意这门婚事,但是他们是开明的父母,尊重儿子的意见。

她为自己这个小家多考虑一点,又有错吗?自己的日子都过不好了,为何要去毫无原则,毫无节制的帮那些亲戚呢?若那些亲戚心里有点数,考虑到别人有孩子要养,有房贷车贷要还,是否也应该学会自觉呢?还有那些朋友,知道别人已经有了家室,是否也要学会不随便以“不出来就不是兄弟”这样的口吻拉别人出来吃喝玩乐呢?发小说她想了好久,想到彻夜未眠,最终想到了离婚。“婚姻,真没意思。” 她说。

结婚时,彭尧父母给全款买的房,全款装修,为了儿子婚事,他们也倾尽大半生的积蓄。邓紫芸的父母不但一点指望不上,在谈婚论嫁时,她父母居然狮子大开口,要二十万彩礼,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女儿养大成人他们付出太多了。

图片 3

最后经过几次协商,彭尧和父母借了些钱凑足了10万彩礼。

2

彭尧结婚,真是掏空了父母的所有,他和邓紫芸过无忧无虑的日子,父母还得省吃俭用还几年债。最让彭尧父母不理解的不是外债,而是十万彩礼邓紫芸只带回来5万,其余留给了父母。

有人问:为什么你越来越不想结婚了?

彭尧与邓紫芸的生活还算风平浪静,两个人的收入虽然不高,也够小家庭的开销,就算生了女儿,公公婆婆偶尔贴补一些家用,生活水准并没有降低。到是邓紫芸的娘家,弟弟要结婚必须翻盖房子,女方嫌房子太旧。邓紫芸的父母开口向邓紫芸要钱时一点没有考虑邓紫芸的感受。父母的理由很直接,当初结婚时明明可以要二十万的彩礼,谁让你邓紫芸自降身价。

答:因为我发现我自己的婚姻谁都可以插一脚。恋爱的时候是两个人,卿卿我我,如胶似漆,天长地久。但两个人结婚后,双方的家庭,家庭衍生出来的族亲,两个人的生活习惯与三观都被摆在了一个屋檐下。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结构,需要多大的智慧,才能在这么一个复杂的结构中,游刃有余呢?

碍于面子,彭尧给凑了3万元,否则邓紫芸的父母天天来家叨扰,他们一家三口不得安生,要知道,这三万元要自己工作半年的工资。

我发小的婚姻是被男方的三姑六婆搅的,也有很多婚姻是被女方的三姑六婆搅黄的。

图片 4

中国不少地方存在重男轻女的现象,樊胜美式的父母们用尽手段剥削女儿补贴儿子,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同时也是流进家里的钱啊。这种剥削从儿子出世那一刻开始,就从未停止过。

邓紫芸父母再次来找邓紫芸要钱的时候是弟弟结婚要给彩礼,邓紫芸气哭了,“你们养我这个女儿,就是给你产钱的工具吗?”

儿时,女儿是儿子的保姆,带弟弟,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弟弟的,挨骂挨打都是自己的;大了些,挣的钱是弟弟的,吃苦受累是自己的;哪怕结婚后,父母还是指望女儿能帮衬弟弟,却忘了女儿也有自己的小家庭。

“你这个傻丫头,这钱到了我们手里,才真真实实是我们老邓家的,不然人家老彭家的钱与你有半毛钱关系?”父母的理由很奇葩。

曾看到某网友发帖吐槽自己妻子的娘家就像个无底洞。妻子弟弟结婚了,妻子免费给了几万;生孩子了,又给了几千;弟弟换房子,又白白给了几千。他为了这事和妻子吵了一架。妻子反问他:“我的家人不是你的家人吗?再说我就那么一个弟弟,我不帮能行吗?”

“我和彭尧是一家,攒钱,是我们夫妻共同财产,将来属于我们的女儿,可是我给你们的钱,最后都给了弟弟!”邓紫芸哭了,她也分不清这个世上谁亲谁近了。人家彭尧的父母,从结婚开始,就不停为他们的小家付出,帮着做家务带孩子,还给予金钱,而自己的父母全是索取。这让她在彭尧和公公婆婆面前丝毫没有尊严。

他也气急了,讽刺道:“那你弟弟就你一个姐姐,他帮助过你吗?这么多年,你弟弟,你妈妈,给过你什么?好啊,我以后要创业,换大房子,你弟弟别说给了,怕是借都不肯借钱给你吧!我们自己的小家不是家吗?不要过日子吗?帮忙要帮,但不是养祖宗吧!”妻子被他怼的哑口无言,啪一声关了房门,回屋生闷气去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因为“舍小家为大家”而将婚姻折腾的支离破碎,让人心力憔悴。婚后,难道不是自己的小家最重要吗?结婚是为了帮你一起养整个家族吗?

最主要的是,她和彭尧手里也没有钱,而父母并没有考虑过他们的生活,他们的难,父母只知道他们有稳定工作,按月开工资,挣钱容易。

3

父母又开始了那种无赖的手段,一哭二闹三上吊,整得不只彭家不得安生,就连彭尧父母的单位都不得安宁。

现在这个社会,光是养自己,养孩子,养房子都养的心力憔悴,谁还有心思去养别人?生而为人,应该善良,却不应没有原则,没有底线。

彭尧说:如果这是给你父母养老,我认。

《芳华》中的刘峰,是活雷锋,连食堂的猪跑了都要他去捉,他将上升机会都留给了别人,腰受伤了,还帮别人打沙发。结果呢?大家揶揄他,觉得他的好是理所当然的,谁会知道他的善良,感激他的善良?倘若刘峰哪天不再助人为乐了,大家不会觉得刘峰终于懂得为自己着想了,而是觉得,刘峰太自私了,刘峰变了。

邓紫芸也明显感觉到彭尧对她的态度变了,因为她父母的无理要求,因为她的无能为力,他们原本安安稳稳的生活,就这样一次次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毁了。

我发小的老公,某种程度上就是刘峰,宁愿自己吃苦受累,妻儿跟着受罪,也要帮别人,帮那些亲戚。而那些亲戚又是否清楚地知晓他生活的不易?又是否觉得发小和丈夫住在城里,手里很有钱?恰如《红楼梦》中的刘姥姥,是贾府十八线以外的亲戚,却也因生活拮据,冒着一门亲戚,上门要几个钱,但当时的贾府已开始入不敷出,只是外表光鲜而已。

而她是注定一辈子与父母脱离不了干系。

婚姻如水,冷暖自知,每一个踏入婚姻的人都应明白,当你踏入婚姻殿堂时,你就要对面前的这个伴侣负责。你将要携手度过一生的人,是你面前的这个人,而不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三大姑八大姨。婚后,你们要一起为了这个小家共同努力,而不应为了三大姑八大姨们跑断了腿。结了婚,小家才应是你最应该记挂在心的,而非那些宗亲与狐朋狗友。当你将亲戚、朋友看的远比伴侣重要时,恕我直言,你还不适合走入婚姻,因为,你肯定会对另一半造成伤害。善良不等于没有原则,有原则不等于冷漠无情。帮忙不等于纵容,不等于伤害自己。

彭尧一家子原本幸福和谐的生活,也被邓紫芸嫁过来而毁了。

彭尧并没有提离婚,外面也没有情人,只是工资不再让她看见,对她很冷落不再温纯,也不喜欢回家,总愿意回父母家过夜。

邓紫芸并不恨彭尧及他父母的态度,她知道她有那样的出身和父母,根本配不上彭尧一家子的幸福。

想想从自己开始记事到现在,她父母除了给她一个可以住可以吃饭的地方,没有给过她什么积极向上的东西,还有给她的是偏心与自卑。

相比邓紫芸的高中同学闺蜜瑶瑶的父母,天地相差。瑶瑶的父母也是农民,可是他们特别勤劳能干,种蔬菜大棚,把瑶瑶养得像高傲的公主,她不太漂亮,嫁的和邓紫芸差不多,但是她的婚房父母出了一半钱,而且并没有主动要彩礼,还带了丰厚的嫁妆,婚后父母经常会给她的小家贴补钱。老公对瑶瑶真心疼爱,公公婆婆对瑶瑶毫无偏见的平视,她和老公的日子过得蒸蒸日上,买了第二套房,换了新车,而且还准备生二胎。

事实证明,那些“扶贫”“扶弟魔”“抚父母大半生”的婚姻,要想幸福真难。

其实婚姻真是这样,谁投入的资金多,谁就有话语权,谁就更能掌控婚姻的幸福。

幸福的婚姻是男女势均力敌,而不是一方及父母无休无止的付出,而另一方及父母无休无止的索取。即使再相爱,上升到婚姻也是过日子,而活着,就需要与经济挂钩。经济决定上层建筑,不论男人还是女人,没有经济基础,很难在婚姻里过得有尊严的幸福。

作为女人,更希望那些生了女儿的父母要自强自立,多为女儿未来赢取幸福的先天条件。

人到中年,宁愿出轨也不愿意离婚,看看这些女人都是怎么说的

舍不得,放不下,离不开,得不到,最痛莫过于相爱甚欢又不能相见

人到中年,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欢,远离婚外情

{"type":2,"value":"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婚姻越幸福,爱就一个字

关键词:

凤来下处,西村京太郎短篇集

我在西北边陲的一个小镇上开了一家茶楼,名字取的却着实风尘了些,凤来下处。 在这里已有六七年的光景了,茶馆...

详细>>

秋收一记,野外惊魂

突然,亦趋的前方刮起一股旋风。这旋风像河里的旋涡,夹杂着巴掌大一小片黄裱纸旋转着直往天上冲。这是一条小...

详细>>

若果那部影片早出来,不是运气

好再来装修公司经理何大拿这天正在公司喝茶水,箅计着怎么揽到大一点的装修活儿,多挣点钱以应付公司面临的困...

详细>>

精品小包装盛行,城市里的搬运工

一大早,在城邑里的各种的巷口,你会见到那一个推三轮或踩三轮的,他们汇集中到某二个地点,挂出三个牌子,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