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协首办维权培训班,作家维权性价比低难

日期:2019-11-03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图片 1

中国作家协会日前首次举办作家维权工作培训班。作协创联部权保办主任吕洁说,此次培训班的一个成果,是建立起覆盖全国作协系统的作家维权工作联络网。

毕飞宇索赔20万获赔5万 马爱农获赔3万维持原判 作家维权性价比低难“震慑”侵权

会场照

专职人员

近日出版界有两起维权案件宣判,一起是作家毕飞宇诉编剧陈枰、西苑出版社侵犯其《推拿》著作权,另一起是翻译家马爱农诉中国妇女出版社抄袭译著《绿山墙的安妮》。两起案件均判定被告侵权成立,但原告都认为所得赔偿金额过少,对侵权行为也不足以产生“震慑”作用,相继表示“失望”。

图片 2

作协权保办仅数人,地方多无专设部门

  去年9月,作家毕飞宇将陈枰、西苑出版社告上法庭,称其出版的同名书籍虽是电视剧《推拿》的剧本,却并未获得原著者的同意,侵犯了毕飞宇《推拿》著作权。毕飞宇的诉讼请求为:被告停止出版发行西苑版《推拿》;被告陈枰、西苑出版社连带赔偿毕飞宇20.4万元。3月19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两被告侵权行为成立,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鉴于原告未提供相关损失证据”,对索赔金额不予全额支持,“综合考虑原告作品知名度,被告的侵权程度、过错等因素”,判定被告赔偿毕飞宇经济损失5万元。

邢春、白庚胜、彭学明、吕洁

1月14日至1月17日,中国作协首次举办了作家维权工作培训班。此次为期4天的培训班,共计开展了6次课堂教学、一次社会实践及一次座谈会。邀请了国家版权局有关领导、法学教授、版权专家、律师、知识产权庭的法官进行授课。

  去年7月,翻译家马爱农发现中国妇女出版社2012年出版、译者署名“周黎”的《绿山墙的安妮》,与自己1986年翻译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同名图书有97.32%的相同内容。对于该案她提出的要求是:被告公开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2.4万余元。朝阳法院去年12月判定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马爱农各项损失共3万元。因觉判罚太轻,马爱农再上诉。3月21日,北京市三中院作出二审判决,结果是“维持原判”。

8月5日至7日,中国作协创联工作会暨作家维权工作经验交流会在京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白庚胜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彭学明作了工作报告。会议由中国作协创联部副主任冯秋子、邢春,以及中国作协权保办主任吕洁主持。来自各省及产业、系统作协负责创作联络工作的60余人参会。

吕洁接受采访时说,中国作家协会自1986年起,就设立了作家权益保障专职工作人员。近几年来,一系列维权工作由党组直接抓,并开展了一系列重大维权行动。比如2009年,中国作协连续发布两次维权通告:一次是替毕淑敏、史铁生、周国平三位作家向《知音》杂志社发出维权通告;另一次是针对谷歌数字图书馆未经授权扫描收录使用中国作家作品的侵权事件。这两件事的侵权方最终都做出了道歉。而去年,钱钟书杨绛书信拍卖事件中,作协亦密切关注,及时向国家版权局汇报,并对事件走向产生了影响。

  作家编辑有话说

白庚胜在讲话中谈到,今年是文学界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和《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精神的重要一年,也是中国作协深化改革、面向广大会员深入开展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培训的重要一年,即将召开第九次全国作家代表大会更是文学界的一件大事喜事。在这一背景下,召开全国创联工作会议,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作用。十八大以来,文学界出现了一系列新气象新变化,文学队伍不断壮大,文学创作硕果累累,对作协创联工作提出了更多新的要求。本次会议的目的是进一步认清作协工作及创联工作的形势,提高对创联工作服务文学及作协工作大局重要性的认识;交流创联工作经验,探讨实际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推动创联工作的改革创新;为广大创联工作干部搭建沟通交流的平台。他希望全国创联工作者在面临机遇与挑战时,上下联手、通力合作;延伸手臂,拓宽发现和凝聚文学人才的渠道;创新工作方式方法,强化作协的联络、协调、服务职能;加大作家维权工作力度,充分发挥“作家维权工作联络网”功能;加强与基层作协的联系,服务更多的基层作家;加强创联工作能力建设,打造高素质创联干部队伍,把作协系统的创联工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新的阶段。

“我们多数做的还是小事,一些不知名的作家、弱势作家群体,在版权受到侵害时,我们去替他们沟通交涉,解决一些纠纷。”吕洁说。

  ■毕飞宇:对于《推拿》侵权案的判决结果,正在法国参加巴黎书展的毕飞宇昨日通过其责任编辑赵萍向记者表示,他将保留上诉的权利。对于胜诉的结果,毕飞宇称在意料之中,不过获赔5万,他并不认可,“其实赔多少钱并不要紧,但我们要有维权的意识,也希望大家都能尊重原作者,尊重知识产权。”

图片 3

虽然设立专职人员多年,但目前中国作协权保办也只有几位工作人员,而他们的关注范围,则不仅限于作协系统内。很多地方作协,则还没有专职负责帮作家维权的部门。

  ■赵萍:2009年也有类似维权案件,小说《马文的战争》作者叶兆言和同名电视版编剧陈彤对簿公堂,最后,南京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陈彤及北大出版社侵权,共同赔偿叶兆言54万余元。“之所以赔那么多,是因为北大出版社比较诚实。我们对陈枰版《推拿》印数的取证却遭遇了阻力,去印厂也拿不到印单。”赵萍坦言,目前很少有作家像毕飞宇一样真正拿起法律的武器,“取证很难,投入、产出也不成正比,像我们这次请律师、反复举证,官司打了半年,最后赔偿了5万。这还算多的,有的就几千块钱,好多作者嫌麻烦,就吃哑巴亏了。”她表示,希望以后类似的官司中,能够对被告做出惩戒性赔偿,“真正起到警示他人的作用。”

部分与会人员

建立网络

  ■马爱农:自己之所以鼓足勇气打官司,也想通过这件事,为涤荡出版界的风气起到一点点推波助澜的作用。“令人大失所望的是,一审判决仅判处被告赔偿3万元。这样的判罚力度,根本没有起到保护正版、打击抄袭的作用。”8个月漫长维权后,她选择继续上诉是希望最终能让被告受到真正严厉的惩戒,“然而,我们再次失望了。”

图片 4

沟通全国作协系统维权工作

  马爱农认为,自己并未授权西苑社出版《绿山樯的安妮》,法院判决对方补偿自己的损失不合理:“而且97%的抄袭,算是很严重的偷盗行为,应该惩罚他们,而不只是填平我的损失。”她还表示,驳回精神损失赔偿的判决也难以接受:“擅自出版,作者名字还换了别人,对我是一个很大的精神伤害,为何不支持?”

部分与会人员

在吕洁看来,此次培训班的一个成果是在全国作协系统建立起作家维权工作联络网。每个团体会员单位设一名作家维权工作联络员(由参加本次培训的学员担任),以通讯方式沟通交流各地作家维权工作事宜。这个网络的功能是普及著作权方面的法律法规,以及调查了解有关作家权益保护情况,提出合理化建议和意见等。联络方式则有新浪微博、维权绿色通道邮箱、QQ群和微信群等。记者加入该微信群发现,共有20位成员在其中,但最近一两天发言并不活跃。

  马爱农透露,2001年,她曾去卢森堡参加世界标准书号会议,“主席向我们发问:中国图书盗版情况这么严重,你们准备采取什么措施打击盗版,维护正版?……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图书市场的乱象不仅没见好转,反而甚嚣尘上,难道我们要永远忍受这样的发问吗?”

彭学明对过去5年创联工作进行了回顾和总结,他说,第八次作代会召开以来,中国作协创联部依靠各团体会员单位的大力支持和配合,紧紧围绕中国作协的中心工作,服务大局,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全心全意为作家服务,不断开拓创新,使各项工作有了全新的高度、深度和广度。五年来,创联部不断规范会员发展及审批程序,使会员队伍不断壮大;完善会员服务与管理工作,为文学创作创造了更好的条件;扎实开展作家定点深入生活,引导作家积极参与,策划了一系列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为主题、有影响、有深度、有亮点的重大文学活动;举办了“让文学照亮生活”为主题的“文学大讲堂”;实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加大了对少数民族文学人才培养和作品创作的扶持力度;建立起基本覆盖全国的作家维权工作联络网,并成立了中国作协作家法律服务团,增强了为作家作权益保护服务、交流服务、教育服务、信息服务、休假服务、走访服务,以及社团服务等能力。

“之前是靠作协权保办这么几个人做全国作协会员的维权工作,希望各省的会员单位都有一个负责维权的人,至少他们能把信息报送上来,大家之间出现问题可以经常通一些信息。”吕洁这样说。

  专家观点 参考标准低致判罚低,期待新规出台

在接下来的三场分组讨论中,来自45个团体会员60余位代表会议主要围绕如何延伸服务手臂,深化新形势下的服务与管理工作;如何团结、服务和培养青年作家、网络作者、自由撰稿人等新兴文学群体;开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文学实践的经验与做法;开展少数民族文学工作的经验与做法;促进作家维权工作交流,提高各地作协维权工作水平;如何增强创联工作的联络协调服务能力等议题展开讨论。会间,与会的创联工作负责人认真核定中国作协会员分布状况和各团体会员单位的中国作协会员名单,为九代会相关筹备工作作准备。6日下午,创联部权保办邀请专家为与会的创联工作者进行作家维权工作专题讲座。

维权难点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认为,马爱农一案判决书从认定涉案作品字数、采用赔偿标准、认定精神损害程度,到判定的侵权责任和赔偿数额,均采取了各类标准中的最低额度进行考量,值得商榷。他举例说,关于赔偿金额,判决书参考了马爱农与人文社签订合同中约定的稿酬标准,即千字60元的2倍。“这种参考并不十分合理。因为作者在自己供职的出版社出书,享受了单位的薪酬和福利,稿酬会相对较少。”他认为至少应该依据有关规定,按千字20-80元的2-5倍进行判决,“不过这个标准已经15年没变了,所以应该尽量按上限来裁定,即千字80元的5倍。”他还透露,目前国家版权局已经对1999年的《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进行修订,希望尽快出台新办法,“让侵权人付出应有的代价,还著作权人以尊严,刻不容缓”。

在7日下午召开的总结会上,全国各省作协11位创作联络工作负责人作了重点发言。与会者结合自身工作特点,就如何做好新形势下的创作联络工作分享经验与体会,并对中国作协关于会员发展、会员核准、信息库建设、定点深入生活、少数民族文学工作、文学创作基地建设、维护作家权益等具体工作提出意见、建议。与会代表们表示,这次会议是各团体会员间一次难得的交流沟通与相互学习的机会,对今后的工作一定会有较大的推动。

网络侵权更加隐蔽,作家维权成本高

律师释疑 取证难度大与“填平原则”限制赔偿金额

谈及近年来作家维权出现的新情况,吕洁说:“从2008年以来,文学作品传播方式发生巨大变化,侵权行为就比较复杂了。现在网络侵权更加复杂、更加隐蔽,让作家感觉维权的时候无所适从,专业机构有时候也不能及时发现,从而有效维权。”

  北京铭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新明接受记者采访表示:从判决书来看,两案均因原告未能提供相关损失的证据,故法院对所索赔数额不予全额支持,而是参考付酬标准等综合因素,酌情确定的数额。从法律上来讲,两起裁定并无不当。

作家维权的一大阻碍就是成本过高。“很多作家打过一次官司就不想打了,耗费精力,收获与付出又不成正比。”“我们开办培训班,希望能让作家不打官司、少打官司。我们平时就是调解纠纷,让作家多得到一些收益,有利于减少司法资源的浪费。现在培训的这些人,就是希望他们能做这些调解工作。”

  但他指出,当前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普遍调查取证难度大,“因权利人实际损失很难确定,被告实际所得又因民事案件取证手段限制,较难获得。”在他看来,原告举证责任要有,但法院不应对证据太过苛刻。“另一方面,国内知识产权司法审判为‘填平原则’,权利人所获赔偿金额确实较低,有时甚至填补不了律师费,不免失望;对被告来说,侵权成本过低,也起不到震慑作用,导致类似事件一再发生。”他透露,今年5月1日即将施行的新《商标法》中,引入了惩罚性赔偿制度,或许也预示着新《著作权》法的修改趋势。 驻京记者 陶禹舟

相关新闻

  (本报北京3月25日电)

马爱农战胜“马爱侬”

选稿:丛山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陶禹舟

翻译家马爱农诉新世界出版社等公司不正当竞争一案,1月21日有新进展。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新世界出版社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出版发行署名“马爱侬编译”的涉案图书,赔偿马爱农经济损失10万元,赔偿马爱农合理费用1.5万元。

马爱农曾翻译《绿山墙的安妮》和“哈利·波特”系列图书,是我国知名翻译家。2013年6月,马爱农发现新世界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署名“马爱侬”编译的涉及5种语言、13种图书的外国文学名著,将其诉至法院。

新世界出版社辩称,其合作的兴盛乐公司编译部负责人孙豆豆组织编译了上述图书,马爱侬是孙豆豆的笔名。该出版社还提供了一份孙豆豆出具的《说明》,内容为:“‘马’是家父的属相,‘侬’是上海话‘你’。‘离家方知父母恩’,在京数年,深感远在家乡的父母对我的牵挂和幼时家父对我的文学启蒙,就取了‘马爱侬’这个笔名,意即‘爸爸爱我’。”

法院审理认为:新世界出版社对马爱农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应当为此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的法律责任。

马爱农认为法院认定新世界出版社构成不正当竞争是值得肯定的,但赔偿数额与索赔数额50万元差距很大。(记者张中江)

选稿:丛山来源:新京报作者:张中江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作协首办维权培训班,作家维权性价比低难

关键词:

八位女作家的小说世界,郑袖的梨园读后感10篇

不过,世上的一切终究又都是可以细究与质疑的——只要关乎人的心灵,关乎人的情感,文学生长的空间就是这样构...

详细>>

来源纯粹,走过青春爱过你

08年,有出版社来找小编谈过《笔者不是明白女孩子》再版的作业,于是回头把《作者不是小聪明女孩子》读了一回,...

详细>>

怎么一次事呢,100天的约定2

被叫个不停的时钟惊吓而醒,作者疲惫地将埋在被子里的肉体立起后关掉了机械钟。以地表还蒙着大器晚成块黑布来...

详细>>

走过青春爱过你,你是大樱桃吗

Beenthere,donethat高二,认识你纯属意外。高三,停电后一起上自习,你的微笑比烛光更温暖。你微笑一下子,我眩晕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