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位女作家的小说世界,郑袖的梨园读后感10篇

日期:2019-11-03编辑作者:文学资讯

不过,世上的一切终究又都是可以细究与质疑的——只要关乎人的心灵,关乎人的情感,文学生长的空间就是这样构建、生长起来的,构建与生长起来用以丰富人们的感觉与感官。我们的眼睛、我们的视觉,这可能是最可宝贵的东西之一,可能也仅次于生命了,但现代都市里的我们给它什么样的机会呢?我们应该给它什么样的机会呢?戴来有篇小说叫 《我看到了什么》,很让人有所触动。是啊,人虽说贵为宇宙之灵长,似乎一切都可以在人的掌控之中了,但是,似乎一切又都从人的眼前溜走了,如果我们只满足于死心塌地做俗世的“甲乙丙丁”,如果我们按照生活规定的步子“一二一”地走下去,每个人大概都不会为自己的内心收获更多的。幸好,那些天才而敏感的歌者们,用自己的文字,不倦地在为我们留存了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的踪迹,不是这样吗?

图片 1

“一个男人他选择了什么样的妻子他就选择了什么样的生活,女人也一样。”

选稿:丛山来源:文学报作者:梁鸿鹰

小说简介 

《陌上》是一本关于芳村的书,在楔子中,作者简明扼要地讲述了刘家、翟家、符家等几户大人家的世代故事,通过小卖部、磨坊、药铺、烧饼摊子、馒头车等芳村小店述说芳村人的闲碎生活,从最隆重的春节讲起,谈了各种节气的过法,用不多的字数勾勒出了芳村的风貌,讲述芳村的风土人情。村是整整齐齐的屋舍,路旁是零零落落的店铺,人是勤勤朴朴的老农民,节是讲究仪式的信仰,一张芳村的多彩画卷一点点铺展开来。

付秀莹用芳村的结构、芳村的语言、芳村的叙事来写芳村的故事,有翠台、喜针等婆媳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吵吵闹闹,有大全、香罗等男男女女间明里暗里的偷腥情事,有出走又回来的爱梨们,夜里这些女人们嘤嘤嘤嘤的隐忍声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白天吵吵闹闹隔墙嬉笑的声音从村东传到村西,芳村就是这样藏污纳垢却也带着芳村人的心酸......


图片 2

图片摘自网络

天地分阴阳,气候分晴雨。阿袁给人的感觉,总是出现在微雨的江南。天气小阴而湿润,有些温凉,却并不寒冷,远处是雾蒙蒙的青碧山水的轮廓,近处是淡彩的柔花青草,沾了些水露,愈发惹人爱怜。

颖颖碎碎念

终于有机会和大家分享《陌上》了,提及付秀莹,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是一位70后女作家,被誉为荷花淀派的传人。每次回家心有不顺便想起《陌上》对农村家长里短、闲言碎语的描写,大概是付秀莹写得太真实,在读的过程中不免心生厌烦,但付秀莹的文字又是美的,那一帧帧河北小乡村的水墨画,让你总忍不住一步三回头,总忍不住幻想村头的路尽头走出一个清秀的姑娘......

这次零零碎碎的给大家介绍下《陌上》,等下一周相约分享,颖颖眼中《陌上》最为出彩的地方。

 

图片 3

看过之后,是很让我这种悲观主义者更加悲观的。也更加深切的思索了地球人主流的婚姻习俗的产生原理和内核本质,以及爱情的本质。都是互利互惠而已。非要扯感情,那么我只能说,主要你有所求,你的感情就是爱你自己而已。这里不想深入阐述我反思到的婚姻和感情本质。但我相信,这本书让每个人都反思这些。

当然这种样态在金仁顺的笔下更多的是情爱,是男男女女之间的瓜葛或纠葛,她有篇作品写了一般人都不怎么敢涉笔的医生,写在医生之间发生过的情爱关系的逆转,其中有两个人这样议论男人和女人,“他们这些做医生的男人,从来不会觉得女人是玫瑰,女人对他们而言是具体的、真实的,里里外外都清晰无比。只有黎亚非老公那种职业的男人,才会觉得女人是玫瑰,是诗,结果呢,我们这些当医生的,能救女人的命却不一定能得到她们的心,或者说爱,而黎亚非老公这类男人,却能要了女人的命。”(《彼此》)你不得不佩服作家看得深。作品中的男人与女人,始终是在寻找着彼此,他们得到了彼此却又忙着远离彼此,最终实实在在地失去了彼此,这便是生活的变数造成的,更是心灵的变数所致。

芳村

芳村是华北平原上众多乡村中的一个,位于河北,如同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贾平凹的陕西故土、沈从文的湘西世界,芳村既是生养付秀莹的地方,也在付秀莹笔下超越个体含义,成为中国乡村的剪影。付秀莹的芳村是个别与一般的统一,具体到芳村这个村庄,具体到某一户人家某一个人某一件事儿,芳村是个别的,它有它独特的个性。放眼遥望整个芳村,芳村人们遭遇的种种又是时代下中国每一个乡村的必然变迁。


图片 4

图片摘自网络

这时,阿袁袅袅娜娜地来哉。

其实最需要支撑的当然还是人的内心,乔叶的《妊娠纹》写了想偷一次情的女人的矛盾心理,她事到临头,性的冲动生生被自己的妊娠纹给制止了,这便是心里没有底、没有支撑吧。再比如惯于写高校众生相的阿袁,同样发现了现代人心里的发虚与飘忽状态,她在《汤梨的革命》里以《围城》 式的笔调写到:“三十六岁对女人而言,按说是从良的年龄,是想被招安的年龄。莫说本来就是良家妇女,即便是青楼里的那些花花草草,到这年龄,也要收心了,将从前的荒唐岁月一古脑儿地藏到奁子里去,金盆洗手之后,开始过正经的日子。这是女人的世故,也是女人的无奈。所以陈青说,女人到这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陈青三十九,是哲学系最年轻的女教授,也是哲学系资格最老的离婚单身女人。这使她的性格呈现出绝对的矛盾性,也使她的道德呈现出绝对的矛盾性。”因发虚所以就矛盾、就纠结,这同样是这个现实世界投射给人们心理的种种不正常情状之一,女作家们记录下来这一切,是惋叹,更是歌吟。

作家简介 

付秀莹,女,河北无极人,1976年生。当代知名作家。曾发表中短篇小说《爱情到处流传》《旧院》《出走》《六月半》等,2016年获得首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现供职于《小说选刊》编辑部。付秀莹作为70后作家,以自己独特的付秀莹文体和芳村叙事成为当代文坛的新星,付秀莹坚持在邮票大的芳村实现自己的文学理想,她的小说能让出走乡村的人品味到五味杂陈的故乡情结,也能让从未涉足乡村的人驻足流连,遐想乡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图片 5

图片摘自网络

……

为追溯、探访这些踪迹,还是让大家再次回到自然、回到乡间吧。自然无疑是我们心中最辽远、最开阔的存在了,这里生长与发育的一切都没有受到惯常的约束,任何踪迹都是天然伸展的。不过,我还是惊叹于叶弥的感官对大自然、乡间所有美好的精准捕捉,而且,她生发于内心的情愫是那样的纯粹——“农历九月中旬,稻田收了,黄豆收了。每当看见空空的稻田和豆田,我的心中会涌起无比的感动,人类的努力,在这时候呈现出和谐、本分的美。种植和收割的过程,与太阳、月亮、风,息息相关,细腻而美妙,充满着真正的时尚元素。”(《拈花桥》)当然,她向来毫不吝啬自己对生长于自然之中的鱼虫花草、猫狗鸡犬的赞美,她在《香炉山》里写“我”在乡间的道路边上掩埋蝴蝶翅膀,在《桃花渡》里写在蓝湖边葬掉一岁大的猫咪小玫瑰,她写着这一切,是为了哀悼什么吗?“城市的光和影极尽奢华,到处是人类文明的痕迹。我出生在城市,在城里整整生活了二十八年,从来不知道城市到底意味着什么。就在今晚,我突然明白,城市里的文明和奢华,原来是为了消除人心的孤独。”在这个世界上,人原来是如此的孤独啊。

图片摘自网络

孟繁老公孙东坡也是在同一城市读博,他是有野心的人,想突破原有小城市的生活。他本是不喜欢吕蓓卡的,觉得这个女人太过招摇。但吕蓓卡明里暗中挥舞水袖,也让孙东坡渐渐对她产生了几分兴趣。孙博士室友老季想认识吕蓓卡,并展开攻势。孙东坡也被牵扯进来。明面上,老季陪孙来看孟繁,实际上是孙陪老季看吕蓓卡。但孙其实是愿意的,他需要讨好吕蓓卡,希望毕业后能调入吕的学校。这样的四人局,其实只有老季是局外人。吕与孙在老季眼下玩起了暧昧。而这一切孟繁都是明白的,反而可怜其成为利用棋子的吕蓓卡,却不知真正成为棋子的却是自己。而沉醉于虚拟情爱的齐鲁,在爱情的滋润下焕发出春情,内心蠢动不已。墨提出要见面,齐鲁纠结后答应了,但却一直不敢直接去见。在大学同学汤毛的掩护下去了,结果却是什么也没见到。最后,齐鲁再一次在自己的虚构中,把一切都遮掩过去,这是她一贯处理问题的方式。

魏微、乔叶、金仁顺、戴来、叶弥、滕肖澜、付秀莹、阿袁,八位作家是当前女作家行列中的佼佼者,创作活跃、备受瞩目,中短篇小说向来人缘极好,她们善于用自己极富感性与智性的笔触,描摹出现代社会中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心态,勾勒出这些人在迅速变化着的世界里的奔忙、辛劳,让读者一窥那些万番流转、林林总总、千折百回的真面目。作家们还特别善于透过主人公光鲜的外表,把他们的情感焦虑、内心挣扎、行为异动揭发出来,提醒人们提防、拒斥生活中那些磨损人心的负能量,安顿好自己的心灵,亲手全力以赴地迎接更加多彩美好的未来。

抒情性维度 

付秀莹的文体风格可以概括为十五个字:细碎的情节、叠加的人物、静谧的语调。整个小说叙述的语调是淡定的、从容的,不慌不忙,徐徐道来。付秀英一落笔就是方寸的家长里短,将芳村那点破事儿以笔墨点染,以芳村的是是非非和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为切入点,来窥探乡土的现状及其历史变化,以及乡民们的人心与本性。付秀英的叙述方式也如芳村的人事儿一般,非常细碎,短句子居多,三五两句就将一个动作叙述清楚,接连着描绘下一个动作,从不拖泥带水。芳村的人物是相互叠加的,“世界很小”这句话放在芳村非常合适,每一户人家都相互牵扯着,人物层层叠叠,层次感不那么分明却井然有序,写翠台能写到香罗、素台、大全、根来等,写另一个人的时候同样牵连着其他的人物,勾勾连连的人物使得《陌上》更具有中国乡村“远亲不如近邻”之感。付秀莹的耐心都用在描写乡村的风景,每当写到乡间的小路、乡间的田野、乡间的夜晚、乡间的村落愿景,付秀英的笔调就会慢下来,用一种舒徐自在的笔调描写自然的小景,任由自然风景缓慢涌现,涌进新房里。“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这大抵就是付秀莹理想中乡村的模样。在这种独特的叙述方式中,长句子与短句子交叉,形容词与实体词互动,乡间琐事儿与乡间小景儿相得益彰,呈现出错落有致,杂而不乱的文体特征。


图片 6

图片摘自网络

《鱼肠剑》无疑是整部小说集中最大的高潮。虽然在表现手法上,那种编织现实与回忆缠绕的感觉上,比不过《郑袖的梨园》,但可以说,《鱼肠剑》是其中内容架构最为庞杂的一篇。而且几乎融汇了之前所有作品的特点母题。孟繁、吕蓓卡、齐鲁三个性格迥异的人住进了同一个博士公寓。孟繁是个不外露的主,讲求的是鱼肠藏剑,吕蓓卡则是风华外露,长袖善舞的主。而齐鲁一心学术,看似诸事不管,但内心中还是渴望男女之情。她更愿意在自我的想象中去解决问题。在三个女人中,其实孟繁是最纠缠其中的,白天和吕蓓卡在寝室,晚上和齐鲁在寝室,两面都打着交道,都在过着招。而齐鲁在网络上与叫墨的男人打得火热,只有这种虚拟的情爱才能让她从容面对,而她也沉醉于这样的生活。吕蓓卡自然还是各处游走,面面俱到,绽放着绚烂。甚至还找来师兄宋朝做自己的床头捉刀人。

不过,生活的变数或者世界的变数,无论城乡,恐怕都会有相似、相异的吧?但乡村给人的感觉到底是不一样的,在付秀莹笔下,乡村散发的气息不单有十足的底气与野性,在细腻具体方面往往超过我们的认知。因为,即使世界再变化,我想总有一些东西是要影响人的舌尖、心头或者眼底的啊。比方乡下的时间感,乡下的色彩与声响——“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秋天的乡村,到处都流荡着一股醉人的气息。庄稼成熟了,一片,又一片,红的是高粱,黄的是玉米、谷子,白的是棉花,这些缤纷的色彩,在大平原上尽情地铺展,一直铺到遥远的天边。还有花生,红薯,它们藏在泥土深处,蓄了一季的心思,早已经膨胀了身子,有些等不及了。”(《爱情到处流传》)就在这样如诗如画的背景下,在人们的意识之外,那些有关爱情的故事慢慢地、永久地流传着,不管我们是否记得、写得下来,一切似乎都难以阻挡。

现实性维度 

我一直认为,一个有使命感的作家一定是个敢于说实话的作家。付秀莹经常在创作谈和访谈中谈及,她一直想写写自己的故乡,写写芳村。在读完《陌上》以后,我常常思考,假如芳村的街坊邻居看到《陌上》的种种,心里会不会暗暗讨厌付秀莹。一个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是不会思考是否会被世人讨厌的,她想要的是表现真实。中国的村庄、大时代下的村庄、“我”眼中的芳村就是这样的,美丽的背后夹杂着荒凉和悲戚。付秀莹虽然延续了京派的路子,延续了传统的风格,但她肩负的是时代的使命。她时刻没有忘记关心芳村在时代冲击下的变化,皮革厂生意的兴衰以及对环境造成的污染,留守妇女的生存与不甘,出走一代的困苦与抉择,是到世界去还是回到故乡来,恐怕谁都回答不了这个难题。


“女人之间的情谊,和男人不一样,男人要的是高山流水、肝胆相照,至于那些小恩小惠,不太计较的。可女人呢,靠的就是这零零碎碎的你来我往,时间长了,虚的成了实的,假的成了真的。”

就从书中的第一个短篇《蝴蝶行》中选几句袁派的文字吧——

作为整部小说集的收官之作,《顾博士的婚姻经济学》同样是出彩之作,甚至有几分《鹿鼎记》之于金庸的味道。阿袁整本书都在写那些男女间的风花雪月,但这一篇却直指婚姻不过是经济学的考量。当然这其实整本书的一本暗流书写。顾言是中文系新进的博士老师。同来的他老婆陈小美,二人截然两样,一个帅气一个平庸。二人结合之因也成为系里谈论的热题,顾言的往昔情事也渐渐浮出水面。顾言在结婚之前,曾有两个女友。第一个是沈南,学校系花,但最终因为物质而分手。第二个是姜绯绯,师妹。二人本都热爱精神生活,本该是一对。但到了生活层面,顾言又觉得姜太精神,不懂现实。顾是个绝对现实的人,一切都是以一种现实经济的方式来考虑。最终还是分手。而居家好厨的陈小美自然成了顾言的上上之选,一道胭脂鸭最终征服顾言。为此,顾博士对婚姻的独特认识为系里广为人知,也在学生处也广为传诵。而学生鲍敏的出现则给这样一个婚姻经济学带来了不小的建设意义。顾言原本并没起贼心,因为最为现实,谈情说爱太不经济了。这反恼了素来习惯男人趋之若鹜的鲍敏。鲍敏不能让顾言破了她所向披靡的记录。于是鲍敏一步步向着顾言偷袭。最终顾言也没守住大节。拜倒在鲍敏脚下。但纸包不住火,从此系里闹得沸沸扬扬。鲍敏本以为顾言会最终跟她在一起。但顾言却没这么做。与陈小美依然如故。在他看来,离婚时不经济的。顾博士的婚姻经济学再度风靡师大。

有烟火气处必有精彩或倒霉的人生,无非是饮食男女、蜚短流长、聚散无定,比方说在职场,在商场,一边是金融、实业、期货、投资,一方面是男男女女、你来我往,听他们口头上说是渴望平静的,是要心如止水,但一落实到行动上就偏偏是不肯安分的了,他们不知是被欲望还是被生活之流推着、牵引着,一步步走向自己未曾预料的结局。滕肖澜在《倾国倾城》里写的那个叫庞鹰的女孩子,不知不觉地“与人家苏园园”的老公佟承志搭上了,有天晚上,她“脑子里乱糟糟的,像缠成一团的毛线,总也找不到头。一会儿,好不容易理齐了,倏忽一下,变戏法似的,又整个的没了,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更叫人彷徨了”。而且,她到底还是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生活中的那些吊诡的东西,犹如她的“老前辈”崔海的告诫——“每个字都是双刃刀,两边都擦得雪亮,碰一碰便要受伤。不是这边受伤,便是那边受伤。血会顺着刀刃流下来,一滴一滴,还没觉出痛来,已是奄奄一息了。”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决绝地体验着领悟着,不肯抽身而去,这便是一种新的人生样态吧。

隔座送钩话阿袁——读《郑袖的梨园》

因为,这未来正是从当今延展而来的,由这世上万端细枝末节的真面目造就,大多情况下隐在了平常人的日子里,只不过我们没有长上一双灵异的慧眼———像眼前这八位无比敏感而聪慧的女作家或女歌者们那样,能够细致入微地、一层层地把真相亮出来。在魏微看来,日子表面上看一家与一家大同小异,内里却是没法比的,家底儿、德行、运气统统都要裹进来搅局,然而“更多的人家是没有背景的,他们平白地、单薄地生活在那儿,从来就在那儿。对于从前,他们没有记忆,也不愿意记忆。从时间的过道里一步步地走出来,过道的两旁都是些斑驳脱落的墙壁,墙角有一双破鞋,一辆自行车,过冬用的大白菜;从这阴冷的、长而窄的隧道里走出来的人,一般是不愿意回头看的。”(《薛家巷》),这薛家巷已然成为一个世道人心的凄冷演兵场,你在上面不管有多凛然,不管如何深文周纳,也迟早要露出大大小小的破绽来,烟火气就是这样产生的。

《俞丽的江山》可谓是《虞美人》的某种翻版。只不过妻子的好友变成了丈夫的学生。所相同的都是妻子的大意。俞丽并不认为并不漂亮妖娆的朱小七能够诱惑得到丈夫陈安。但慢慢她发现些不对,朱小七与陈安的暧昧关系让她如坐针毡。但她又不能去捉奸,这不是她该干的事。于是她选择了另外一种报复方式。老孟这个时候适时出现在俞丽的生活中。但一开始俞丽同老孟还是发乎情止乎礼。而陈安与朱小七同去外地参会,让俞丽心惊胆裂。她感觉自己江山不保。她于是放开了所有,跟老孟有了鱼水之情。而老孟老婆杨白的一个电话,则让俞丽清醒了过来,对于老孟,她也只是一个外人、过客。俞丽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庭、陈安的身边。她不能跟陈安离婚,把江山拱手让给朱小七,她要重新把自己的江山拿回来。在这段经历中,俞丽将自己变成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主。

“丈夫就如女人的首饰,原不好放在一起比的,一个女人带了钻石,另一个带金银的呢,就要偷偷地掩起来,这是女人的脸面,需要仔细惜护的。”

《郑袖的梨园》读后感:选择一个春夜,有月,有微风……

阿袁是高校教师,中文系,教的是古典文学。近年来,大学教授尤其是文科教授,容易让人联想到清贫、寂寞、风雅,往下一点,是社会新闻里淫邪的教授、富有机心的女学生、年老珠黄的教授夫人。阿袁似乎和这些词语都不搭边,她时尚而且高贵,又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她的文字,她的小说,只有真正沉淀入生活、关心粮食和蔬菜的人,才能将人心的每一个角落描摹得如此细致入微。然而,她的古典气质赋予了超然于生活之上的态度,从蝇营狗苟的文字之中拔离地面,让《郑袖的梨园》等系列从多如过江之鲫、描写大学生活的小说中脱颖而出,犹如从象牙塔中伸出一株白莲静静盛开,耀眼但不夺目。

按说,弟子评师,多有不该。所幸,阿袁老师并非在下授业之师,不过是同在一校一系,彼为师长,己为学子罢了,故敢为此书评之语。是为引。

阿袁写的是女人,写女人和女人的关系,写女人如何长袖善舞,如何利用男人。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家,和充满阳刚、以暴烈为美的雄性斗争不一样,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是婉转的、暧昧的、隐约的,好比昆曲,都是发生在小桥流水的园林。仇恨再深,所有女人也会尽量避免正面交锋,互相抓住头发厮打。泼妇骂街是不雅,两个泼妇打架就是有辱斯文。但是,所有的战争都是残酷的,即使它发生在女人之间也是一样。恍惚之间,看不到刀光剑影,也看不到交战者的伤痕,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体味那五脏六腑被震碎的感觉。女人也有剑,是鱼肠剑。

小说的结尾,孟繁与孙东坡计划一个阴谋,二人假意离婚,可以多拿安家费。但离婚后,孟繁却发现自己不仅调不进学校,而且孙东坡也没有跟她复婚,反而与吕蓓卡结婚了。孟繁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一直被算计,蒙在鼓里的人。这个时候,孟繁要想报复只有找宋朝来揭穿吕蓓卡论文的问题。故事就这样,在孟繁十年磨一剑的报复之中,戛然而止。故事虽然在未完中结束,但知识分子在情欲和利益中的沉浮,却让人掩卷之余,不禁深思。

随着小说的渐渐深入丰富,整部作品也渐入佳境。《郑袖的梨园》是同名的作品,也是书中最为出色的小说之一。无论是故事本身,还是表现手法上,都极为出色。小说故事极为简单,就是郑袖勾引沈俞的故事。但该篇不断穿插郑袖的回忆场景,过往同现实交织成意识的网络。沈俞送子到郑袖处学习,反而激发了郑袖舞一曲霓裳羽衣的兴致。郑袖正是这样的女人,越是来人,越有兴致,尤其是面对沈俞这样的一个陈世美。郑袖对于这样的男人总是充满兴致的。小时候父亲的出轨,母亲的歇斯底里,那第三者的风华一切种种都对郑袖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也从此让她变的破碎。她爱上了去勾引那些易主的江山。那鸠占鹊巢的故事像刺一样硌在她心中,她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人过得安生。所以她勾引了研究生导师苏渔樵,甚至为此甩开了爱恋的男友余越。这样的郑袖又怎能不在沈俞面前舞一舞她的水袖呢。尽管沈俞严肃,但郑袖却有手段,哪怕她不是那绝代的佳人。在沈俞面前,她施尽手段,当然这种手段都是暗中施为,不动声色心照不宣才是郑袖所好,那直白的一览无余则是风韵尽失。沈俞就这样醉于郑袖的梨园,看她演着一出出的戏。他俩一步步走入禁区,享鱼水之欢。而沈妻叶青的意外逝世,让郑袖呆了。叶青怎么就死了,她这出戏刚唱到高潮,还没结束,怎么当事人就退场了。她还没有在最后用丈二白绫赐死马嵬坡呢,怎么就先走了。其实,郑袖这样的每一曲都是唱给她自己的。她所勾引的男人,都只是她向每一个女人报复的工具。一旦击败了她们,也就是郑袖抽身离去的时候了。那童年的经历,像刺一样一直扎在心里,把她击碎。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寻求快感,唱一出自己的戏,唱给对手戏的女人看。但一切就在未完之时,戛然而止。

我期望看到阿袁奉献出更加精彩绝伦的作品。三十来岁开始发表作品并不晚,反而给她增加了丰韵、成熟的魅力,这是许多少年成名的作家不能比拟的硕果。阿袁的文字像张爱玲,但绝不是张爱玲,如果硬要从文学的浩瀚星空中找出一个作家来类比,我愿意将她比作格特鲁德•斯泰因。是的,就是那位令海明威、安德森所惊叹,被称为“作家中的作家”的女士。

阿袁的小说,说的都是高校里的故事,男男女女之间的风花雪月,语言如戏曲般华丽,行云流水般的排比。看着非常过瘾,让人沉迷于是。

我读阿袁的小说,总是有这些画面在脑中闪现,像一出浓妆的昆曲,却在那么唯美的言辞中低吟浅唱着大学校园中青年男女,尤其是青年女性现实生活中的心路历程。虽然写的全是俗事,可阿袁用她袁派那独特和华美的文字一粒一粒地种植着,这些文字有着那样让人赏心悦目的魅力,一落在纸上霎时就五彩斑斓,花开处如婉约的宋词元曲,可那气味却是源于生活中的柴米盐油酱醋茶,阿袁把它们都开成了琴棋书画诗酒花。

《郑袖的梨园》读后感:喜欢阿袁的小说

阿袁的书,是只能用眼睛看的,却无法讲出来;如果硬要讲,唯一的办法是拿着书,放着春江或者二泉,轻声慢摇地读来,选择一个春夜,有月,有微风……

“男人的语言是可以躲的,男人的行为也是可以躲的,但男人的眼睛,却是狐狸的尾巴,是想藏也藏不了的。一个男人若对哪个女人有那个意思了,他的眼睛就会发生奇妙的变化,眼睛的世界本来是黑白的吧,可突然间,它会变成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里面开满了一朵一朵的粉红桃花。”

“教养这东西,有些像京剧里的水袖,女人甩给男人看,男人甩给女人看,可女人在女人面前呢,有时似乎没有甩的必要。”

总的来说,故事性可读性很强,有意思;语言带劲儿带感,风趣幽默有文学价值;有反思动力。值得推荐。

《郑袖的梨园》读后感:隔座送钩话阿袁——读《郑袖的梨园》

《郑袖的梨园》读后感:华服下的生殖器——读《郑袖的梨园》

开篇《蝴蝶行》算是个楔子,写得是师大中文系陈小摇同体育系吴敏二人两家的那段琐事。陈小摇同吴敏本是好友,但陈夫朱乐耕被破格提为教授,却打破了两个女人间的微妙平衡。吴敏的八卦刺激到了陈小摇敏感的内心。而陈也开始报复,在朱乐耕面前不露痕迹的折损吴敏,让朱吴之间矛盾丛生,最终既撵走了吴,也没有让自己折损了身份。而陈就是题目中的翩翩蝴蝶,飞过花丛。作者以陈小摇为第一视角,对其与吴敏交好交恶过程中内心的变化刻画入微,算是牛刀小试,让读者初见自己的功力。但这般仅仅是两个女人间不涉男人的恩怨,作者写来多少也有些不太过瘾。进而《虞美人》则写了两个女人一个男人的情事。陈果收留了离婚的好友虞美人,却不想这样的一个“第三者”就真成了第三者。陈果在外兼课,日益忙碌。而虞美人似乎反客为主,成了家中的主人,照顾起了陈夫老猫和孩子。虞美人与老猫的日益亲昵,引得陈果心中的不痛快,最终引发醋意,在一天陈果将老猫锁在了门外,两人陷入了最大的危机。寒假里,陈果自己回了家,二人一直都没有联系。而寒假结束,二人似乎都想明白了,和好如初,谁也不再提当初的那段事情。而虞美人也远嫁美国。这样一种女人暗中招引男人,而第三方被蒙在鼓里成了作者的经典模式。由此,作者也打开了男女情事这样一个广阔的叙述天地。在这样的结构下,作者不断地填充新的细节部分,不断地丰富小说中的女子。

一般一出戏到高潮后,自然也是临近结尾的时候了。当然,这其中还需要过渡下,不可骤然结局。而《姹紫嫣红》正是这样一部过渡的作品。其实,作者试图想通过这篇完成某种突破,不再限于象牙塔下,但老实说,并不成功。在这部作品中,除了些陈辞滥调外,出彩的还倒是那些知识人的段落。小说讲的是姹紫和嫣红姐妹俩的交叉人生。姹紫与嫣红两姐妹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也受着不同的家庭关心。妹妹嫣红不好读书,思维简单,高三逃学去了西门卖服装,家中以此为耻,处处不待见她。而姐姐姹紫则是家中的骄傲,研究生毕业,在图书馆工作。姹紫是心高之人,不落俗,没要教育局长的儿子,而是找了一个同事帅气有文化的孙彦。而嫣红则靠上了商业局局长李北岳,开了自己的店,成为了家里重要的经济来源。本来,姹紫是看不起嫣红的,但姐妹二人的关系却在物质面前有了调转。说到底,上层建筑还是由经济基础决定,哪怕是姹紫这样讲求精神的人,也只能嘲笑嘲笑别人的俗气罢了,自己真要面对,也是无奈。

《郑袖的梨园》是一本由阿袁著作,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0.00元,页数:357,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她走在都市的大学校园里,青石铺就的草木园中湿漉漉的小径,通向青年教师的公寓、硕士、博士生的宿舍和导师们居住的小高层。

言及此,不禁要与另一部学院小说,做上些许比较。廖梅的《象牙塔下》写的就有些直截了当,有几分少林武功的意思,大开大阖,直来直往。故事都摆在明面上说。而阿袁则像极了武当,那化简为繁的功夫,再加上漫天花雨的点缀,让人眼花缭乱,却乐在其中。廖梅之作,是拷问知识分子的责任与执着。而阿袁似乎没这么宏大,小家子气得多。她更像是调戏知识分子那个情爱的痒痒肉,扒光了华丽争气的外衣,让人看看他们也有着那情与欲的生殖器。

本书为阿袁诸种短篇之合集,编排也未刻意,不过其文意倒是凑成一个整体。换言之,阿袁翻来覆去写的,都是一个舞台上的戏,只不过每一次镜头对准的都是不一样的戏子罢了。所以说,阿袁书名选得好,并不是《郑袖的梨园》是其中最好的作品,只是梨园一词恰如其分地告诉我们这是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台罢了。师大中文系,就是这么个舞台。不必去追究到底真实的场域是哪里,书中人物又是何人,这索隐派的做法,弄下来固然过瘾,却少了雾里看花的别样雅致。

这就是文字的魔力,或许,写知识女性,就该用这样的文字,就该出阿袁这样的作家。看书前的简历,阿袁是高校的中文系教师,是专攻宋元文学的吗?她写她身边的生活,她写她熟悉的人物,她用她最喜欢的文字表达的方式。舞台不大,却风生水起,明眸善睐,巧笑顾盼,身形婉转;故事不长,却刻画入微,曲径通幽,流连徘徊,一咏三叹。

在这些满口余香的故事里,男人是苍白的。男人只是被女人征服、争夺的对象罢了。对于那些发生在桌面下的战争,男人是懵懂的,茫然的,成为一颗棋子。有人说,不会写男人,这是阿袁的不足。这也很中肯。毕竟在许多男人面前,女人不过是猎物、是战利品、是收藏品,换言之,更多的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对象。男人耕种女人,吸取了女人的美好年华,待她们年老之后,便抛弃了她们,去追逐更年轻的妖狐。是男人征服女人,还是女人征服男人,这是一个永恒的悖论。但就整体而言,女人依然是弱者,女人的争风是弱者之间的战争。生活远不仅于此,扩大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对抗,正面强攻男人的领地,阿袁必然会发掘出更加隽永的主题。

——这些都是阿袁的背景;当阿袁走来的时候,她依依呀呀地唱着,双眸灵动,微步凌波,长长的水袖流云,时而闪出芊芊玉指,婉转地摇动。听她的歌吟,是一场花间的风月,典雅而又有些微的哀伤和无奈。最后,总是一个孤寂的女子落寞的背影,背朝着大家谢幕。

阿袁写这些文章时还不到2008年,当时婚姻和性还没像眼下烂俗得像菜市场的叫卖和牧场牲口配种,当然这不全是屁民的错,什么样的社会经济文化环境驱使出什么样的两性文化,塑造出什么样的群体人格;然后群体意识反过来又巩固这种经济文化,表面看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循环无头尸案,其实我们仍旧知道谁应该负责。扯回来。即使当时还没有如此烂俗,但阿袁老师仍然火眼晶晶明察秋毫,或者说,她非常敏感于暗潮汹涌的闷骚部分,于是乎看上去仿佛满校园的浪荡中年男人和闷骚中年女人,但又不能说作者着眼点过于专注而把问题夸张放大,因为我们都知道,闷骚在每个人的心里,只是压着不同世界观价值观的高度约束,我们在原则上不会滋养那些骚性。但骚就在那里,不离不弃——这就是问题。这个骚性千百年亘古不变。无论是贫穷或富贵、无论奴工或权贵,通通四季发春。作者把地球人都知道的浪荡问题放在了大学校园教师知识分子团体,这就很不一样了,这简直满足和助长读者偷窥和猎丑的低级恶趣味!不过这种印象反差让骚格外浓郁,戏台一样,有高于生活的浓缩艺术性。如果写作目标对准商人、官员、更普通的职业人群,人们顶多会把这些文字看成花边杂志的三流色情杂谈,但对准教师们,所要展现的男女本性和当代文化习俗就成了亮点,那些孟浪才不会成为主戏。

《郑袖的梨园》读后感:我仿佛能听到作者心里的“呵呵”

我是在《小说月报》上偶然看到阿袁的一篇《鱼肠剑》,又看到一篇《顾博士的婚姻经济学》,就知道她的小说风格是我所喜欢的一类,于是找全了她的小说,一一看过,又一次享受了小说的乐趣。

这篇小说的出众之处,并不在于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而是在讲这样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的时候,所进行的细致入微的描绘,一步三顾,一唱三叹。化简为繁,将故事铺陈出这样一幅艳丽的图景。这绝对是一幅工笔画,对每一个细节的深入刻画,对心里思绪的细致呈现。枝蔓之处,方见精彩。而且整个小说从现实入笔,由现实牵出回忆,再由回忆转回现实,逶迤曲折,极大地扩宽了时空。其中回忆部分,基本以童年所目睹的父亲出轨为主,层层剥开,渐入佳境。而其中穿插勾引研究生导师,与前男友的情事等等,也增添了许多峰峦,拓宽了时空。

最妙的是阿袁的“喻”法,如在小舟之上,看两岸青山如黛,忽然一只白鸟横飞入目,或是一声猿啼清晰入耳。刹那间,你竟忘了看山,专注于这白鸟翩跹,细听这青猿婉转,感触于心,在心中生出几多奇妙的感觉……

随后的《老孟的暮春》则讲述了离婚的老孟与几个女人的纠葛情事。老孟在42岁的时候跟老婆离婚了。邻居马芬就想着把自己的表妹,带着女儿的陈朵朵介绍给老孟。而经济系的江雪雪也想将自己妹妹江小白介绍给老孟。还有一个四十岁的女博士沈单单,也以介绍保姆为由,把自己向老孟推销推销。于是马芬、江雪雪、陈朵朵、江小白、沈单单几个女人就围绕着老孟暗中博弈,多加掩饰,各自有着心里的小九九。但陈的温婉却碰到老孟的闷葫芦,只得同归沉寂。而江又风情太过,把老孟给吓跑。反倒是沈则利用保姆小青,渐介入老孟的生活,有些一家之主的意思。而小青出身农村,对这男女之事,反而有分豁达。最终的结果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一天的半推半就,老孟反而跟小青在一起了。这样一出众女角力的戏码,似乎是为接下来的《鱼肠剑》做个预演。不过作者倒没这么快进入正题,反倒用《汤梨的革命》重复了之前婚外恋的主题,只不过这回不再是男子被诱惑了,而是女子陷入这个迷墙。结局似乎也有些不同。年到36的汤梨的人生发生了一场革命,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叫孙波涛的男人。汤梨本有这幸福的家庭,完美的老公周瑜飞。但汤梨在一次阅卷中认识了孙波涛,发展出新的爱恋。一开始,汤梨还带上了同事齐鲁,一个中文系的博士老姑娘,要介绍给孙。在齐鲁的掩护下,汤孙二人也玩起了暧昧。之后甚至暗中联系,抛开了齐鲁。而孙波涛的前女友杜小棵的介入,将孙与汤的关系暴露。在系里成为话题。最后,周瑜飞还是同汤梨离婚了。

文:纪廉

图片 7

有论者称,阿袁小说最动人处便是她对于高校知识女性曲折“心灵世界”的精细描画,和对校园中的男女情感的准确拿捏。所言不谬。由上可见,阿袁小说多言校园男女情事,在其笔下,那些个高校学者仿若大观园的对对小儿女,念念于感情,反倒学问成了消遣。不过其虽言情,倒不似琼瑶之辈来得大开大阖,爱起来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反而有几分曲径通幽的味道。毕竟高校之地到底不是大观园,那些个男女情事,怕是难以见光,只能私底下暗流汹涌。其实不在阳光下反倒为其增添了些许情趣。老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说的就是那暗地里那分发酵出的别样情味。老实说,虽被冠以高校的场域,其实质倒是与家长里短相差无几。所不同,许是舞台上的人更长袖善舞,更懂那鱼肠藏剑、绵里带针的道理。刀光剑影尽化作袖里乾坤。这该是知识人独有的修养吧。阿袁是深知个中三昧的,不然写得也不会这么入木。倒是书中试图拓宽视域的《姹紫嫣红》,聚焦俗人,反而失之平庸,雅致全无。但其见识之缺,反而凸显滋养其的水土,到底还是在那象牙塔的方寸之地。说到底,阿袁或是有张爱玲的思考的。张那看透男女的文字,述尽世间情爱之事。说到底,这情爱到底还是城市中人的玩意,个中的逶迤曲折不足为外人道。夏志清写就文学史,成就钱、张、沈三人。沈公那如清水濯涤的边城纯爱似已随那个时代散落,留下的不过是钱老嘲讽过的现实婚姻和张氏无奈写就的世间情爱。阿袁倒是没有道尽世情的大抱负,她不过是为我们描绘一幅高校里那些不与常人为伍、自觉高人一等的纯粹问道士的男女众生相罢了。换言之,满口的道德文章,一肚子男盗女娼。老实说,这类的文字,倒不陌生,大卫·洛奇的学院小说早已蜚声世界。那其中内容比之阿袁,更要露骨上几分。许是西人素来好写情欲之文,而国人到底还是要盖上情爱这块遮羞布,隐约中让读者自悟情爱下的欲念涌动。毕竟,文学还是要有点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味道,事事尽言则近于艳闻稗史。此类言语,怕是哪个高校都不会陌生。今日常博后虽刺激人眼球,令人大呼过瘾,但品咂之下,到底还是少了几分回味。那种掩卷之余,会心一笑的惬意,怕是只求耳目刺激者所难以体味的。所以说,阿袁此书,写的是文化人,写给的怕也是文化人。而其中故事,则是在昏黄的酒吧里那浓重的荷尔蒙的味道,酝酿出不可言说的暧昧气氛。

这本书实质是十分阴暗的、负面的,非常的现实,过于现实,几乎是时代纪实,揭露我们本就知道、谁都能猜测到的东西。人性里那些烂肠子臭肚子我们心知肚明。说出来刺激自己而已。但作者的态度很明显,那些有点知识和社会地位的知识分子人群,在自命不凡中展露比小市民还不如的烂俗情感,有理解、有同情、有讽刺。人们如此闷骚,这不仅是人性使然,更是社会文化造就的。比如:女性要找个依靠,男性要找美女和贤妻良母,要门当户对,要充分考虑经济,女性的弱势不自信没安全感,社会习俗压力,婚姻的二元唯一互利本质,唯利是图的功利主义……人性和社会问题错综复杂造就了骚性和一出出的悲剧。

书中各篇,各有擅场。或言二人两家的矛盾,或言暗流汹涌的婚姻,或是你勾引我,或是我招惹你。可能是几个女人一台戏,也可能是一个女人的对镜独舞。故事都不复杂,不过写下来,一步三顾,一唱三叹,硬生生将数百字可以说完的故事,铺衍成几万字的小说,还写得言有尽而意无穷,这许是女性作者细腻的笔法。其实小说中妙处也尽在这枝蔓之处,张家长李家短的故事谁人不会说,哪怕是场域放在高校,也不过日常俗人的那些个琐事罢了。若是图个猎奇,自然是值得一观。但几眼下来,意思到了也就是了,文人笔下,到底还是有些尺度的,不比口口相传的那些个传奇。说起来 ,那诸种传奇故事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但这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过徒有其貌罢了,与外面报亭街摊售的《故事会》之流无异,又怎能入得了评论家的眼呢?反倒是阿袁笔下那溢出去的枝丫,那九曲八折的心理活动,将一个个小儿女的蠢动的内心活脱脱地照了出来,无所遁形。这样的一个个故事、一个个人,才真正引得读者去好好品咂品咂。要不怎么说小说的动人之处在于细节呢?

初读阿袁,首先是被她的文字所深深折服,继而对她的古典文学功底发出由衷的赞叹,读至收尾掩卷沉思,细细体味故事中的千折百回,竟不由地产生同情和哀叹。故事里的人物绝少道德上的君子和淑女,为了利益或者一些远古的、弗洛伊德式的仇恨,他们可以说是是不择手段的,但绝对不会令读者反感。阿袁的笔终究是怜悯的、柔软的,处理情节总是点到为止,润湿了纸,不激烈。

本文由澳门金莎赌场官方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八位女作家的小说世界,郑袖的梨园读后感10篇

关键词:

来源纯粹,走过青春爱过你

08年,有出版社来找小编谈过《笔者不是明白女孩子》再版的作业,于是回头把《作者不是小聪明女孩子》读了一回,...

详细>>

怎么一次事呢,100天的约定2

被叫个不停的时钟惊吓而醒,作者疲惫地将埋在被子里的肉体立起后关掉了机械钟。以地表还蒙着大器晚成块黑布来...

详细>>

走过青春爱过你,你是大樱桃吗

Beenthere,donethat高二,认识你纯属意外。高三,停电后一起上自习,你的微笑比烛光更温暖。你微笑一下子,我眩晕一...

详细>>

求知若渴的爱,哪个人都会说自身爱你

当初孙祈伟从美国学成归来后,一心只想当电影编剧,但电影不景气,拍摄的心愿随处碰壁,刚好遇上想从广告公司...

详细>>