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男生

日期:2019-11-23编辑作者:文学小说

三年后。电话铃声坚决而固执的响了很久很久,我窝在温暖的被窝里真不想动,可是电话铃声就像催命咒一样在我耳边打着持久战,叫得我心都烦了,于是只能不情不愿地伸出一只手在矮柜上摸索电话,然后拖长了声音道,“喂——”“该死的!王娜娜,你快点起床行不行?!”是敏儿的咆哮声。我错愕了三秒钟——马上想到今天是我最好的朋友敏儿踏入爱情坟墓的日子。呀呀呀!!!我从床上跳了起来,真是太该死了!什么日子都可以忘,可是敏儿结婚的大日子我怎么能忘了呢?“敏儿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忙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还能在什么地方,我在影楼准备化妆。”她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哦,我知道了。”我挂了电话,飞快地冲进洗手间刷牙洗脸,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失了一下神,三年了,我似乎改变了不少,可是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对小勋的思念,他一直都占据在我心中,深刻地存在着,从来不曾淡去。我曾经试过无数次想要忘记他,可是,要忘记他,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几千几万倍,每当我一不留神,他的身影就会清晰地跃入脑海,占住我所有的思维。你看,就一会儿功夫我又走神了参加婚礼不能穿得太随便了,所以我穿了一身裁剪合身的套裙,赶到影楼的时候,敏儿正在盘发,看到我非常不爽地翻了个白眼,像打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昨天晚上我对你千叮咛万嘱咐,你倒好呀拿我的话当耳边风,随便吹吹就过去了,今天还是照样迟到不误!!!有你这种朋友早晚要被你气死!!!”如果不是因为正在盘头发不能动的话,我看她早就起来扁我了。“今天可是你结婚的大日子,可不能生气哦,会不吉利的。”我在一旁赔笑道,然后故做惊喜道,“呀!我们的崔敏儿小新娘今天可真是美到掉渣呀!你老公看到的话一定会爱死你的!呵呵~”“哼!”她冷哼了一声,不过眼中已经有了一丝笑意。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一直在弄头发,在一旁无所事事的我百无聊赖地问,“敏儿,你说人为什么要结婚?”“因为上帝创造了亚当又创造了夏娃,所以要结婚。”她随口回道。“婚,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什么意思?”她在镜子里看我,好奇地问。“是女人昏了头,所以要结婚。”我慢条斯理地说。“这是什么缪论呀!”她对着镜子瞪了我一眼~找到这样一个凶悍的老婆,我已经可以预见刘东俊今后的悲惨生活了大概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正想着,突然见敏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脸,看得我汗毛直竖。“干吗呀?”“你——今天就打扮成这个样子做我的伴娘吗?”“我这样子有什么不好的~”我照了照镜子咦?镜子里那个头发歪在一边,眼睛像熊猫的女人是我吗?哦,对了,因为起来的太仓促了,忘了简单修饰一下门面。“哦——老天爷!!!”敏儿快抓狂了,对着我大叫道,“快坐下来化妆!”“哦……”趁她怒火爆发前,我乖乖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结果一坐就是一个小时~妆化完后,我们便坐车赶去教堂……“好紧张。”敏儿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不对吧,你应该说——好兴奋呀!”我逗她。她给了我一个白眼。教堂里奏响了结婚进行曲~~地毯两侧的长椅上装饰粉色郁金香和丝带……亲友点上蜡烛,牧师领唱诗班进场。庄严的神父宣布婚礼开始我和伴郎便缓缓上场,面对客人成八字排开站好~接着我们的新郎刘东俊入席,他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非常的帅~然后我们美丽无比的新娘敏儿穿着长长的白色曳地婚纱,手捧粉色郁金香花球,在花童的陪伴下挽着父亲,淋浴着花瓣雨,缓缓走向心爱的人走去。父亲将她的手郑重地交到刘东俊手中。唱诗班吟唱圣歌、祷告、献诗。两人到祭台前停下,神父证婚当然,此经典场面在电影、电视上时常可见,我也就不罗嗦了~互相说完“我愿意”之后,双方交换戒指,揭纱亲吻,礼成。一瞬间彩带、花瓣漫天飞舞~“太好了,恭喜你,敏儿。”我和敏儿紧紧拥抱在一起。“谢谢。”从此敏儿的幸福生活开始了!呵呵第二天敏儿和她老公携手飞去三亚度蜜月突然觉得好羡慕,能和自己牵手一生的人去天涯海角,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呀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和我爱的人去三亚的嘀嘀!嘀嘀!是敏儿发来短信:我现在上飞机了,好可惜呀,明天不能帮你庆祝生日了~等三亚回来后我们再好好聚聚吧!娜娜:没关系啦,祝你一路顺风,要玩得开心点啊敏儿:放心吧,回来给你带礼物。娜娜:好,我要很大很漂亮的贝壳还要紫水晶项链敏儿:贪心鬼!!!我对着手机屏幕微笑了一下是呀!明天就是我27岁的生日了时间,真是越过越快三字头的年龄马上张牙舞爪的过来好恐怖~脑子里突然想起一个声音,“娜娜姐,每年的生日我们都一起过吧。”我的表情黯淡下来虽然我只字不提当年的过往烟云,可心上的伤痕却依然,有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往事是那么不真实唉!真是的,怎么又多愁善感起来了“娜娜。”周明宇拿着一份文件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什么事?”我迅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明天你有空吧?”“明天?”难道他想帮我庆祝生日?“是啊,明天有个重要的客户请客饭局,如果有空的话一起去吧。”啊!原来是客户请客不过也好,至少不用一个人回家吃泡面了那样真的是很凄惨耶!“好呀。”我点了点头。“那就这样说定了。”他显得很高兴。下班后我去附近的超市大采购了一趟,水果、饮料、生活用品拎着大袋小袋经过篮球场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颗篮球飞扑而来,我躲避不及,被迎面砸中,东西散乱了一地,我抚着额头,半眯着眼睛看着远远朝我飞奔而来的身影,心瞬间漏掉了半拍~“阿姨——你没事吧?”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小勋!”我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那小子被我叫得一愣一愣的傻傻地看着我。“小齐,你在发什么愣呐,快把球拿过来呀——”远处几个男生大叫道。小……小齐?我是不是疯了,到底在干什么呀?“阿姨,对不起呀,我来帮你捡吧。”比起以前的小勋来,这位小齐可礼貌多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不好意思地对他笑笑。“真的没关系吗?那我就先走了”他拍着球离开了我望着他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我不过客气一声,你也不用真的不帮我捡吧我认命地自己捡了起来这时一只手缓缓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那双手帮我把散乱一地的苹果装进纸袋里,然后递给我谁说现在人都只扫窝边雪了,瞧活雷锋还是很多的。“真是太感谢你”我抬起头望向对方的黑眸中嘴边的声音硬生生地被卡在喉咙里我看到伫立在我面前,那个修挺的身影,那个陌生却又熟悉的身影,那个整整萦绕了我三年的身影……一瞬间,时光彷佛停止流动,停格在我抬眼的那一刻!“不认识我了吗?”他低着头看我。为什么每次见到他时自己总是这么狼狈呢?我懊恼地蹩起眉头,有些尴尬地缓缓站了起来,眼前的他一身帅气的休闲打扮,脸上挂着酷酷的神情,流露出跟他实际年龄不甚吻合的成熟气质。“你过得好吗?小勋……”我艰涩地吐出话来。“托你的福,我过得很好。”他就这样定定地望着我,动也没动,表情却是异常的冷漠。“还有,我就要订婚了。”他声音里不带任何感情仿佛只是在说无关紧要的天气而已订婚?某种不明的情绪,让我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你要订婚了?”我真希望自己听错了他点头,再度确认。“啊……太好了,恭喜你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口气有多酸原来自己对他还一直存有着眷恋这样的发现,再一次拧疼了我的心。只能咬着下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滴落下来。“那么你会来吗?”他问。“什么?”“我的订婚典礼你会来吗?”他又问了一遍。我盯着他看了整整半分钟,缓缓地开口,“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会去的。”“那太好了。”他的声音冰冷,“明天,你可一定要来。”说完,转身大步离去了。明天?我不可思议地望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他居然选在我生日的时候定婚?心一阵阵地刺痛起来,眼前的景物渐渐变得模糊,多年前的记忆随之浮现……——“小勋,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你想做什么?”“飞鸟!娜娜姐,你呢?”“我想做一棵树,一棵永远等待飞鸟的树。”“不要!”“为什么不要?”“娜娜姐,你知道吗?如果下辈子我是一只飞鸟的话,我也会折断了自己的双翼来爱你!所以,你不要等待,你要快乐……”——眼泪无声地滑落我的颊侧……回到家,只见那张订婚晚宴的红色邀请函静静地躺在门口,我麻木的心开始不可遏抑的颤抖起来原来……原来小勋已经来过我家了好一会儿,我注视着手里的邀请函,心中泛起一阵哀伤。我错了吗?或许,是我真的错了!早在三年前,我就不应该先放弃的我应该告诉他我爱他,我应该阻止他出国,我应该不!我使劲摇了摇头挥去这样自私的想法夜变得那么长,关着灯,在黑暗里我望着天花板发呆我真的失眠了窗外的天一点一点亮了起来,当桌上的小猪闹钟走到六点时,我在心里已经后悔了几千次几万次了我实在是不应该答应小勋去参加他的订婚晚宴的我明明知道明明知道自己仍然还爱着他我明明知道……那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而已……爱——为什么是那么难呢?

工作的时间过的真快,仿佛是一眨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我只要一想到明天与小勋的约会,就兴奋地有些睡不着觉嘀嘀!嘀嘀!是小勋吗?我飞快地翻看短信,呀!是敏儿真是罪过呀!!!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想到过敏儿了,这算不算有异性没人性?我低头忏悔敏儿:王-娜-娜,你给我玩失踪呀!娜娜:不好意思呀我最近比较忙啦敏儿:忙?你能忙什么?娜娜:我上班了啦在‘叶氏’企业敏儿:不错嘛,丫头,发了工资要请客呀!!!娜娜:你可真会趁火打劫啊,对了……你和刘东俊怎么样了?敏儿:什么怎么样了娜娜:别给我打哈哈他向你表白了吗?敏儿:呀!你怎么知道??!!难道娜娜:别难道了,我是一早就看出来你亲爱的东俊学长对你别有居心了,谁知道你会这么‘单蠢’,还帮他到处张罗女朋友!你是想伤透人家那颗脆弱的心脏才罢休呀!敏儿:你在说什么话呀!!!我不和你这种外星生物多废话了,拜-拜吧!娜娜:什么话?中国话!都成年人啦,还害什么羞呀哈哈祝你和刘东俊早日修成正果敏儿发来一个愤怒的拳头我开心的笑了起来,我想她现在一定是羞红了脸蛋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心里祷告道:敏儿,你一定要幸福呀!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和小勋的甜蜜的约会日,小猪闹钟还没有开始唱歌,我就已经醒了。拉开窗帘,深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加油吧!王娜娜我去洗手间简单梳洗了一下,然后坐在镜子前开始梳妆打扮,我把头发高高地扎成一把爽快的马尾,然后在眼皮上涂上一层淡淡橘红色的眼影,然后涂上同一色调的口红,再在手指上戴上一枚略显夸张的花朵戒指,搞定哈哈我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上去好年轻好有活力呀这样和小勋走在一起就不会显得太唐突了吧?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和他约好的时间还早不如先去拐角的早餐店吃早餐吧!我拿着包包便出了门。才走了没几步,包包里的手机响了,我手忙脚乱地接起电话。“娜娜……”是小勋的声音。“干吗?”“你今天很漂亮~”啊!什么??!!我抬起头四处张望,只见小勋正靠在墙上拿着电话对着我扮鬼脸。这死小鬼,真会浪费电话费我甜蜜的笑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问。“我不记得了”他一脸无辜地笑着。“吃过早餐了吗?”我又问。“还没。”“那我们一起去吃吧。”“好。”他继续笑。“那走吧”他的表情怎么怪怪的~我心里纳闷着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脸突然就埋进了好大一束白色的郁金香里。我惊愕地抬起头,小勋那张迷死人的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灿烂笑容,他伸手一把揽过我的腰,“娜娜姐,Surprise!”好美啊!他怎么这么喜欢送花呀~“谢谢。”我奖了他一个早安吻。“呀~好幸福呀~”“小傻瓜。”我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坐在早餐店靠窗的座位上,清晨的阳光温和地透过玻璃照射在郁金香的露珠上,反射出晶莹璀璨的光亮,我正在喝着美味纯白的豆浆,而小勋则在啃着金黄色的油条,他望了我一眼,眼睛弯成两道迷人的勾月,开心地哼起歌来,“……我知道你和我就像是豆浆油条,要一起吃下去味道才会是最好,你需要我的傻笑,我需要你的拥抱,爱情就需要这样它才不会单调~我知道有时候也需要吵吵闹闹,但始终也知道只有你对我最好,豆浆离不开油条,让我爱你爱到老,爱情就需要这样它才幸福美好~”啊!这首歌我听过~是林俊杰的《豆浆油条》~这小子还真会借题发挥呀~~不过,算他唱得还不错,给他个一百分!!!“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喝完最后一口豆浆,我开始烦恼这个问题。“不如~我们去玩高空弹射吧~哈哈”“什么?”我一副见到鬼的表情。“走啦!”他拉我。“不~”我双手抓住桌子,一脸宁死不屈。“快点啦!!!”他不死心地拉我。“不要!不要!死都不要!!!”我态度坚决!这个高空弹射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实在是太恐怖啦!!!“I服了You。”他放开手,终于放弃了想要拖我去游乐场坐高空弹射的想法,可是——还没等我松下一口气,我听到了他嘴里吐出了一句更可怕的话,“那,我们去蹦极吧!”“蹦~极~~”我听见自己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听错了吧一定是听错了肯定是听错了绝对是听错了!“对吧,这个主意不错吧。”他居然还一脸的沾沾自喜。真是讨厌“的——确是不错呀!!!”我咬牙切齿,站起来表情不爽道,“呀!我差点忘了,今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做,真是可惜呀,不能陪你去蹦——极——了,你自己玩得开心点呀,再见!”“娜娜姐”他一脸奸计得逞地坏笑。“干吗?”我没好气道。“我最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了,你生气的时候真的好可爱啊!”搞了半天,原来他是故意气我的~真是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我们走吧。”他一把拉过我的手,朝店门外走去我傻傻地被他领到一辆黑得发亮的重型机车前面,他帅气地跨坐了上去,然后丢给我一个头盔,“上车。”“去哪里呀?”不会是我已经被他恶搞得有些疑神疑鬼了。“放心啦,绝对无惊无险!”他伸出三个手指指天道,“我发誓!”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啦如果敢骗我的话,哼,小心我把你脸打成茄子!我戴好头盔坐上机车,伸手搂住他的腰,呀!他的背好宽哦,好像很好靠的样子真是的,自己在想什么呀,脸唰又红了“娜娜姐,抓好了。”他发动引擎,车子像黑豹一样向前飞驰而去。这里是哪里?我吃惊地望着眼前的欧式建筑风格的独立别墅有钱人真是好啊,和我那八十平方不到的狗窝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天堂了唉!我这种小市民还想奢望什么可是——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我要带你见一个人。”“谁?”“我姐。”“什么?你姐??还有——这是你家!!!!”我快要死了!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难看到了极点!哦哦哦!!!这个还叫无惊无险??!!霎时,我突然惊觉,我对小勋的一切真的一点也不了解。我是不是是不是爱得太过盲目了“娜娜姐,你怎么了?”他见我表情有异,上前关心地询问道。“你怎么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你家这么有钱。”我的声音有些懊恼。“你又没问过我。”“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家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是我呀!”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不安,注视着我的眼睛很认真地对我说道。一样吗?我心里突然开始不确定起来。“可是,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怎么可以私自把我带到你家来见你的家人呢。”我的声音有些僵硬,我比他大五岁,这是事实,我该怎么面对他的家人呢?“如果我告诉你,你会答应来吗?”他反问我。“起码,也要等我有足够的心里准备以后”“你到底在担心什么?”他已经发现我的退缩了。“我……”我摇头,双眼开始迷蒙。是的,我害怕我没有自信能让他的家人接受我不行我要逃“娜娜姐!”他站在原地,一脸无法置信地望着我转身逃跑。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甜酸苦辣搀和在一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叮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叮咚~电话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小勋。“喂——”“娜娜姐,你现在在哪里?”他的声音有些焦急。“我在……”我望了望四周,突然站了起来~~咦?这里是哪里?“快说呀。”他的声音更加焦急了。“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的声音快要哭了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该死,你怎么会这么笨呀!”他焦急地声音转为愤怒。什么呀!!!这个时候居然对我发脾气!!!我也火大了,对着电话那头的他吼道:“是啊,我就是这么笨呀,所以拜托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然后”啪”一声挂了电话。挂完电话,一分钟过后我就后悔了我该怎么办呢,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而且连一个公车站都看不到~看着手机,这死小子真是狠心呐~被我挂了一次电话就不再打来了~而我自己又拉不下面子打过去算了只有靠自己了~滴答!滴答!呀!下雨了~刚才还晴空万里,怎么说下雨就下雨呀,老天爷,你故意在整我吗?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了,真的是好悲惨~雨越下越大,我在雨中缓慢地行走着,好冷啊身体冷,心更冷~可恶的臭小子,去死吧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出现一次我扁你一次~突然有一个人朝我狂奔而来,是小勋。“娜娜姐”他停在我的面前,气喘吁吁,浑身湿透。“你还来干吗?”我委屈极了,一把推开他。“好了,别生气了”他一把把我搂进怀里,“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擅做主张了,这次原谅我吧”“真的?”我的声音闷闷地从他怀里传出来,我真是没用呀,前一刻还发誓说再也不见他了,可现在我却窝在他的怀里不想离开。我是多么爱他呀如果将来有一天他真的离开了我,我能潇洒地对他说再见吗?“以后只要你不愿意做的事,我都不会逼你去做。”他声音温柔,“所以——这次原谅我了吗?”我点了点头,奇怪,头好昏呀~阿——嚏——我打了个喷嚏。“呀!”他一摸我的额头,“好烫!娜娜姐,你发烧了。”发烧我的头愈来愈昏了~“娜娜姐你还好吧”他蹲下来,“快,我背你回去。”我无力地趴在他的背上,耳边是淅淅沥沥地落雨声,我有些感动,把头轻轻地搁在他的肩膀上,“小勋,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喜欢你微笑的样子,你发呆的样子,还有,你生气的样子……”“小勋,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你想做什么?”“飞鸟!娜娜姐,你呢?”“我想做一棵树,一棵永远等待飞鸟的树。”“不要!”他脚步停了下来。“为什么不要?”我有些奇怪。“娜娜姐,你知道吗?如果下辈子我是一只飞鸟的话,我也会折断了自己的双翼来爱你!所以,你不要等待,你要快乐……”听了他的话,我微笑了起来,眼眶却蓦地发热了。那这辈子呢?我和你会快乐吗?“娜娜姐。”“什么?”“怎么不说话~感动了吧~”“傻瓜。”我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伸手揉乱他的头发。“哎——又来了,你这个习惯真不好耶。”他不满地抗议,“看来我要去剪板刷头了,嘿嘿”“喜欢你呀~不喜欢的话才懒得碰你~”我继续摧残他的黑发。“那你要一直喜欢我。”他回过头露出可爱的笑容。“会的。”“那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哦。”“哦。”“娜娜姐,跟我一起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会永远永远在一起的会永远永远永远在一起的”“傻瓜。”“快说呀。”他催促道。“江在勋,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会永远永远在一起的会永远永远永远永远永远在一起的”我趴在他背上放肆地大声喊了起来,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一刻,不是吗?“太好了,娜娜姐,你说的话,以后不可以耍赖哦。”他又开始朝前走去。回到家,我换上了干爽的睡衣无力地躺在床上,脸因为发烧而红彤彤的。“娜娜姐,你家的药箱在哪里?”药~我皱了皱眉,“我家没有药箱。”“那我出去买吧。”他起身就要出门。“呀,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我拽住他的衣服。我最讨厌吃药了“不行。”他把我的手塞进被窝里,“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这么怕吃药呀。”“谁说我怕吃药了。”我死鸭子嘴硬。“那好,你乖乖的躺着,我很快就回来。”他帮我把被子盖盖好,然后拿着伞出了门。哦~真是的,我无力地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中我听见有人在叫我,“娜娜”头好重啊!我迷糊地睁开眼睛,看到小勋一脸关心的表情,心里倍感温暖~他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坐在我床边,“感觉好一点了吗?”我点了点头,一看床头柜上的小猪闹钟的肚子,呀,不知不觉我已经睡了三个小时了。他扶我坐了起来,把粥端到我的手上。“喝了粥吃了药以后再睡吧。”我喝了一口,“这个,是你煮的吗?”“不然你以为是谁煮的。”他扯了扯嘴角,示意我快吃,“吃吧,要吃光光哦。”“好。”我乖乖地端起碗喝粥,心里甜滋滋的。“别急,厨房里还有一大锅呢。”他轻笑着。啊!不会叫我一锅都吃掉吧?我微张着嘴抬起头,一脸惊愕地皱起眉来,却看到他一脸作弄的表情这死小子真是随时随刻都不忘了作弄我可是,这个时候有他在身边真好!“谢谢你。”我伸手揉他的头发。“谢我什么?”“谢谢你在我生病的时候陪在我身边,还有谢谢你的粥”“傻瓜。”他点了点我的鼻尖,然后把倒好的开水端到我的面前,取出两颗小小的药丸,“来,吃药吧。”吃药~晕了~晕了~我彻底晕了,“哎呀——头好昏呀,我先躺一会儿,这个药呃,放在那里吧,等一下我会吃的。”“别装了,快——吃——药——”他把药推到我面前,眼神中写着不容拒绝的坚决。吃就吃吧,我拧着眉头,艰难地用开水把两颗小药丸喂进肚里,好苦~真的是讨厌吃药讨厌讨厌“吃完了药,乖乖睡一觉知道吗?”他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把我塞进被窝里裹紧被子,关照道,“水在床头柜上如果明天烧还不退的话,打电话给我。”“你要走了吗?”我有些不舍,生病的时候一个人多孤单呀。“难道,你希望我今天晚上留下来吗?”他的表情暧昧极了,什么呀~死小子~“快走吧,别忘了帮我锁门。”我的声音闷闷地从被窝里面传来。“等你睡着以后我再走。”他摸了摸我的头发。我闭上眼睛,模模糊糊中我听到他温柔地在我耳边说,“娜娜姐,你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如果他不在我身边,我该怎么办?好困啊~不想了~~~我陷入沉沉的睡梦之中。

“唉~我到底应不应该接受他的求婚呢?”真是伤脑筋呀~我捧着电话唉声叹气道~从早上六点钟起我已经拖着敏儿打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了~“娜娜,你这个问题已经问过十遍了!!!”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苦恼,电话那头的敏儿也快要被我搞疯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打电话问你的嘛!”“有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想接受就接受,不想接受的话就不接受呗!真不知道你在苦恼些什么?”结婚呐!!!当然要慎重再慎重啦!!!!“他还小”“又没叫你今天答应,明天就结。”“可是……”“别可是了,我问你,你爱他吗?”“爱啊。”她这是什么问题呀?当然爱啦,如果不爱的话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这就对了~你爱他,他也爱你,你们就算今天不结,那明天也得结除非你想另类一点,先来个试婚~~”试婚?这死女人真是越说越离谱了!!!“这我都知道,可是……如果后悔怎么办?”“娜娜,其实在如今这种谈恋爱就如同口头合约这么儿戏的年代,能够认真的去爱已经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了~所以你不用害怕什么?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你所爱的那个人~~”这是这一个半小时里我听到的最让我感动的话……“我能相信他吗?”“爱情,第一是信任,第二还是信任,如何你连自己爱的人都不能信任的话,那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他吧”敏儿说话真是越来越有水准了,果然是已经结过婚的女人了~可是~“……你说,我该不该答应呢?”“天哪!!!”电话那头的敏儿一声凄厉惨叫,显然被我轰炸地快到崩溃的边缘了,“那就这样吧再见!”然后非常不给面子的“啪”一声挂了电话!!!无情的女人!!!!我看了看时间,该起床上班了梳妆打扮了一番,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搞不清楚,人活着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烦恼呢?唉!唉唉!!唉唉唉!!!已经整整一天了,小勋没有打过一个电话也没有发来一条短信难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吗?~不会这么小气吧~难道,有什么事?我捧着文件看着电话无聊地猜想着……正想着,手机铃声骤然响了起来我赶紧丢下手上的文件把电话接了起来。“喂”“哎~娜娜呀。”妈妈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现在在你们公司楼下~”“呃?妈!!!”我吃惊地叫了起来,真是太意外了,“你怎么来了?”“我能不来吗?”她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抱怨。“好,你在下面等着,我马上就下来。”我匆匆挂了电话,然后向周明宇请了半天假,抓了外套就火烧屁股般冲了下去~妈妈这次一定是为了我和小勋的事来的如果她反对怎么办?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楼下,我终于看到了最最亲爱的妈妈,呃?!还有小勋他穿得很正式“娜娜”小勋看到了我,对我挥了挥手。“你们……你们两个怎么会……”我简直语无伦次了。“是我去把阿姨接来的”小勋一脸灿烂。“你去把她接来的……”我重复着他的话,一脑子的糨糊~于是把目光转向妈妈,希望从她那里得答案。“今天早上小勋来拜托我,说希望我可以允许你们两人的婚事……”妈妈很快帮我解了疑惑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小勋居然会这么做,我的心里泛起一丝感动。“那,我先走啦。”小勋对我看了一眼,然后非常有礼貌地对我妈妈说道。“好,路上小心~”妈妈一脸的眉开眼笑。小勋没有和我说什么转身就走了~难道还在生气?哼!小气鬼!!!带着妈妈回到家里,一路上她唠叨地我耳朵都快要起老茧了~“妈,我的事你别管啦!!!”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把你生出来,能不管吗?”老妈一脸正色道,“死丫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看得出这小子家底不错,人长得也不赖呀你还挑什么,也不想想你今年都是28岁的人啦还不准备嫁吗?小心到三十都嫁不出去,那就真的没人要你了!!!”这是什么话?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想不到自己的妈妈居然会这么喜欢他看来我的担忧根本就是瞎操心了“是是是,母亲大人,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在三十岁之前明码标价把你女儿‘售’出去的~”“少跟我贫嘴!”“呵呵”“娜娜,其实妈妈希翼的并不多,只想你能有一份真爱、一个结实的臂膀和一个触手可摸的温馨家庭”她抚摩着我的头发,一脸的慈爱“妈~”我的鼻子有点酸酸,可是……“你又在说言情剧里的对白啦!!!”“借来用用嘛,有什么关系~”她心虚地别过脸去。“妈!!!”“好了啦,我知道了,嫁不嫁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决定~”晚上妈妈亲自下厨烧了一桌子的菜,真所谓是色香味具全~香得我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哇哇哇~已经有多久没有吃到妈妈烧的菜了?真的是好香好香啊”“应该有七个月零八天了~”妈妈随口答道。我愣了一下我已经这么久没有回去过了吗?还有妈妈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这些都是你最喜欢的菜~平时在这里一定没什么吃的吧,你看你最近瘦的”她嘴巴不停手里的动作也不停很快我的碗就堆成了一座小山“快吃,把这些都吃掉~”“好!”我非常英勇的把这个艰巨的任务接了下来~半个小时后呃!我摸着撑撑的肚子打了个饱嗝!!!第二天。老妈一大早便急着要赶回去,我到车站送她时,她不放心地嘱咐道,“一定下来就打电话告诉妈,知道吗?”“知道了。”“不要再挑三拣四了,知道吗?”“知道了。”“要好好工作,知道吗?”“知道了~”“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多吃点饭,睡觉的时候盖好被子真是的,你怎么总是有那么多让我操心的事呢~”“嗯。”我突然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感动,这样爱护着我关心着我的妈妈,我却总是惹她生气我一下子扑进她的怀里,“妈妈,我真的好爱你~”“傻孩子”她无比欣慰地笑了~嘀嘀!!!中巴车催促了起来“那我走了。”妈妈上了车,隔着车窗对我挥手。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的鼻子一阵酸涩,眼泪就忍不住涌了出来唉!自己真是越来越感性了~从车站回来,我独自走在的街头。“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要不是你问我要不是你劝我要不是适当的时候你让我心动”街头的音像店里飘出王菲空灵的歌声我缓缓地停住了脚步突然异常地想念小勋~几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拨通了小勋的电话,“小勋,是我”“我知道。”他说得很简短。“今天早上我妈妈回去了”“哦,是吗?”他的声音有些心不在焉。我暂停了两三秒钟,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为什么他的态度会这样的冷淡?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还有什么事吗?”他在电话里问道,像是在催促着我挂电话。“没有了。”我咬着下唇挂了电话。我和小勋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走了没几步~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难道是小勋,我飞快地接了起来,“喂~”“娜娜,是我。”原来是周明宇我心里有一点点的失望“有事吗?”“我现在在机场。”“机场?!”我大吃一惊,“今天就要走吗?”“是的”“啊!!!你等我,我马上来……”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机场,周明宇提着行李一脸平静地对我微笑,“把你妈妈送回去了吗?”我点了点头,凝视着他,“为什么赶得这么急?”“既然已经决定了,何必拖下去呢……”他看着我眼中有太多的情绪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陪在我身边,虽然彼此曾经脱离了一段岁月,可对我而言他是我生命中一段最特别的记忆~“一定要保持联系。”“其实……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明宇……”他轻叹口气,将我拉进怀里,“我跟你开玩笑的。”“对不起。”我喃喃地说,好像我一直一直在对他说这三个字,可是除了这三个字以外,我实在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对他的歉意~“说什么傻话呢我说过,你不用跟我道歉因为,你一点也没有对不起我”他永远是那么温柔,温柔地让人心痛“我会想你的~”“我也是”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进去了”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缓缓地转身明宇~我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轻轻地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送完周明宇,我拦了辆的车回去,一个早晨一下子送走了两个人,心里有一种浓浓的失落感“咦?”我眨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怎么我家门口变成了一片花海那纯白色的玫瑰花拼成了一颗巨大的心在阳光下美得耀眼~“娜娜。”小勋站在花海的中央对着我微笑~他向我伸出一只手,我情不自禁地朝他走去~“这些都是你做的”我和对望着站在纯洁的花海中我的心感动了~原来他一个早晨都是在忙这个,怪不得打电话的时候那么心不在焉了“喜欢吗?”我没有回答他,只是抓起他的手,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你……你咬我?”他邹了邹眉头~我微微一笑,“那又怎样?”他眯了眯眼睛,“所谓此仇不报非君子~我当然要咬回来喽!!!!!”说完,他作势来咬我。“哎哎哎!!!你不会真这么小气吧!!!”我忙逃开~他捉住我,用双手从身后紧紧地抱住我~“嫁给我,好吗?”他温柔地在我耳边说。“嗯。”我缓缓地点点头,在阳光下,在花海中,我和小勋彼此许下了爱的誓言!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爱上小男生

关键词:

左右为难,圣诞节礼物

安琪拉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她嘴里数着羊翻了身,又翻了身,...

详细>>

爱上小男人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是什么人啊?”这么缺德,一大清早地扰人清梦。小编爬起来,头相当的疼呀!咦...

详细>>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

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官网,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中灰中,影子气吁吁的奔到近前,脸上的表情拾贰分欢跃:“...

详细>>

第二十九章,幻剑情花

怡平躲在山坡的树林里,啃着带在身边的糕饼充饥,等候要等的人出现,像只呆头鹅,心慌意乱地痴痴地等。他觉得...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